188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在线阅读 - 第197章 苦闷

第197章 苦闷

        四合院之饮食男女正文卷第197章苦闷娄姐疯了,李学武遭受了很大损失,保守估计十几个亿。

        等李雪找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正经事了。

        “二哥”

        “进来”

        李学武招了招手,示意站在门口的李雪进来,等她面带着忍不住的惊讶地往这边走的时候又给她介绍道:“娄姐,记得不?”

        “娄……姐”

        李雪也是有些发蒙,上次来并没有见到这位曾经在大院里生活的许家嫂子。

        她更不知道会在管理处的办公室里见着二哥同她坐在一起。

        不过既然二哥让她叫娄姐,那就只能这么叫,她那时候还在上学,好像是听说对方同许大茂离婚了。

        娄晓娥上次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李学武的妹子,所以就躲了。

        这一次躲不掉了,见李学武正式的介绍了,便笑着站起身拉过李雪的手招呼道:“不认识我了?”

        确实,李雪真想说她确实有点认不出这是谁了。

        明明知道她是谁,可从发型到衣着,再到现在的整体气质,要不是二哥说了,她真不敢认这是以前院里那个人。

        娄姐却是很坦然地面对着李雪的目光,一边招呼她坐,一边给她倒热水。

        李雪看了看二哥,又看了看忙活的这位……娄姐,她觉得这里有点啥事。

        李学武没给她解释,继续同娄姐说着工作上的事。

        钢城那边有一部分业务是娄姐在管着的,为的就是让她接触那边的人,也更方便她以后去了港城掌管这方面业务。

        同时现在的俱乐部业务、整体财务,以及老彪子正在负责的贸易项目等等,娄姐都知道,她不仅仅要从账目上管理,更能指挥老彪子。

        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在给谁干工作,可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李学武的身后还站着一位通过老彪子遥控指挥的娄姐。

        李学武让她拿这边的业务练手,练习管理人,也练习管理业务。

        去了港城她是不可能一直事必躬亲的,终究是要学会企业管理的,与其去那边浪费机会,倒不如在家练好功夫。

        学习和锻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给予信任了。

        楼上那个办公室里坐着五家人,娄钰的暂时离开并不代表他不回来了,这边李学武给了他太多的希望和依靠,并不像是他所说的那样有什么顾虑。

        五家人跟李学武之间的联系和纽带就是娄姐,既然人家都把身家和性命交给了自己,那李学武也是要有所表示的。

        当然不会给他们看所有的底牌,但是通过桌面上的东西,让他们帮着自己处理经济上的业务,无形之中给了他们工作的底气和动力。

        李学武不怕他们反水,更不怕他们乱说话,只要有一点异动,他会物理消灭证据。

        他们舍得家人,舍得世代家产,舍得自己性命就随便。

        李学武还想不出什么理由能让这些人抛弃这些条件背叛他。

        “李哥~”

        这边正说着呢,门口又传来了招呼声,李学武转头一看却是欧欣从外面进来。

        娄姐瞥了李学武一眼说道:“你还挺忙~”

        李雪一直坐在一边听着,见娄晓娥说话的语气更笃定自己刚才的猜测了。

        欧欣进来后先是同娄姐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对着李学武说道:“黄哥他们在台球室呢,听说你在,让我过来叫你”。

        李雪端着茶杯的手倏然一顿,看向刚刚进来的这个姑娘,她怎么觉得哥哥掉进盘丝洞了呢。

        白色丝绸衬衫,黑色直筒套裙,黑色皮凉鞋,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倒不是觉得跟自己上班穿的那套工作服有些像,而是对方穿在身上,搭配看向二哥的眼神总有股子觊觎感。

        李学武却是没在意这个,摆了摆手说道:“有点事情要谈,一会儿过去”。

        说着话还看了欧欣一眼,笑着问道:“在这干的还行?”

        欧欣想说在哪干都行,只要伱喜欢,可她怕屋里的母老虎发威。

        以前来这边玩她不清楚,可上班时间长了,她哪里看不出娄姐的身份。

        这么大的产业,就交给娄晓娥一个人出面管理,且娄晓娥一力承担俱乐部的所有运营费用,俱乐部还算在李哥身上。

        这算什么?

        算李哥有大本事呗~

        男人最重要的不一定是有本事,有本事的男人多了。

        她可不想在这招惹娄姐,这里的工资待遇一般,但却是她们想要的娱乐生活。

        相比于外面的精神桎梏,这里反而像是一处思想乌托邦。

        如果再加上那么一点神秘感和优越感,这份工作极其适合她们。

        “挺好的啊~”

        欧欣笑起来眼睛特别像狐狸,魅力粘人,嘴里的话也像狐狸:“环境舒适,工作轻松,重要的是娄姐待我们好,做什么都舒心”。

        李学武笑着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娄姐,而对方则也是笑着。

        娄姐哪里不知道这些小狐狸的意图,自黄干几人领着她们来这边玩那天起,她就看出这些姑娘是个什么个性了。

        要说攀权附势达不到,可要说贪财好色还有那么一点,总之是很能放得开的角色。

        她也知道李学武跟对方没什么,不然也不可能放进来,还让她们几个锻炼着当管理。

        可就是这股子魅力让她有种深深的危机感,现在她在家还能管的住,可要是等以后她去了港城,那这里成什么了?

        瞥了一眼招呼着离开的欧欣,娄姐再次对李学武发出了隐晦的警告。

        李学武却只是笑笑,不以为意。

        他又不傻,什么样的女朋友能交,什么样的不能交,他比谁都清楚。

        再说了,他缺女朋友吗?

        两人说了一阵楼上的事,李学武表示会抽空上山去看看的,相关的工作方案也在快速的推进当中。

        山上的联络站是能接收到港城信号的,且已经安排专人在监控了。

        娄姐担心他父亲,李学武则是更担心未来第一步走的顺不顺利。

        一杯茶喝完,李学武没让娄姐再续,站起身招呼了妹妹便出了办公室。

        等出了管理处这边的屏门,李雪才忍不住发问道:“为什么她在这里?”

        “这个问题问的好”

        李学武早就知道妹子会这么问,心里也准备好了答案。

        “我那房子不是跟她家买的嘛,就有些联系,后来就有了些合作,所以才有了现在”。

        “就这些?”

        李雪明显感觉到二哥在忽悠自己,他说的联系和合作就真的仅仅是这些?

        李学武却是好笑地看了妹子一眼,反问道:“还能是哪些?”

        说完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边走一边说道:“她们家有钱,我有想法,互相支持,合作共赢,这些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李雪很不耐烦地抖落了二哥的大手,这样说她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

        明明自己都上班了,还说什么等自己长大了,现在她就明白很多事。

        尤其是二哥的事,很复杂!

        “你这样做很危险~”

        李雪迈步往前走着,回头看了二哥一眼道:“也是很不对的”。

        “是啊,很危险”

        李学武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二哥我每天都要面对这种危险形势,稍不注意就会被咬住,所以我很警惕”。

        李雪撇了撇嘴,气呼呼地说道:“警惕怎么够,你得自觉!”

        李学武挑了挑眉问道:“我现在还不够自觉嘛?我出来交际都带着你保护我了~”

        “无药可救~”

        李雪摇了摇头哼了一声边往前走边说道:“你就是喜欢她们围着你转,从小都是这样,就是故意招惹那些女人的”。

        “呵呵~”

        李学武轻笑一声,觉得自己妹妹也长大了,懂的也多了,不像小时候那么好糊弄了。

        招呼已经气呼呼地走过头的李雪回来,进了台球室,扫了一眼楼下,没有黄干他们的身影,便上了二楼。

        在二楼楼梯口遇见了刚才见过面的欧欣,李学武顺着她指向的位置发现了黄干等人。

        笑着点了点头,逗了欧欣一句,带着撅着嘴的李雪往里面走。

        黄干见过李雪,但没太大印象,等他走近了的时候还逗了一句。

        李学武顺势给几人正式介绍了自己妹妹,算是李雪上班后正式接触社会了。

        黄干等人也都很认真地微笑着同李雪打了招呼,让李雪不那么觉得自己二哥身边都是些狐朋狗友。

        尤其是当二哥介绍了他们各自的身份时,配合他们认真微笑的表情,更能体会到这座俱乐部存在的意义了。

        李学武介绍几人的时候也发现了沙发那边站着的几个姑娘,笑着点了点头。

        黄干见李学武看过去,主动笑着给做了介绍:“上次见过的,小白,小芸……”

        嗯,是挺小白的……

        一大串介绍下来,李学武都是微笑着点头,很和善,好像是记着她们呢,也好像没在乎,表现的完全符合李雪的心理要求。

        这些姑娘自然能感受到现场的气氛,介绍她们跟介绍李雪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也不是一个语气。

        不过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同这种差别,毕竟是两个圈子的交际,总有亲疏远近。

        而众人坐下交谈后,她们倒是并没有感觉到这位神秘的李处长有多么的难接触。

        开玩笑和逗乐子的话跟黄哥他们一样说得来,只是目光放在她们身上的时候少,多数都是在跟马俊他们笑闹。

        敖衷亮拍了拍罗云的屁股,示意她带着李雪去玩台球,自己则是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李雪被罗云笑着邀请了,看了正在说话的二哥一眼,便站起身去了案子那边。

        她是不会玩这个的,也没接触过,不过看着其他位置上的人玩着好像也不难。

        罗云也没有刻意讨好李雪,都是差不多的年龄,也有着自己的傲娇,她和小白一样,都是圈子里的佼佼者。

        今天来这边玩也是觉得这里的气氛好,比跟那些院里的傻孩子们疯跑着闹要高级。

        别的地方她们也去过了,运动场和射击场都转了一圈,可就是觉得台球室这边好玩些。

        沙发那边是跟案子对应的,休息区之间也是有多宝阁样式的隔段书架分开着,说话不大声也有些私密感。

        当然了,只要是想看,这边也不能做什么隐秘的动作,充其量凑在一起说说悄悄话。

        李雪就是一边学着台球,一边扫着二哥那边,他身边已经有个姑娘坐过去了,不过二哥没什么动作,也没跟她说话。

        “你多大了?”

        “十六”

        李雪看了一眼这个叫罗云的姑娘,由着她教着,打了一杆子球,不过没什么准头。

        罗云笑着说道:“我比你大一岁”。

        说着话也打了一杆,不过技术也就那样,她也才玩了不久,这些天她一直拉着周小白泡在这边了,可也只学了个样子。

        李雪点了点头,没说话,瞥了二哥那边一眼,又拿着杆玩了起来。

        罗云倒是注意到了李雪的目光,凑近了笑着问道:“来监督你哥的?”

        “不是”

        李雪架着球杆看了罗云一眼,可随即怼出去的球杆根本没有碰到球。

        罗云笑了笑说道:“他身边坐着的是我同学,叫周小白,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

        李雪瞥了对方一眼,长得确实很白,也很水灵,就是不爱说话,可能是紧张,坐在二哥身边呆呆的。

        “没啥事,你哥才看不上我们呢~”

        罗云也有哥哥,自然懂得妹妹和哥哥的这种感情,尤其是年龄差距大一点的,好像争抢似的。

        “我们来这边玩了好些天了,都没见着你哥几次,正经说话的机会更没多少,我们也没你想的那些心思”。

        这话算是往白了说了,既给自己等人的身份做了骄傲的注解,也算是打消了李雪对她们的敌意。

        李雪却是有些好奇地看了看显得有些社会的罗云,问道:“那你们为啥来这?为啥……”

        “为啥跟你哥他们玩?”

        罗云好笑地看了一眼李雪,知道了她是被李处长保护的温室花朵,没接触过社会。

        “呵呵,来这玩的姑娘就是坏人?”

        她先是轻笑着问了一句,李雪自己就在这,问题的答案当然显而易见了。

        “我们是跟着黄哥来的,他有好地方玩,我们又爱玩,只要不过分,大家一起当朋友处不好吗?”

        说完她还看了一眼门口那边的欧欣,那些大姑娘才是她们未来的模板呢,说真的她也想来这边工作呢,又挣钱又能玩,多好。

        在李雪打球的时候她耸了耸肩膀,轻声问道:“你处朋友了嘛?”

        “什么?”

        李雪微微皱眉地看了罗云一眼,罗云却是八卦地笑了笑,解释道:“就是男女朋友啊,你都上班了,大人了,当然能正常的交际了啊”。

        “没有”

        李雪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种太放肆的交际方式,不过她也算是见过世面了,并不排斥这种人,当然了,她自己是不会尝试的。

        罗云笑着说道:“你的思想要开放一些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呢,大家都是朋友,又不那个,怕什么”。

        李雪对于罗云的说法不认同,但她不会反驳,这是她上班后学到的,更容易融入社会的规则。

        把球摆好,一边架着球杆,一边问道:“你跟我二哥是朋友吗?”

        很显然,她想问的这个“朋友”要比罗云话里解释的要更深一些,也更直白的撕开了罗云话里的掩饰,指向了她的内心。

        真当我岁数小不懂事是吧,我就不信你们不想跟我二哥处那种特殊的男女朋友。

        就你们这样的,我小时候见的多了!

        罗云的脸色有些僵,不过看着李雪好像不在意似的,以为她问的就是自己话里表面上的那个“朋友”呢。

        “哪有~我们可没那个能耐~”

        说着话撇嘴示意了门口那边走过来的欧欣道:“她们都不能,更何况是我们了”。

        李雪架着球杆盯着球的眼神微微转动,看了端着果盘的欧欣一眼,随即撇了撇嘴,心里嘀咕着:乌鸦站在猪身上……

        “李哥,你请客~”

        欧欣笑着放下果盘对着李学武说了一句,打断了正在说话的两人。

        马俊笑着看了李学武一眼,端着茶杯不说话,李学武却是摆了摆手道:“今天黄所长发财,记在他账上”。

        说着话点了点对面坐着的黄干,惹得黄干身边的姑娘也看向了他。

        发财这个词在这个时候还真是个特殊的词汇,就是过年的时候都不会说了。

        以前过年的时候都说过年好,恭喜发财,现在不行了,得说共同进步。

        不过也正是因为在这里,说这样的话,她们听着反而有一种突破桎梏的热切。

        越是不让做的,年轻人不就越愿意做嘛,越是不让说的,要说出来就有了这种青春的肆意感。

        欧欣已经习惯这个了,手搭在黄干的肩膀上轻笑着说道:“那我可得先恭喜黄哥了,啥时候带我们去看电影,裴培可念叨好久了”。

        黄干咧咧嘴,看了对面的李学武,转头对着欧欣问道:“你上班有时间嘛?这院里不就有电影嘛,随便看~”

        欧欣不满地嗔道:“没时间的是你吧,这院里的电影就那么几部,翻来复去的我都会背台词了”。

        说完目光扫了沙发上坐着的几个姑娘,比她们年岁小一些,更嫩一些,危机感这不就有了嘛。

        周小白坐在李学武身边,听着他说话,感受着他的气场,被对面的服务员看着,她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板,把不大的青春挺的更大一些。

        黄干站起身揽着欧欣的肩膀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着悄悄话,显然在哄着什么。

        李雪也没在意,她的目光还是放在二哥那边。

        李学武这边也没注意妹妹的目光,而是同马俊又说起西城检院的事了。

        他是想介绍西城检院那边把司警的培训和教育放在红星训练场。

        当然不是为了培训费那仨瓜俩枣的,他是想正式邀请西城那边的强力部门加入到红星联合单位里。

        就是训练场门口的墙上挂西城检院的牌子,为了什么现在当然不能告诉马俊。

        当然了,邀请马俊也邀请了敖衷亮,司警培训一直都是他们自己搞,多少就是个样子,现在的强力部门战斗力说低也不低,都是以前留下来的老底子。

        可你要说高,也高不到哪里去,至少没有那么的专业,他们可没有专门的训练场搞培训。

        “有时间可以去山上看看”

        李学武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顺便吃点农家菜,体验一下乡村生活”。

        敖衷亮笑呵呵地问道:“能打猎嘛?我好长时间没玩猎枪了”。

        “你想打啥?”

        李学武咧嘴笑道:“上次我见着一花猫,抢了我们一头黄羊,不仅不怕我们追,还跟山上跟我们对眼呢”。

        敖衷亮连连摆手道:“那玩意儿我可打不了,野鸡、野兔啥的还成,太大的你看着不咋地,实际操作能把命丢了,不值当”。

        李学武看他惜命,这才松了口,道:“现在是八月份,正是肥的时候,你要是想去,啥时候约时间,我让人给你们带路”。

        “你不去?”

        马俊端着茶杯愣了一下,敖衷亮也疑惑地看向了李学武。

        走回来的黄干接茬儿道:“他走不了,治安大队人事冻结了,他随时得主持工作”。

        说着话从桌上拿了一块西瓜咬了吃,接了身边姑娘递给他的纸,擦了擦嘴巴又继续说道:“山上人很多,你们想玩啥都有安排,他去不去无所谓”。

        吃完一块西瓜,见马俊两人了然,正交换着眼神,他也没大在意,示意了对面的李学武问道:“彪子还往山上去嘛?”

        “差不多吧,一周三四回”

        李学武没接烟,也拿了一块西瓜咬着吃,嘴里说着老彪子最近的行程。

        黄干跟老彪子接触的次数比较多,虽然现在是沈国栋负责去一监所拉货,可面上的事和账上的活都是老彪子在干。

        周小白看了李学武一眼,又想到刚才对面给黄干递纸的悦悦,犹豫着是不是也要帮李学武准备一张纸。

        李学武却是没等她行动呢,自己已经拿了纸擦手,同时喊了正在玩球的李雪和罗云过来吃水果。

        本就不大的一盘水果,这些姑娘们虽然眼馋,可也都知道分寸,并没有动手。

        这会儿李学武招呼了,并且端了盘子递到了她们面前,这些姑娘们便都笑着接了。

        “你要是有时间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顺便看看训练场”

        李学武冲着黄干比划了一下,又靠坐在了沙发上顺手甩了擦手的纸。

        黄干撇嘴道:“我不去,我没枪,我也不想打猎,齁颠当的,我认可在家待着”。

        说完看了看身边的姑娘,笑着说道:“花猫和黄羊哪有悦悦好看”。

        叫悦悦的那个姑娘明知道黄哥就是故意逗自己的,手都不碰自己的,就会嘴花花。

        可这些玩笑话听在耳朵里还是心痒痒,这些哥哥们谈的事情在她们听来都是带着密码的,什么山上和打猎在她们看来都是扯淡。

        如果真是打猎也用不着在这说了,更没必要专门谈这个了。

        可就是这种隐秘的话题听着才有意思呢,虽然听不懂,但她们参与了,就代表她们跟那些圈子里的傻丫头不一样了。

        李雪站在茶几边上看了黄干一眼,上次在一监所送自己礼物的就是这个二哥的朋友,可看着没有这次这么不着调啊。

        难道进了这里男人都会变得不着调?

        “那就这么着,下周末我跟衷亮上山”

        马俊看了李学武一眼又问道:“不介意我带几个朋友和同事去吧?”

        “当然”

        李学武没在意地点头道:“没你想的那么丰富,去了你就知道了,人多了安全,但小心不够分的”。

        马俊又看了敖衷亮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这个话题,心里却是计算着应该带谁去,谁可以不用去。

        “李哥他们在这?”

        楼梯口裴培走了上来,对着欧欣问了一句,同时也正往里面踅摸着。

        欧欣指了指里面道:“正跟里面说事儿呢”。

        裴培点点头,冲着正在玩球的几个案子招呼道:“哥哥们,餐厅开饭了啊,晚了可不等着”。

        几个案子正在玩球的都跟裴培和欧欣打了招呼下楼去了。

        李学武这边听见动静也都站了起来,一起往出走。

        悦悦好似故意的,见着裴培过来,凑到了黄干身边一起走着。

        李雪看着好玩,还瞥了二哥一眼。

        这会儿二哥身边可没有那些姑娘,只要有她在,就不会让二哥犯错误。

        “下午你还在这吗?”

        黄干没注意裴培,回头跟李学武说着话,更没注意身边的悦悦。

        李学武指了指他前面,让他注意别撞了要碰瓷的裴培,嘴里却是说道:“不了,下午休息,晚上去转亲戚”。

        裴培瞪了一眼故意装看不见自己的黄干,没搭理小不点似的悦悦,转身往外面去了。

        黄干跟李学武摊了摊手,好像在说女人就是麻烦。

        “我还想晚上约几个人一起凑局儿呢,王大姐她们也没来”

        “带马俊他们玩吧,王大姐在山上带训呢”

        李学武跟着众人一起下了楼,招呼了姑娘们一起去吃饭,都到饭点了哪有各吃各的道理。

        一大帮人呼呼啦啦的去了餐厅,也没要包间,就跟大厅里拼桌坐了。

        似是平常这种时候,餐厅这边也是同轧钢厂招待所一样,都是提前准备好的餐食,谁愿意吃啥就买啥。

        因为封闭经营的原因,这边倒是可以不用票,会员都能挂账。

        黄干请的茶和水果,没道理不请中午饭,李学武带着一众人算是打了他的土豪。

        这也没什么,以往李学武也有请客的时候,闹的就是这个气氛。

        周小白习惯性地坐在了李学武身边,另一边是李雪,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把目光瞥开了。

        中午在这边吃饭的人不多,即便是餐厅的伙食再便宜,他们也习惯了回家去吃。

        很简单的,上午来锻炼的下午就不会来了,最多晚上带家人来看电影,顺便聊聊天。

        形势进入到了稳定发展时期,所有人都对自己所处的环境有了了解,少了迷茫。

        都是老干部了,应对这些问题当然不会犯迷糊。

        包括李学武在内,哪个不是心里揣着明白,嘴里喊着糊涂啊。

        听组织的话,跟谠走,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你以为组织走错路了?组织还觉得你不可靠呢。

        李学武已经学会用这个时代的思维去看待问题了,更学会把自己的视角拉低,不要太过于聪明。

        历史上太聪明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比如爱因斯坦,脑子都丢了。

        ——

        “二哥,下次别带我出来玩了”

        李雪理了理耳边的头发,对着开车往回走的李学武说道:“我自己有朋友的”。

        “以前的那些朋友?”

        李学武看了妹妹一眼,笑着说道:“你都上班了,还能跟她们有话说?”

        说完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黄干跟你逗着玩呢,你不会真的相信我会带着那些姑娘出去玩吧?”

        李雪面对二哥的问题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的却是中午吃完饭出来时黄干跟她说的话。

        “你可不能老粘着你哥哥啊,都耽误你哥交朋友了”

        这话她当然不信的,二哥要想交朋友,她还能耽误得了?

        就看今天这些姑娘往他身上靠的劲头就能知道二哥话里所说的外面很危险到底有多危险了。

        虽然她也知道这些姑娘都是主动的,虽然她也知道自己二哥是个正直可靠的,可这种复杂的人际关系真的不太好。

        游走在禁忌的边缘自然能感受到那种随时挣脱桎梏的乐趣,可这也是危险的游戏。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如果二哥经常跟这样的人接触,或者长时间处在这样的环境下,难免的要犯错误。

        想想二哥的位置,想想自己家,想想那么好的嫂子,二哥就应该是继续坚持正直可靠的形象。

        李学武理解了妹妹的担心,在李雪的心目中,他就是一个好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确实,他确实是这样的人,所以他都没在俱乐部了多待,这不赶紧送李雪回家自己找地方睡觉了嘛。

        李雪是真的不想在俱乐部里玩一天的,因为她还有好多资料没看呢,到家跟李学武说了一声就去东院她三嫂那屋看书去了。

        也正是因为她这种跟上学时一样的工作态度,这才被母亲提醒着,拉了她一起出去玩的。

        李学武无奈地看着改造失败的妹妹,这小丫头不会是个工作狂吧。

        他们家可不缺少这种专注的基因,父亲专注中医学,大哥专注物理学,而他,李学武特别专注漂亮的姑娘。

        大中午的家里人都在睡觉,院里人也都消停着,他也就没往院里走,直接出了门,开车往回走。

        炎炎夏日,戏曲和雪糕一样,都很滑腻香甜,解暑降火……

        ——

        “怎么这么多?”

        “便宜,吃呗~”

        老彪子示意小子们继续往下搬,自己则是拿了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跟刚进院的李学武解释道:“这一车比上一车还便宜,我想着左右没多少钱,大家尝尝鲜呗”。

        说着话还从车上揪了一把葡萄示意了李学武,见他不吃,便一股脑的塞进了自己嘴里。

        李学武不吃是因为他刚吃完小葡萄,又嫌弃车上的葡萄都没洗,哪里会往嘴里放。

        在佟慧美那边简单的洗了个澡,又睡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精神的很。

        “都分吧完了?”

        “分完了,多简单点儿事儿”

        老彪子跟李学武简单汇报了一下贸易列车上货物的分配情况。

        他这边包下来的不到七成,剩下的都被轧钢厂和关联厂给弄走了。

        就是他这七成也不是都给供销社,还有检院和司院这样的客户分呢,是会顶账的。

        包括一些运输破损的水果,一大部分要送去山上做罐头,那边早就准备好了要忙。

        剩下差不多五成才会分给供销社,完成全城性的铺货,包括海鲜和水果,基本是就这一下午的事,全都能卖光。

        黄酒不会,黄酒也不是这么卖的,多一半都会储存起来慢慢的销售,因为别看这玩意而标价不高,可有价无市。

        市场价当然便宜,可供销社的货架子上能看见白酒,黄酒不多见。

        这些黄酒老彪子和马主任准备搭配着一监所那些产品散货,包括象棋和扑克这样的小物件,有些供销社不愿意代销或者采购,只能用黄酒这样的稀罕玩意凑合着。

        当然了,总也不能是黄酒一样,马上入秋了,东北那边还有干货下来,到时候一样行。

        “帮我装出几兜来,一会儿出去串门”

        李学武看了看筐里的东西,海鲜自然很少,这玩意儿金贵,老彪子没舍得多往回拿,吃个味儿就行了。

        老彪子则是特意问了:“海鲜要不要装?”

        “呵呵,啥好玩意儿啊”

        李学武瞅了老彪子一眼,道:“不要海鲜,水了叭嚓的,不好拿,就水果吧,再拿几瓶黄酒,要去干妈家”。

        老彪子嘿嘿笑着,不好意思地说道:“这玩意儿真没拿多少,死贵死贵的”。

        李学武点了点筐里,示意他赶紧准备着,倒也是没再说他。

        跟顾宁约好了的,趁着下午凉快,往干妈家和师母家转一圈去。

        师母家没有顾宁跟着,他轻易是不会去的,干妈这边也是张罗好几次了,想要他带着顾宁去坐坐。

        刘茵也是这么个意思,趁着顾宁身体允许,是得转转亲戚的。

        包括顾家在这边的关系,李学武都有准备转一圈的。

        因为顾宁的性格,以及对李学武的不了解,这些关系人家是不好意思主动上门来的。

        还都是长辈的,理应李学武和顾宁主动去拜访的,算是维系顾家在这边的关系网。

        除了孙悟空,没谁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是人都有三亲六故,有来往就得有走动。

        李学武和顾宁拎着一兜水果和黄酒进门的时候获得了郑树森和王淑华的热情招待。

        对于顾宁他们还是有些陌生的,见面的次数不多,不过跟李学武的关系随意了,对待顾宁也是真热情。

        顾宁跟李学武在一起时间长了,人情世故也不再是随心所欲,想不说话就不说话的,也知道叫人打招呼。

        干妈王淑华笑着拉了顾宁的手,一边问着家里好,一边问着她的情况。

        上次李学武来的时候已经说了顾宁有身孕的事,郑树森和王淑华也都高兴着呢。

        跟李学武,跟李家的关系日益亲近,对于下一代的关心自然也是真心实意的。

        下午这会儿院里凉快些几人也就都没进屋,郑树森笑着看了看正抱怨干儿子又拿东西来的爱人,招呼她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饭。

        “正好,晚上咱们爷俩喝一点”

        说着话还点了点李学武送来的黄酒道:“就着你这酒,哈哈哈哈”。

        李学武也知道干妈管的严,不让他多喝酒,这会儿也是笑着点头应了。

        先是去了师母家,又去了谢大姐家,最后来干妈家就是为了在这边吃晚饭的。

        顾宁要起身去帮忙,却是被郑树森摆手拦下了,笑着说了:“知道你们要来,你干妈早就准备好了,都是现成的,下锅就好”。

        李学武笑了笑,给顾宁介绍了干爸家的情况,也说起了小时候的渊源。

        这些都是李学武提前跟她说过的了,现在再次提起,也只是聊三人都能聊的话题罢了。

        郑树森笑着点了点李学武,提了提他小时候淘气的往事。

        一直到饭桌上,这个话题还没说完,实在是他小时候的出奇太多了。

        晚饭过后,干妈拉着顾宁说话,喝的有点多了的郑树森则是拉着李学武诉说苦闷。

        “我实在是烦恼的很,太烦恼了”

        郑树森皱着眉头摆了摆手,低声对着李学武说道:“我越是躲着他们,他们越是来找我,我越是不想掺和这些事,他们就越想我掺和,没道理嘛~”

        李学武微笑着听了干爸的“凡尔赛”,知道他正在为被调进市里担任重要岗位而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