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科幻小说 - 诛天劫在线阅读 - 双方的疑惑

双方的疑惑

        「那到底是什么?」

        卓君临的目光中满是错愕。

        虽然卓君临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可是那种似乎要被刺进骨子里的不安感,却也让卓君临知道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能让妖主那样的强者都要如此失态的,必然不是什么那东西。

        从来都没有那么一刻,能有任何东西让妖主都紧张成了那样。而如今那怕是已经回营,可是这些盟军高层却明显的心有余悸。纵然是卓君临现在也都不由有了一丝好奇,莫不是那祭台实在太过邪门,还是,,,,,,

        「那,就是狐族手中的那件大杀器。」

        蛮主面色发白:「那祭台纵然只是一道虚影,却完全可以灭杀仙王境之下的所有生灵。若不是妖主见机的快,及时回撤,只怕整个盟军之下将万不存一。」

        「那件大杀器,在雷隐山?」

        卓君临脸色不由变得异常古怪起来,虽然一直以来卓君临都还是比较能沉得住气,但眼下的这种情况却让卓君临心中都不由暗自一惊。如果狐族的那件大杀器现在在雷隐山,那么是不是代表他们以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关于东海的所有顾虑,其实根本就是多余?

        这样的情况,以前卓君临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那怕是到了现在这一步,卓君临都有些懵圈。

        这一仗,打的卓君临都有些莫名其妙了。

        在场的强者也都一个个神情古怪,对于眼下的情况同样觉得极度无语。任谁都没有想到,现在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数。纵然是他们每一个都早已做好了要与狐族决一死战的准备,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数,,,,,,

        不止是卓君临懵逼,现在所有盟军也都是一脸懵逼。

        如果狐族的那件大杀器现在在雷隐山,那么狐族在东海的布局又是什么?东海能让狐祖亲自前往,更是让长老会半数成员出动,必然也是对狐族极其重要的事情。到底又是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狐族如此大费周章?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想不明白。

        「这件事情,很古怪。」妖主终是一声长叹:「狐族的那件大杀器一出,整个世间都会生灵涂炭。即然狐族已经将其祭出,绝不可能会轻易收回。而且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道虚影,未曾看到那祭台的真面目。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也有可能只是我们自已吓自已而已。」

        卓君临眉头不由一皱。

        妖主所说的这种可能性,其实也并非是没有那个可能。

        可是,这也仅仅只是有这个可能性而已。

        从那道祭台虚影显现的时候,那怕是以卓君临一惯的胆大包天,也不由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那种似是要将自已撕裂成碎片的压力,纵然是卓君临都不由心有余悸,甚至卓君临有一种错觉,一但祭台发动之后,很有可能真的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纵然是心中有些想法,卓君临现在也实在不好开口。

        毕竟在这件事情上面,自已是真的一无所知,而且是最没有发言权的。

        「如果狐族的那件大杀器现在在雷隐山,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派出大军直赴东海,向狐族的藏身之地发起攻击。」蛮主眉宇之间满是凝重:「现在这种时候,或许也是一个时机。」

        「不可。」

        对于蛮主的提议,卓君临直接否决了。

        「为何不行?」

        「现在这种时候,我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卓君临一声长叹:「甚至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似乎是有一根刺一样。尤其是在见到了那座祭台之后,仿佛看到了世间最为危险的东西,随时都有可能

        给我们带来极大的危险一般。」

        「这,,,,,,」

        蛮主不由一愣,继而却是苦笑。

        此时卓君临所说的,只不过是他自已的感觉而已。此时纵然是心中有着一些想法,但这个时候却是实在不知道到底应当说什么好了。可是在看到卓君临那凝重的眼神之时,那怕蛮主心中也不由一惊,眼眸之间不由满是错愕。

        卓君临这个家伙,从来都是邪门至极。

        无论在任何时候,所顾虑和担心的事情就从来都没有落空的。

        这个时候卓君临有这样的担忧,那怕是蛮主都不由有些犹豫了。

        「这一次,是我的失误。」卓君临一声长叹:「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对雷隐山发起攻击,说不定事情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此事,怪不得山主。」

        蛮主一声长叹:「怪就怪,是我们大家误断了形势,根本没有提前将消息告诉山主。其实就算是山主不下令,我们也会对狐族发起试探性进攻,说不定不但试不出狐族的深浅,更有可能会让情况越发的危急。」

        「狐族那件大杀器,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会放在什么地方,就算是有这样的失误,也很正常。」妖主一声苦笑:「而且现在这种时候,更不是我们自责之时,如今形势再次发生转变,我们也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做出应对之策。否则这种事情一但持续下去,很有可能将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到那个时候,我们应更回被动了。」

        「如今这种时候,我们要弄清楚的,就是狐族的那件大杀器到底在那。」卓君临眼眸之间满是无奈:「东海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狐族在东海布局那么久,不可能只是虚张声势或者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已。更多的,我怀疑他们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东海的布局,才是狐族最后的底牌。」

        「可是这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毫无头绪。」

        妖主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以来,本座也时刻在观察着狐族的动向,意图找出那件大杀器,可是最终的结果却都不尽人意。甚至这么多年以来的种种情况,更是让本座都实在不敢肯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这个时候想要查出一丝蛛丝马迹,只怕并不容易。就算是现在有这个机会,只怕也,,,,,,」

        后面的话,卓君临并没有再说下去。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卓君临却非常明白妖主话里的意思,,,,,,

        「主上,我们,,,,,,」

        大殿之中,所有狐族生灵的目光都落在狐主身上,眼眸之中的那一份期待,足以说明现在他们在想什么。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却并没有任何人有说什么。

        谁也无法肯定,那座祭台到底是不是狐族最后的底牌,又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但是那座祭台虚影的出现,却直接吓退了敌军,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众将士多些想象的空间。那秘密到底是什么,其实现在谁也不清楚。

        「本座知道大家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本座心中也并没有答案。」狐主一声长叹:「那座祭台其实连本座都没有看其真面目,如今又只不过是一道虚影出现,更是无法确定。」

        「主上,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狐族强者都是一脸懵圈。

        狐主也不知道?

        那座祭台,乃是狐族最后的底牌,不是一直都掌握在狐主的手中才是吗?可是现在狐主却说出了这种让人莫名其妙的言语,这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一些了。而且现在这种时候,狐主这种模棱两可的言语,更是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头脑了。

        「可是,那座祭台,,,,,,」

        「有谁见过那座祭台吗

        ?」

        「这,,,,,,」

        所有狐族强者都不由同时摇头,对于狐主这时候的问题,却是没有任何一位能回答出来。那座祭台本身就是狐族最大的秘密,又岂是一般人想见便可以见的?

        「诸位都没有见过,本座同样没有见过。」狐主一声长叹:「同样,本座也只不过是听说过关于祭台的一些传说,至于其他的切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可以说,本座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这一次出现的诡异祭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座也同样不知道。」

        说这些话的时候,狐主的眼眸之间满是无奈。

        对于这些事情,狐主也是不愿意提及的。

        尤其是现在这种时候,如果一但爆出这种秘密,很有可能会让整个狐族上下都人心惶惶。可是面对那么多的狐族将士之时,狐主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半句假话出来。

        越是现在这种时候,狐主就越是不敢掉以轻心。

        「主上是说,那座祭台其实并不存在?」

        「存在与否,本座不敢肯定。」狐主一声长叹:「但即然有那种传说,也未必便是空穴来风。本座不肯见过,并不代表比本座更年长的狐族强者没有见过。毕竟狐族这么多年以来,有些秘密终究是无法摆到明面上来的。」

        众狐族强者一个个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却是说不出半句话来。

        狐主话里的意思,他们又如何不懂?

        只是有些话在这个时候根本无法接话,狐主所指的到底是什么,他们同样很清楚。但是这种最为隐秘的秘密,纵然是他们这些狐族的将士也不知道说什么,,,,,,

        「眼下这种时候,敌军突然向我们发起攻击,到底是什么原因谁也不知道。」狐主一声长叹:「而且这一次,敌军的攻势前所未有的疯狂。他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现在同样没有谁知道原因。金猿山主这一次的动静闹的如此之大,才引发那座祭台虚影。」

        「可,,,,,,」

        众人想要说话,这时候却是不知道到底应当如何开口。

        毕竟这个时候连他们自已都不知道狐主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狐主面色不由微微一黑,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事情已经发生,到底应当如何面对,却是谁也无法肯定。

        但更重要的事情还是,接下来他们又当如何面对以后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这件事情可仅仅只是开始,根本就不是结束,,,,,,

        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才是他们以后何去何从的重点,,,,,,

        「说实话,本座现在也是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到底应当怎么做了。」狐主一声长叹:「甚至现在这种时候,本座有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恐怕不止是我们这里遇到了麻烦,东海的情况只怕也不容乐观。」

        「主上不是已经安排长老会的强者去驰援东海了吗?」

        「只怕这件事情,未必便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长老会虽然已经驰援东海不假,即然金猿山主敢偷袭雷隐山,也未必不会派人截杀长老会的那些强者。」狐主眼眸之间满是无奈:「以那些长老的修为,此去东海一来一回也不过是半日时间便可。如今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东海却并没有半点消息传来,我们就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是才。」

        「可是,,,,,,」

        「那金猿山主是什么存在,那可是连八百个心眼的家伙。」狐主一声无奈长叹:「甚至本座现在都有些怀疑,东海的消息到底是不是金猿山主故意放出来的。越是现在这种时候,本座心中就越是不安。对于金猿山主,本座现在只觉得越发的看不透了

        。」

        「金猿山主真的那么厉害?」

        狐主不由一愣,却并没有回答。

        金猿山主真的很厉害吗?

        那怕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狐主同样心中没有答案。

        以如今金猿山主的修为,也只是与蝼蚁相差不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提到金猿山主的时候狐主就只觉得自已的头都大了。而且金猿山主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虽然事后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儿,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却都邪门的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这样的情况之下,纵然是狐主现在也是极度无语了。

        甚至任何事情,狐主都在下意识的往最坏的那个方面去想,,,,,,

        如今,狐主自已都觉得自已是不是疯了,,,,,,

        免费阅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