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生诛仙之大竹峰奇才在线阅读 - 55,丢失的骨玉和权杖

55,丢失的骨玉和权杖

        55,丢失的骨玉和权杖

        不一会儿柳逸轩带着众人走出了祭坛,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青木,青木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祖父那一辈人搞出来的事情。

        柳逸轩冷哼道:小白,小凡,鬼王给我按住他,暴揍这老家伙一顿,不给这老家伙松松筋骨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条邪蛇废了多大劲才杀死,恶心的要死,估计我现在饭都吃不下去了你说怎么办吧?

        旁边的苗寨大长老青云和二长老黑木捂着眼睛,也不敢说话,也不敢求情。

        小白九尾中的一条尾巴瞬间捆住黑木,张小凡和鬼王瞬间一个人按一个肩膀,制服了青木。

        青木苦笑道: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也不知道这是一条紫色巨蟒啊,你想怎么样你就直说吧,别搞我啊,我害怕。

        柳逸轩眼前一亮,作为一个酒鬼来说最有吸引力的就是酒了,嘿嘿坏笑道:加一百缸烈酒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这个人最实在了。

        鬼王等人闻言差不点没摔倒在地上,一个个表情都十分的物语。

        青木愣了一下仿佛没听懂的道:多少缸?一百,你怎么不去抢?没有,没有,仓库一共就剩下八十缸存货了,多一缸都没有不信你自己去仓库看。

        柳逸轩给了小白一个眼神,小白那条白色的尾巴瞬间松开了青木,张小凡冷哼道:算你这老头识相,说完撒开了手,鬼王冷哼一声也放开了手。

        青木点头哈腰的道:魔君大人小老儿还是很感谢你帮我们铲除了这个邪神,不然我们苗寨还不知道多少童男童女要遭殃呢!情兽老朽一拜。

        说着弯腰鞠了个躬,行了个大礼。

        柳逸轩笑了笑摆了摆手道:答应我的好酒尽快准备好就行,一共140缸,稍后带我去仓库我亲自去取。

        青木缓缓的点了点头道:跟我来吧。

        柳逸轩让其他人散开了,只带着小白跟了上去,不一会七拐八拐的走到了一个地下仓库,刚打开仓库的门一股烈酒的芳香就传了出来,青木打开机关,放柳逸轩进入了仓库,一进仓库周围黑漆漆的,柳逸轩放出绝仙剑,在蓝光的照耀下,这才看见满满一仓库,全都是酒缸,仔细数了一会儿,果然一共只有140缸,多一缸都没有了。

        在青木的注视下,柳逸轩大手一挥,瞬间所有的烈酒都收入了系统空间,连根毛都没给青木留下,青木看着这些烈酒就仿佛丢失了心爱的孩子,哇的眼泪鼻涕就彪了出来,又仿佛自己心爱的女孩被人抢走了一般。

        夜晚,张小凡和碧瑶吃过饭后在苗寨不远处,一片密林之中,手牵着手在散步,虽然天色很晚了但是两个人心情都是格外的好。

        碧瑶一身水绿色的衣裙,手上带着合欢铃发出清脆的响声,白皙的皮肤,姐妹的容颜宛若仙子下凡一般美丽,张小凡失神间居然看得痴了,张小凡把碧瑶的手松开,忽然抱住碧瑶,看着她柔美的眸子,深情的说道:碧瑶,你好美呀!好像天上下凡的小仙女一般美丽。

        碧瑶听着情郎软绵绵的情话心花怒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俏皮的道:傻瓜。

        说着碧瑶主动对着张小凡踮着脚亲了上去,月亮刚刚探出头,却害羞的躲在了乌云的身后,风声更轻了,天地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只留下两个有情人卿卿我我。

        这一吻,注定了她们今生今世都不会再分离,天空中的星星仿佛没心没肺的在为这对有情人微笑着送上了祝福,有冷风划过,却留下甜蜜的空气。

        在这不合时宜的场景,柳逸轩抱着小白,看着远方的两个人轻叹道:凡瑶恋,终实现,不枉三生拂尘怨,命中苦,一生舞,一舞红尘皆入土。

        小白挠了挠头道:你在说些什么呀!乱七八糟的。

        柳逸轩忽然看着小白妩媚的脸,白皙的皮肤,诱人的红唇淡淡的说道:小白,你不懂。

        小白像个树袋熊靠在柳逸轩怀里久久不语。

        柳逸轩叹了口气道:小白,你知道吗?如果我不改变一些原定的轨迹你,小凡和碧瑶还有陆雪琪都是可怜人。

        小白有些迷茫的道:你继续说。

        柳逸轩紧抱着小白,缓缓的道:如果没有我,碧瑶会死在诛仙剑阵下,小凡回离开青云门,成为鬼王宗的副宗主鬼厉,而你被小凡救出来以后陪着小凡去找还魂术,一次又一次失败,而你又无能为力,现在小凡和碧瑶在一起了,陆雪琪我娶了,你也在我的威逼之下跟我在一起,我把这一切都改变了,再没什么遗憾了,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小白看着多愁善感的柳逸轩温柔的道:你尽力了就好,没有遗憾是最好的,你背负的太多了,以后有我陪你一起扛着不要把所有的压力都留给自己。

        柳逸轩抱着小白坐在自己腿上,温柔的道:小白,你儿子小六就在大竹峰,我治好了他的伤,驱除了九寒凝冰刺的寒气,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你多欠我一点,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小白亲了柳逸轩一口感动的道:我懂,我都懂,你如果不改变原定的轨迹恐怕我儿子小六或许会死,我猜的到的。

        柳逸轩拉着小孩的手道:那你那天救我可曾有后悔过吗?

        小白妩媚的看着柳逸轩摇了摇头道:不后悔,我,我是心甘情愿的,也是有赌一把的成分在里面,如果你对我好,自然最好,对我不好,我就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永不出世。

        柳逸轩嘿嘿笑道:我万剑魔君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做什么事都随本心,你对我这么好,我当然加倍的对你好了。

        小白成熟妩媚的脸上闪过红晕,撒娇的道:夫君你真好,遇见你真的是我一生最幸运的事,天色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柳逸轩随手布置下结界,从系统空间掏出一张软床,和小白过了一夜没羞没躁的夜晚。

        天蒙蒙亮的时候柳逸轩揉着腰看着熟睡的小白嘀咕一句:今天小白怎么这么疯狂,我滴个腰唉,难道是想要孩子了?

        没有完全睡着的小白嘴角上扬,妩媚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心想道:老娘就是想要孩子了,好不容易遇见个对老娘这么好的人,修为高,长的也不错,必须用孩子套住你。

        第二天一早,柳逸轩刚撤掉结界,下一刻穿好衣服,刚想去方便一下,完事之后突然间发现张小凡和碧瑶居然在那烧烤野味,摇了摇头,回到小白跟前拉着小白就瞬间出现在张小凡身边。

        张小凡正在烤两只兔子,下一刻吓得差不点没坐地上,柳逸轩看着张小凡连连哈欠的模样,拍了拍张小凡的肩膀说道:可以啊小凡,居然跟碧瑶在外面过夜。

        张小凡冷哼道:师兄你敢不敢吱一声再出现,你突然间出现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碧瑶脸色羞红,拉起张小凡,把脸埋在张小凡怀里,不敢反驳。

        柳逸轩看了看地上的一双被子,被子上还少了一块,顿时就想到了些什么,叹了口气道:可怜的师弟,你早有在外面过夜的想法来找我借床啊,这东西我随身携带,说完将一张席梦思大软床从系统空间掏了出来。

        张小凡欲哭无泪的道:师兄,你也没说你有啊,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早拿出来,真的是坑队友。

        碧瑶伸手给了张小凡一个大比兜,不满的道:张小凡,你没长嘴吗?不会问啊,真的是猪脑子。

        柳逸轩拿出一个装有大软床的储物戒指丢给了张小凡,张小凡热泪盈眶的道:师兄,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柳逸轩缓缓的道:就这一个储物戒指了,里面有床,有一些日常用品,别把储物戒指弄丢了,丢了你就继续在野外睡吧。还有,碧瑶是个好姑娘,别让我知道你欺负她,否则师兄可第一个收拾你。

        过了一会儿,太阳渐渐露出头,众人吃过早餐后,把火灭掉,柳逸轩回到寨子找青木族长要骨玉和权杖,可青木带着柳逸轩等人到武器库的时候,翻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骨玉和权杖,现场机关都被破了,只留下一地狼藉的武器。

        青木哭丧个脸一脸歉意的道:魔君大人,不是我不把骨玉权杖交给你,我们找了很久,武器库都找了个遍,偏偏就丢了骨玉和权杖,其他都没丢,连机关都被破了。

        柳逸轩叹了口气道:命该如此,看来黑巫一族并没有全部灭绝,兽神还是要出世了,这下有点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