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21. 装病求医

21. 装病求医

        “老大,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傅星瀚连忙问了一声。

        “少则两三天,多则四五天吧。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自然是很快就回来了。戏痴,这些天你也别闲着,动动脑子,想个招,该如何把这些飞行员送往重庆。”

        “老大,这活太难了,如果像你所说的,日本人在山下都张贴告示了,想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带这几个高鼻子蓝眼睛的逃脱,简直是impossible.”傅星瀚耸了耸肩。

        “nothingisimpossible.(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凌云鹏拍了拍傅星瀚的肩。

        “好了,走吧,阿辉。”凌云鹏招呼了一声阿辉。

        “啊,老大,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自己要多保重啊!”傅星瀚也赶紧跟凌云鹏挥手告别。

        “行了吧,你就管好你自己吧,老大有我照顾呢!”阿辉朝傅星瀚挥了挥手。

        “老大,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啊!”秦守义跟凌云鹏拥抱告别。

        凌云鹏点点头,随后和阿辉二人走出了屋子。

        两人来到了梁一龙的屋里,梁一龙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干粮和盘缠,然后将一只装有两只灰蓝色信鸽的鸟笼递给他。

        “凌少,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早去早回,可别让你大哥担心。”

        “多谢大哥!”凌云鹏心头一热,与梁一龙拥抱告别:“大哥,保重。”

        凌云鹏随后与阿辉二人离开了青峰岭,朝蓬莱村而去。

        凌云鹏和阿辉二人一路疾行,这一路,还真是看见有不少地方张贴了有关寻找美国飞行员的告示,但好在告示上并没有飞行员的照片和具体资料。果然不出凌云鹏所料,日本人正到处撒网,以抓捕这些美国飞行员。

        等两人赶到蓬莱村时,已经是午后了。两人买了几只烧饼垫垫饥,然后向村民打听安康堂的秦大夫,尽管凌云鹏早已从秦守义那里得知秦家在蓬莱村的位置,但还是一路打听前往,这样看上去更像是一位远道而来,求医问药的病家。

        在村民的指点下,二人终于找到了安康堂。

        “请问,秦大夫在吗?”凌云鹏敲了敲虚掩的屋门,随后轻声对阿辉说道:“你现在可以装病了。”

        阿辉赶紧用手捂住肚子,一脸痛苦的模样。

        “请进。”屋里面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凌云鹏推开虚掩的屋门,一手提着鸟笼,一手搀扶着阿辉,走进院子,秦守仁正坐在堂前碾磨药材,看见有人前来问诊,连忙停下手上的活,跑过来搀扶阿辉。

        “您是秦大夫吧?”凌云鹏望了望秦守仁,觉得秦守仁与秦守义这两兄弟长得并不像,秦守义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而秦守仁看上去单薄许多,但显得沉稳,儒雅。

        “正是,正是。他怎么啦?”秦守仁连忙问道。

        “这是我小弟,他这些天一直喊肚子疼,今天更是加重了,连站都站不稳了。”凌云鹏编造着阿辉的病情。

        “来,去里屋,我给你检查一下。”

        秦守仁和凌云鹏二人将阿辉搀扶进里屋,凌云鹏将手里的鸟笼放在地上。

        “你躺下吧,我给你检查一下。”

        阿辉躺在床铺上,秦守仁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扣按阿辉的腹部,边按边问:“这儿疼吗?这儿疼吗?”

        一连按了好几处,阿辉都毫无反应。

        凌云鹏见阿辉躺在床上毫无反应,便偷偷地站在一旁用力拧了一下阿辉的大腿,阿辉立马发出一声惨叫。

        “这儿疼?”秦守义望着阿辉,见阿辉那张痛苦不堪的脸,连忙问道。

        阿辉连连点头:“疼,疼。”

        “这些天食欲如何?吃得下东西吗?”

        “吃不下,浑身没力气,有时还拉肚子。”凌云鹏连忙替阿辉回答。

        “我刚才按了按他的肚脐四周,他疼得大叫,又有吃不下,拉肚子的症状,我估计他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闹蛔虫呢!”秦守仁向凌云鹏说明他的诊断:“没事的,你们别紧张,只要吃点药,把虫子打下来就没事了。”

        “哦,这样我就放心了。”凌云鹏朝秦守仁点点头。

        秦守仁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包药粉,然后倒入碗里,加入温水冲调好,端到阿辉面前:“你先把这汤药喝了,可能今天晚上就能把虫子打下来。”

        阿辉望着这碗药,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皱着眉头望了望凌云鹏,又望了望秦守仁:“大夫,要是我得的不是蛔虫病的话,吃了这药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啊?”

        “不是蛔虫病?可我根据你的症状,应该就是蛔虫病呀。”秦守仁见阿辉质疑他的诊断,笑着说道:“这病我有把握,你放心吧,就算是我诊断错了,不是蛔虫病,这药喝下去也没啥副作用,顶多也就是多拉几回肚子而已。”

        “大夫的话你还不信?”凌云鹏说完,拿起碗,给阿辉灌了下去。

        凌云鹏一股脑儿将这碗药全给阿辉灌了下去。阿辉喝完之后,眉头紧皱,五官都挤一块儿去了,一个劲地喊道:“苦死了,苦死了。”

        “良药苦口利于病嘛!”秦守仁笑着将碗拿走,一眼瞥见地上的鸽子,笑着对凌云鹏说道:“不过,你小弟最近最好吃得清淡点,这鸽子汤是大补,等病好了之后再进补,现在吃,于病不利。”

        凌云鹏一听,有点尴尬,这鸽子可不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的,连忙点头说道:“哎,知道了,知道了。”

        “秦大夫,这诊费和药费多少钱啊?”凌云鹏连忙问了一句。

        “你就给十个铜板吧。”

        “秦大夫,我没有零钱。你看,我给你这个行不行?”凌云鹏说完,从衣袋里掏出秦守义的那块龙形玉佩。

        秦守仁一见这玉佩,立马一怔,他赶紧接过这块龙形玉佩,眼睛死盯着凌云鹏:“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有这块玉佩的?”

        凌云鹏见四下里没人,便示意了一下阿辉,阿辉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然后跑到屋外去望风,凌云鹏连忙将里屋的门关上。

        秦守仁被这两人突如其来的一系列动作搞懵了:“你们……,他……他没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