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23. 交浅言深

23. 交浅言深

        “实话跟你说吧,几天前的晚上我去我家那片荒地的时候,看见有个外国人倒在我家荒地旁的沟渠里,这人身旁还有一大块白布,走近一看,应该是个伞包,当时他晕过去了,我就把这人拖到了我在荒地旁搭建的窝棚里,这人的左腿摔断了,不过我已经给他上了夹板,用了伤药,这两天我还一直让孩子他娘悄悄地给他送饭呢!”秦守仁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凌云鹏。

        凌云鹏一听,喜出望外:“真是太好了,秦大哥,要不,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他吧。”

        秦守仁连连摆手:“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大白天的,你一个外乡人,要是我带你在村子里跑来跑去的,被冯德贵和苟顺这些二鬼子注意到了,可就麻烦了,不仅那个飞行员大难临头,你,那个小兄弟,还有我那一大家子也全都跟着遭殃。等天色暗了,村里的人都忙着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带你去。”

        “还是秦大哥想得周全,好,那就晚上去。”凌云鹏明白秦守仁的难处,秦守仁是个谨小慎微的人,现在大白天的自然是人多眼杂,若是被人发现,就会惹祸上身,吃不了兜着走。只是自己刚才一听说这事,有点欣喜若狂,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这个飞行员,所以才脱口而出,被秦守仁这么一提醒,方觉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

        “我跟你说,日本人为了找到这些美国飞行员,在村前村后都贴满了告示,上回在宪兵队开会,我听说啊,这些美国飞行员轰炸了日本本土,这下可把小日本给惹怒了,他们在浙江沿海地区发现了好几架美国轰炸机的残骸,可却没找到美国飞行员,所以这帮畜生就把气撒在当地老百姓的身上,我听说那儿好多村子都血流成河了。唉,那些日本人可真该遭天谴。”秦守仁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凌云鹏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觉得堵得慌,日军竟然使出屠村这种的卑劣行径,对那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的中国百姓进行报复。

        “那现在日本人有没有抓住那些美国飞行员呢?”

        秦守仁摇了摇头:“还没听说,日军兵力有限,所以也没有派大规模的军队去浙赣两省交界处的这些山区进行搜山,不过日本兵已经加大了巡查力度,晚上都派兵在村前村后巡逻了。我前天被叫去开会,说是让我们也要加强村里的巡视,如果发现外国人的行迹,一定要向日本宪兵队报告。”

        看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美国飞行员落入日本人之手,这可真是个奇迹。

        “秦大哥,那个飞行员的伞包你处理了吗?”凌云鹏马上意识到这个细节。

        “我就把这玩意儿塞在窝棚里了。”秦守仁尴尬地笑了笑:“我知道这玩意儿不该留着,可我觉得这么大一块布,扔了怪可惜的。”

        “这东西留着可是个祸害,我待会儿就去处理了。”凌云鹏不免对此有些担心:“那秦大哥,你那个窝棚安不安全?会不会被人发现?”

        “这可不好说,我这人胆小,但又心软,我总不见得向日本人告发这个美国人,那我良心会一辈子不安的,可我又担惊受怕,我害怕万一被日本人发现了,或是被那些二鬼子觉察到了,我窝藏了一个他们要找的案犯,那我这一家子可就在劫难逃了,所以我现在也很矛盾,我希望这个美国人能快点康复,早点离开蓬莱村,否则夜长梦多,纸是包不住火的。”

        “秦大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现在你来了,正好,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把这个美国人带走?”秦守仁忽然觉得凌云鹏的到来也许能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你放心吧,秦大哥,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凌云鹏笑了笑,他原本就有此意,让这个美国飞行员单独待在蓬莱村肯定不是长久之计,何况就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过,一时间,他往哪儿转移这名美国飞行员呢?

        “秦大哥,你那块荒地在哪儿啊?”

        “我那块荒地在村边的荒山坡那儿,平日里也没人去那里光顾,那块地既不能种庄稼,也不能种蔬菜,水果,前几年一直是颗粒无收,现在我在那块地里中上了地瓜,这东西好养活,多少还算是有点收成,我们家现在一半的口粮就是这地瓜了。”秦守仁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那块荒地是当初日本人强行置换给我的,我祖上原本还算殷实,曾经有八亩良田,也就是现在宪兵队的所在地那儿,可日本人一来,便要霸占我家的这八亩良田,硬是把荒山坡上的那块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跟我置换,唉,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只能把祖上留下的这些良田给了那些强盗,我是我们秦家的败家子啊!”

        “秦大哥,这可不是你败家,是那些强盗欺人太甚。只有把这伙强盗赶出中国去,大家才能过上安宁的日子。”

        “是啊,当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把守义和思贤叔侄二人送出蓬莱村,让他们去找抗日队伍,守义命大,还当上了少校,可我的贤儿,命薄福浅,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这个当爹的,真是没用。”秦守仁说着说着,眼睛红了,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凌云鹏走过去,拍了拍秦守仁的肩膀,宽慰他:“或许思贤还活着呢!”

        “我也是这么开导自己的,或许这孩子还在世上的某个角落里偷生呢,只是我没了他的音讯而已。”

        凌云鹏见秦守仁伤心落泪,赶紧转移话题:“秦大哥,我听说你除了思贤之外,还有一儿一女呢,他们人呢?”

        “你是说思惠和思明吧,他俩现在去上学了,日本人来了,逼着村里的孩子去学校里上日文课,我先前没当郎中的时候,是学校里的国文老师,可日本人一来,就让老师们学日语,然后再去教村里的孩子,我当时就提交辞呈了,我一个自幼诵读诸子百家,遵循孔孟之道的中国人,非但不能将中国文化发扬光大,还要受外来文化的奴役,这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中国人不说中国话,都说日本话,那今后还有谁知道四书五经,古之圣贤,还有谁会遵循孔孟之道,国之四维,这天下不就乱套了吗?唉,可惜我躲过了这一劫,孩子们却躲不过,若是不去上日文课,日本人就来找你麻烦,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我让思惠思明两个白天学日文,晚上学国文,可不能把老祖宗的精髓给弄丢了!”秦守仁絮絮叨叨地向凌云鹏讲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