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26. 深夜转移

26. 深夜转移

        晚饭之后,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秦守仁便带凌云鹏和阿辉二人前往那块荒地。

        “秦大哥,要是有人问起我和阿辉,你就说我俩是替你去修窝棚的。”凌云鹏给秦守义支了个招,以应付路人的询问。

        “嗯,这借口不错。”

        果然,在路上,有村民刚从田里干完农活,扛着锄头回家,见秦守仁带着两个陌生人朝荒山坡走去,便好奇地问道:“秦保长,这是谁呀?”

        “哦,前些日子刮大风,把我家窝棚的顶棚吹坏了,我找了两个小伙子帮我修一下。”秦守仁按照凌云鹏所编的借口回应道。

        来到那块荒地之后,三人警觉地扫描着四周,见没有人影了,凌云鹏和秦守仁便走进窝棚,阿辉则留在外面望风。

        躺在窝棚一角的那个美国飞行员见有个陌生人进来了,连忙惊恐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对准凌云鹏。

        “takeiteasy,icometosaveyou.(别紧张,我是来救你的。)”凌云鹏举起双手,向他解释道。

        那个美国飞行员见来人讲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很是惊讶:“whoareyou(你是谁?)”

        “iamcolonellingofbis,areyousecondlieutenanthunter”(我是军统的凌上校,你是亨特少尉吗?)凌云鹏已经辨认出此人便是亨特少尉。

        “yes,iamsecondlieutenanthunter.(是的,我是亨特少尉。)”亨特见凌云鹏亮明了身份,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把手里的枪放下。

        凌云鹏走到身穿空军制服的亨特少尉面前,看了看他的左腿,只见左小腿上绑了两块木板,而那只伞包则垫在身下当褥子。

        “howareyoudoing(你身体状况怎么样?)”凌云鹏指了指亨特的左腿。

        “maybeihaveafibulafracture,ithink.(我想我大概是腓骨骨裂了。)”

        “areyousure(你确定?)”

        “iwasadoctorbeforeijoinedthearmy,iwasasurgeon.(我参军前是一名医生,外科医生。)”

        “nowonderyouaresoclearaboutyourinjury.(怪不得你对自己的伤情这么清楚。)”凌云鹏笑着点点头。

        “that’snotveryserious,itwillbefineinseveralweeks.(那不算严重,几周之后就会好的。)”

        “ok,haveagoodrest.i‘llfindawaytomoveyoutoasafeplacesoon.(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thankyouverymuch,colonelling.(非常感谢,凌上校。)”

        “that’sallright.(没什么。)”

        凌云鹏站起身来,转向秦守仁:“秦大哥,我想等天色再暗一些,就把这个美国人送到慈安寺里去。”

        “慈安寺?你知道慈安寺?”秦守仁有些惊讶地望着凌云鹏,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明是个外乡人,竟然清楚这儿附近还有一座慈安寺。

        “是守义以前告诉我的,他说他小时候因为太过顽劣,所以父亲就把他送去附近的慈安寺里,跟着觉慧大师学武。”凌云鹏马上把秦守义抬出来,掩饰了他与觉慧大师的渊源。

        秦守仁听凌云鹏这么一解释,也就不奇怪了:“是啊,守义小时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天到晚闯祸,后来我父亲就把他送去慈安寺,让他收收心,一边跟着觉慧大师习武强身,一边可以修身养性,磨磨性子。不过我更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恐怕守义还是改不了爱冲动的毛病。”

        “现在守义可比以前沉稳多了,不怎么蛮干硬拼了。”

        “是吗?那说明你比觉慧大师更厉害,竟然能让守义改了性子。”秦守义拍了拍凌云鹏的肩膀,呵呵一笑,随后深有感触地说道:“我逢年过节也会去慈安寺烧香拜佛,为守义,为思贤祷告祈福,觉慧大师比以前苍老了好多,走起路来也有些腰弯背驼,完全没有了当年大步流星的豪气。”

        凌云鹏听罢,不禁默然无语,觉慧大师,也就是云雾山的大当家,匪首冷劲秋,那是他的义父,自打那次与义父在上海邂逅之后,得知他已在慈安寺落脚了,便时常挂念他。

        义父一生坎坷,因杀了企图霸占他未婚妻秀芹的恶霸而亡命天涯,之后在云雾山落草为寇,而在保安队剿匪过程中,他身受重伤,而他的义母秀芹则惨死在云雾山上,师妹如霜被**掳走之后更是杳无音讯,最后他看破红尘,皈依佛门,打算后半辈子就在这晨钟暮鼓,孤灯对影中了却残生。

        凌云鹏曾在前些年去过慈安寺几次,每次去,都会有种心痛的感觉,义父曾拜托他寻找如霜,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父女重逢,可这些年他始终没有如霜的消息,他觉得自己对不住义父,辜负了义父,所以,内心既想见义父,又怕见义父,如今秦守仁的话又深深刺痛了他的内心。

        “慈安寺那个地方清净,小鬼子该不会去供奉佛祖的地方撒野。只是觉慧大师会不会收留这个美国人啊?”秦守仁流露出一丝担心。

        凌云鹏不便向秦守仁挑明他与觉慧大师的那层不为人知的关系,便泛泛而言:“出家人慈悲为怀,我想觉慧大师一定会施以援手的。”

        秦守仁点点头:“若是这样最好,这个美国人能有一处安全之地栖身,我也能了却了一桩心事。”

        “我先去刨个坑,待会儿把他身上的衣服和那个伞包一起埋了,否则给日本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凌云鹏说完,拿起角落里的一把铁铲,走出窝棚,走到荒山坡上去挖坑,不一会儿,他把坑挖好了,便回到窝棚,随后让亨特脱下身上的空军制服,包在伞包里,悄悄地拿了出去,然后走到荒山坡上,把这个降落伞伞包和那套空军制服扔在深坑里,随后用铁铲将刚刚挖出来的泥土再覆盖上去,埋完了之后,把土踩严实了,又挖了点草皮盖在上面。做完这一切之后,便拿着铁铲回到了窝棚。

        “秦大哥,你先回去吧,别让大嫂和孩子们担心。”凌云鹏见现在外面已经黑咕隆咚了,便让秦守仁回去。

        “那好,我先走了,你们自己小心点。”

        秦守仁说完,便离开了窝棚,往回走去。

        凌云鹏坐到亨特身边,低声用英文问他:“mr.hunter,whereiscaptainwilliams,doyouknow(亨特先生,你知道威廉姆斯上尉在哪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