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27. 转移受阻

27. 转移受阻

        “hewasbehindme,isawhimlandingonthehill,justnorth-westofme,about500metersfromhere.(他在我的身后,他应该降落在附近的小山丘上,就在我的西北方向大约五百米的距离。)”

        “north-westofyou,about500metersfromhere(就在你的西北方向,离这儿大约500米处?)”凌云鹏又重复了一遍。

        亨特点点头。

        “阿辉,你先守在这儿,我去那儿看看。”

        凌云鹏走出窝棚,打着手电,朝西北方向走去,走了大约五百米之后,他发现这儿是一块坟地,于是他便在坟地里仔细找寻起来。

        可在这块坟地里找了几圈,一个多小时,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凌云鹏不死心,又往前走了大约五百米,可还是没发现什么痕迹,凌云鹏只能两手空空地往回走。

        凌云鹏回到了窝棚,失望地朝亨特耸了耸肩:“ididn’tfindanythingaboutcaptainwilliams.(我没有找到任何与威廉姆斯上尉有关的痕迹。)”

        亨特一听,沮丧地摇了摇头:“oh,mygod,ihavenoideaabouthim.perhapshewascaughtbythejapanese.(哦,我的天哪,我也不清楚他的情况了,也许他被日本人抓住了。)”

        凌云鹏也不知道威廉姆斯上尉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从秦守仁的嘴里得知,目前日本人还没抓住任何一个美国飞行员,若是威廉姆斯被俘了,那日本人一定会额手相庆,以彰显皇威浩荡。也许威廉姆斯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亨特少尉送去慈安寺,然后明天白天再来这儿附近好好找找。

        于是,凌云鹏将亨特扶了起来,阿辉赶紧走出窝棚,朝四周望了望,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便朝凌云鹏挥了挥手,凌云鹏便背起亨特,朝外面走去。

        阿辉打着手电,凌云鹏背着亨特,三人悄悄地朝村外走去。

        还没走多远,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阵军靴的声响,三人赶紧停下脚步,想等日本兵离开后再走,然而军靴声却越来越近了。

        “阿辉,快,回去,快往回走。”凌云鹏轻声吩咐了一句。

        阿辉忽然间觉得肚子疼,手捂着肚子:“老大,不行了,我肚子疼,你先走吧。”

        阿辉将手电塞给凌云鹏,随后朝旁边的小道跑去……

        凌云鹏见状,忽然想起下午秦守仁给阿辉冲调的那碗治蛔虫病的汤药,是自己亲手给阿辉灌了下去的,阿辉还曾问过秦守仁,若自己得的不是蛔虫病,喝下这碗汤药会有什么不良反应,秦守仁笑着说,最多就是多拉几回肚子。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不良反应却不期而至。

        凌云鹏回想起秦守仁曾告诉过他,现在日军已加强了巡逻,晚上也会在村前村后派巡逻队进行巡视,看来今晚想要逃离蓬莱村不太现实。

        凌云鹏想了想,赶紧背着亨特快速朝那片坟地跑去,身后传来鬼子的喊叫声:“止まれ!さもないと撃つぞ!(站住,否则就开枪了!)”

        凌云鹏毫不理会,依旧向前狂奔,身后传来鬼子的枪声,只是这枪声很凌乱,显然日本兵并没有看清目标,只是胡乱地打冷枪。

        而此时,阿辉见鬼子一直在追击凌云鹏他们,着急万分,便猛烈摇动自己身旁的一棵小树,树叶发出沙沙声,身后的鬼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很难锁定目标,听见树叶的沙沙声之后,便打着手电循声而去。

        凌云鹏终于跑进了那片坟地,他把亨特放在一块墓碑后面,然后从腰间拔出勃朗宁手枪,打开保险,以墓碑为掩体,在黑暗中注视着鬼子的动静。

        在黑夜里,凌云鹏看见鬼子正朝阿辉的方向而去,不禁为阿辉捏了把汗。

        阿辉飞奔跑进秦守仁的那片地瓜地里,又是紧张,又是肚子疼,他实在是支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发出“哎呦呦”的叫唤声。

        后面紧追不舍的鬼子,循声将手电照向地瓜地里,发现有个人坐在地上,连忙围了过去,用枪指着阿辉。

        “你的,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跑?”一个懂点汉语的鬼子用生硬的中文问道。

        “太君,我……我好几天……好几天没吃饭了,就想……到地瓜地里……偷点地瓜吃,看见你们来了,就害怕了,想躲起来,可这儿也没处躲,所以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跑乱窜,我真的不是什么坏人。”阿辉愁眉苦脸地说道。

        “你偷人家的地瓜,还说自己不是坏人?”那个鬼子眼睛一瞪。

        “我是饿坏了,才不得已出此下策。”阿辉边说,边举起从地里挖出来的半截地瓜给日本兵看。

        有个鬼子听阿辉的口音不是本地人,连忙跟那个会中文的鬼子咬了咬耳朵,那个日本兵用枪指着阿辉:“你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我是逃难的,路过这个村子,可天太晚了,我也不敢去叨扰村子里的人,所以就跑到地里面,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阿辉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先跟我们去宪兵队一趟。”那个鬼子还是觉得阿辉有些可疑,便示意阿辉站起来,跟他们走。

        “不,不,我不去,我不去。”阿辉一听,吓坏了,他可不愿去那个魔窟。

        一个鬼子上前把阿辉提溜起来,不知是害怕还是蛔虫药起作用了,阿辉接二连三地放屁,身旁的鬼子连忙捂住鼻子。

        “不行了,我要拉了。”

        阿辉连忙脱下裤子,蹲在地上,一阵臭气传来,身旁的鬼子见状,连忙散开。

        “快走吧,快走吧,别在这儿闻这臭味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个怂货,一听说要把他抓去宪兵队,就吓得屁滚尿流的。”有个日本兵嘲笑道,身旁的那些士兵一听,也都哈哈大笑起来。

        阿辉在傅星瀚的教导下,能听懂一些基本的日常日语,所以他很快就听明白了日本兵的话,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被凌云鹏强行灌下去的那碗汤药最后竟然救了他一命。

        这些巡逻兵一个个捂住口鼻,快速走出那片地瓜地,看见上面有个窝棚,便走了进去,搜查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便离开了。

        阿辉提起裤子,站起身来,腿脚酥软地走出了地瓜地,走进窝棚,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