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37. 冯家往事

37. 冯家往事

        正说着,秦守仁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瓶酒和几包熟食:“来来来,今天我们开荤了,你们快来看,我买了什么?”

        思明一听,倏地一下子窜到守仁身边:“爹,你买肉啦?”

        “你小子的鼻子还真灵。”秦守仁笑着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瞧你那小样,就不能矜持一点?”思惠见思明不顾家里有客人,表现出迫不及待的馋嘴模样,很是不屑,嘀咕了一句,便一甩辫子,去厨房了。

        “嗯,快拿去装盘,你这个馋嘴猫,可别偷吃啊!”守仁把酒和熟食交给思明,笑着摸了摸思明的脑袋。

        思明接过这几个纸包,闭起眼睛闻了闻,夸张地舔了舔舌头:“啊,真香啊!我这就去装盘。”

        月茹在院子里晾晒衣服,见秦守仁今天破天荒地买了好些熟食回来了,便笑着走到秦守仁的身旁:“孩子他爹,今天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一下子买了这么多好吃的,是不是得了一笔飞来横财啊?”

        很显然,月茹话中有话,是有所指。

        秦守仁一听,连忙向月茹解释:“哦,是这样的,我先前不是收到那个叫安然的病家汇款吗?”

        “是啊,你不是说从没给这个病人看过病吗,所以那些汇款不能动吗?”

        “我记起来了,安然是个化名,他是想告诉我,他现在安然无恙,他确实是我医治过的一个病人,真名叫梁三龙。”秦守仁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把真实情况告诉月茹,所以只能虚构一个人名,他把秦守义视为青峰岭的三把手,位列大当家梁一龙,二当家梁二龙之后,是三龙。

        “你给这个梁三龙治过病?”月茹仔细在脑海里搜索,但对这个叫梁三龙的病人毫无印象。

        “我治好过这么多病人,你哪能都记得住,既然是我治好的病人送的谢礼,那我就笑纳了,所以我今天拿了一块大洋,给大家添了点肉食。”秦守仁把秦守义的汇款掩饰过去。

        月茹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这么看来,以后我们家的日子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瞧你说的,像是没有梁三龙的汇款,我们家就过不了好日子似的。”秦守仁嘀咕了一句,随后朝守义的屋子走去。

        “秦大哥,你回来啦!”凌云鹏和阿辉两人见秦守仁进屋了,连忙跟秦守仁打了个招呼。

        “哦,你们回来啦,怎么样,顺利吗?”秦守仁小声地问道。

        凌云鹏点点头,轻声回答道:“亨特现在已经转移到慈安寺了,而且我还知道了最后一名飞行员的下落。”

        “是吗?这真是太好了。”秦守仁脸上露出释怀的笑容。

        “秦大哥,你知道冯德贵家在哪儿吗?”凌云鹏向秦守仁打听冯德贵家的住址。

        秦守仁有些惊诧:“你想要去冯家?”

        凌云鹏笑着解释道:“秦大哥,我刚才在坟地里碰到了冯家的二公子冯海泉,威廉姆斯上尉那天夜晚就是降落在坟地里,被冯海泉发现了,他把威廉姆斯藏起来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个冯二少爷很早就离开蓬莱村了,据说是当年逃婚,这事给那个冯家大太太,也就是冯海泉的母亲打击很大,儿子走了不到一年,就死了,这个儿子啊,是冯德贵的一块心病,当年我把守义和思贤送出村,让他们去找抗日部队,冯德贵就老是向我打听守义和思贤的下落,后来我就跟他提他家老二的去向,这下他就蔫了,后来见到我就不敢再提守义和思贤的事了。”守仁回想起当年的一段往事,似乎还历历在目:“不过,这个冯家老二这次不知为什么突然之间独自一人回来了,也许是浪子回头,岁数大了,成熟了,念亲情了?”

        “秦大哥,我跟你说啊,你可别小瞧了这个冯家老二,他现在是上海滩响当当的神探,是我们的一个强劲的对手。”阿辉连忙补充道。

        “是吗,看来这个冯家老二倒是出息了。而且听你刚才一说,倒觉得他不像他爹那么没骨气,竟然冒险将美国飞行员藏匿起来了,这要是让他爹知道了,说不定气的吐血。”秦守仁对冯海泉的义举倒是挺佩服的:“哦,你刚才问我冯家的住址啊,他们家就在村东头,那座全村最大,最气派的大屋就是他们冯家大院。”

        “那冯家有没有其他的物业?”凌云鹏判断冯海泉不会将威廉姆斯安置在冯家大院,他父亲的眼皮子底下,应该是把威廉姆斯安置在其他地方。

        “那有好几处,俗话说狡兔三窟,冯德贵可不止三窟,他除了三个姨太太之外,在外面还有好几个相好的,这个冯德贵贪财,好色,这在蓬莱村早已是家喻户晓了。不过,有一处宅院冯德贵从来不去。”

        “哦,哪一处宅院?”凌云鹏觉得这处宅院应该就是冯海泉安置威廉姆斯的地方。

        “那是冯家大太太当年因为小儿子离家出走后,跟冯德贵闹掰了,就搬出冯家大院,搬到了这处宅院,好像还有一个挺雅的名字,好像是叫‘兰苑’,大概是应了大太太的名字汤玉兰的缘故吧,据说那个宅院里种了许多兰花。不过后来这个大太太过世了,这个院子就败落了,连冯家大少爷也很少踏足其间,更别提冯德贵那个老混蛋了,一点都不念及结发夫妻之恩,自打大太太搬出去之后,他就从未去过兰苑,反而是明目张胆地在外面找女人。”

        “那兰苑具体在什么地方?很可能冯海泉把威廉姆斯藏在那里了。”

        秦守仁摇了摇头:“这就不是很清楚了,你也知道,我们秦家跟冯家素无来往,刚才跟你说的这些大多也是从街坊邻居那里道听途说的,蓬莱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兰苑到底在哪里,倒是要打听一下才知道。”

        “秦大哥,这事不宜向村民打听,否则有可能把威廉姆斯的这处藏身之地给暴露了。”凌云鹏提醒秦守仁切勿去打听兰苑的情况。

        秦守仁听凌云鹏这么一说,方才意识到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但若是不打听的话,如何才能获知兰苑的确切位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