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90. 自有主张

90. 自有主张

        “あなたの友達は誰がいますか?”伊藤继续追问道。

        “whoareyourpartners(你的同伙都有谁?)”

        “nooneelse,justme.(没有人,就我一个。)”

        “嘘をつきますか。”

        “hesaysyouarelying.(他说你在撒谎。)”

        罗尼耸了耸肩:“doyoubelieveitornot.(你爱信不信,随你。)”

        伊藤听完冯海泉的翻译之后,面色一沉,他走到罗尼的面前,用皮靴用力踩着罗尼的那只受了伤的右脚脚踝伤口处,罗尼的伤口处遭到了重力碾压,疼得发出阵阵惨叫声。

        “教えてください。あなたの友達は誰ですか?みんなそこにいます。”伊藤向罗尼咆哮道。

        “whoareyourpartnerswherearethey(你的同伙是谁,他们都在哪儿?)”冯海泉把伊藤的这句问话又重复了一遍。

        “nooneelse,justme.(没有其他人,就我一个。)”罗尼忍住剧痛,还是相同的回答。

        “把他关到笼子里去。”伊藤对打手命令道。

        两个打手走过来,把罗尼从刑讯椅上拉起来,把他拉到墙边的一个又高又窄的铁笼子里,打开铁笼门,把罗尼推了进去。

        铁笼只能供一人站立,且铁笼的四周都有些倒刺,稍不留意就会被铁笼上的这些铁刺刺破皮肉,鲜血淋淋,令人痛苦不堪,罗尼站了几分钟,就不停地发出呻吟声,他的四肢,上衣,裤子上都不停地渗出斑斑血迹。

        罗尼的眼里露出绝望的目光,这目光深深地刺痛着冯海泉的心。

        伊藤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于是他转身对冯海泉说道:“今天太晚了,冯桑,这个小个子就留到明天再审吧,我给你准备了房间,你就在我们宪兵队将就一下吧。”

        伊藤的这个决定让冯海泉不禁一怔:“伊藤先生,我家离这儿并不远,我还是回家过夜吧。”

        “冯桑,不必来来回回地浪费时间了,我们的审讯工作还没有结束,我需要你的帮助。”伊藤冠冕堂皇地说道:“冯桑不必误会,我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只是为了工作起来更方便一些而已。”

        “好吧,我还没见识过宪兵队的客房呢,今天就算是伊藤先生满足了我的好奇心,让我见识一下。”冯海泉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就无法逃脱伊藤的控制。

        伊藤按了按桌上的红色响铃,门外走进一名卫兵。

        “带冯桑去他的房间吧!”

        “哈依。”

        冯海泉整了整身上的西服,然后随卫兵离开了刑讯室。

        卫兵把冯海泉带到了一间狭小的房间里,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这房间与其说是客房,不如说是单人牢房,冯海泉无奈地躺在这简陋的房间里,双手枕在脑后,一种强烈的屈辱感和无助感向他袭来。

        冯海泉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他索性坐起身来,想抽根烟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于是双手在西服的衣袋和裤兜里找烟,他从西服内袋里掏出了烟盒,同时意外地发现了秦守仁给他的那袋安神丸。

        冯海泉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刚想点燃,犹豫了一下,把香烟又放回了烟盒里,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两颗药丸放进嘴里,吞咽下去,他想以睡眠来驱赶这种无助感,随后他又拿出秦守仁给他的那包药粉,看了看,塞进了裤兜里。

        第二天,天色还乌蒙蒙时,秦守仁就把家里人唤醒了。

        “你们赶紧起床,趁着日本兵一早还没开始巡逻的时候,赶紧出村。”秦守仁催促着思惠和思明赶紧起床。

        “爹,我想留下来,你和娘带着思明去青峰岭吧!”思惠忽然提出要留守家中。

        秦守仁一听,连忙摇头:“这怎么行,一起走,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

        “我们全家人都从蓬莱村消失了,那才会引人怀疑呢,我留下,说明你们不会走远,不会离开很久,要是有人向我问起你们,我就说我爹上山采草药去了,我娘带着思明去走亲戚了。爹,我得留下来看家,否则咱家的猪岂不是要饿死了,还有金毛,灰灰,得有人照看它们。”思惠把她留下的理由告诉父母。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这些牲畜,要是那个阿辉招供了,日本人来了,找不着我们,会把你也抓走了。”月茹担心地望着思惠。

        “他们抓我干什么,我又不知道阿辉哥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他是我爹的病人,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家里确实得有人留下,否则会给苟顺这些人留下畏罪潜逃的口舌。”思惠坚持自己的主张。

        秦守仁想了想,思惠说的也有道理,要是他们秦家所有人都一走了之,铁将军把门,那很多人会对他们一家子起疑的,尤其是冯德贵和苟顺这两个汉奸,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思惠留下的话,倒是可以堵他们的嘴,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了。

        “思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思惠留下,思惠刚才给我们出的主意也不错,我外出采药,你和思明去走亲戚,孩子他娘,你赶紧把我那个采药的箩筐拿来。”秦守仁终于同意的思惠的意见。

        “思惠,你跟我来一下。”秦守仁走进里屋,从抽屉里取出那只铁皮盒子,拿出其中十块大洋,放进衣兜里,然后把三块大洋交给思惠:“这些钱你留在身边,这只铁皮盒子你把它埋在猪圈里,不要让人发现。”

        思惠点点头,随即抱着这只铁皮盒子去了后院的猪圈里,猪圈里养了一头猪,思惠走进猪圈,移开食槽,用铲子在食槽下面挖了个小坑,随后将这铁皮盒子埋在里面,把土覆盖上去,这样,没人会想到这里面还藏着一笔巨款。

        思惠洗了洗手,走进堂屋,秦守仁和月茹,思明三人已经准备就绪。

        “思惠,自己当心点,晚上睡觉前,一定要把门锁住。”秦守仁又叮嘱了一遍。

        月茹抚摸着思惠的长辫子,很是不舍:“思惠,多长点心眼,有事去找何伯和何婶。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放心吧,娘,你们自己一路多保重。”

        “姐,别忘了按时给灰灰喂食。”思明叮嘱了一句。

        “忘不了,你们快走吧!”

        于是,秦守仁背着箩筐,月茹提着包袱,牵着思明,走出了家门。

        思惠之所以要留下来,其真正目的是为了不让冯海泉去毒杀阿辉,从昨晚的情形来看,大家都很担心阿辉可能因为扛不住日本人的严刑拷打而出卖他们,冯海泉甚至向父亲索要砒霜,他的目的当然并非像凌云鹏哄思明所言的那样,是为了去毒杀日本兵,其真正目的应该是去毒杀阿辉,让阿辉永远闭嘴,这样就能保全其他人了。

        可善良的思惠不能接受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抛弃了,被毒死了,她是一个连杀鸽子都不忍心的女孩子,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年轻而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从地球上消失了而无动于衷呢,何况阿辉是凌大哥的兄弟,是跟她所仰慕的凌大哥,跟她二叔一样的抗日英雄,英雄怎么能惨死在自己人的手上呢?所以,思惠整宿没合眼,她辗转反侧,思量许久,最终决定自己亲自去阻止冯海泉对阿辉所实施的毒杀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