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91. 智闯魔窟

91. 智闯魔窟

        于是,思惠等爹娘带着思明离开蓬莱村之后,村民们开始陆续下地种田的时候,才朝冯家大院走去,她拍了拍大门上的铁环,开门的是五爷,他看见思惠站在他们家门口,很是惊讶。

        “秦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找你们家二少爷的。”思惠向五爷说明来意。

        “你来找二少爷?”五爷诧异地望着思惠,秦家人和冯家人可是素来井水不犯河水,这秦家人什么时候主动来过冯家大院啊?

        思惠点点头:“是呀,二少爷在家吗?”

        五爷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随后小声地说道:“我家二少爷昨天去了宪兵队,到现在都没回来,这都一宿了,真是让人着急。”

        “二少爷去了宪兵队?”思惠没想到冯海泉已经去了宪兵队,心头一紧,没想到冯海泉雷厉风行,连夜就去宪兵队毒杀阿辉,不禁喃喃自语道:“他居然这么心急?”

        “二少爷心急?你以为二少爷上赶着要去宪兵队啊,你是怎么想的,秦家大小姐?”五爷奇怪思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连忙解释道:“昨天晚上宪兵队来人,让二少爷去一趟宪兵队,二少爷当时没在家,后来大概是九点多钟的时候,二少爷回来了,我跟二少爷说了这事,原本是想让他出去躲一躲的,可二少爷却傻乎乎地真的去了宪兵队,这一去到现在都没见着人影。这大少爷和老爷又都在县医院里,这可怎么办啊?”

        以往在蓬莱村不可一世的冯家,仿佛一夜之间大厦将倾,冯老爷突然间得了脑中风,半身不遂,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了,根本没法主事了,而大少爷原本身体就不好,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子嗣,天天忙着冯家的那些个买卖,忙得顾头不顾尾,日渐消瘦,咳喘不止,现在又忙着照顾老父亲,而二少爷去了宪兵队后就没了音讯,家里的几房姨太太就只知道吃喝玩乐,根本就不管事,五爷觉得冯家的主心骨都没了,不由得感到六神无主,所以早没了当初神气活现的模样,向素无往来的秦思惠叹起了苦经。

        “冯老爷和大少爷都在医院里?”思惠眨巴着眼睛望着五爷,不知冯家突然之间遭到了什么变故。

        “是啊,昨天老爷中风了,突然间就倒下了,现在半身不遂躺在医院里,医生说起码还得住院两周才能出院,大少爷在医院里陪着呢,这里二少爷又出了这档子事,唉,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秦家大小姐,你爹秦保长是个好人,能不能让他帮个忙,去伊藤那儿打听打听我们二少爷的情况啊?”五爷现在只能舔着张老脸央求思惠,向秦守仁求助了。

        “我爹一早就出去采草药了。”

        “啊,秦保长去采草药了?”五爷一听,马上泄了气,看来秦保长是指望不上了,他没好气地问道:“那秦家大小姐来找我们家二少爷所为何事啊?”

        思惠连忙讪笑了一下:“也没什么事,二少爷不是答应我家思明,要送他一只信鸽的吗,我只是顺路来问问而已。”

        思惠连忙找了个借口搪塞五爷。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信鸽呢?等二少爷回来了之后再说吧。”五爷见思惠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还来裹乱索要信鸽,语气便冷淡起来了。

        “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了,五爷。”思惠跟五爷打了声招呼之后,便离开了冯家大院。

        思惠离开冯家大院之后,便朝小河边走去,边走边思索起来,要想找到冯海泉就必须进宪兵队,可怎么才能进宪兵队呢?思惠坐在小河边,拨弄着自己的长辫子,思忖着对策:要想进宪兵队,那就得去向日本人报告,报告什么呢?现在日本人正满世界找美国飞行员,她记得曾偷听到爹跟娘提过,他在自家荒地那儿救了一个飞行员,把他安顿在窝棚里,后来凌大哥和阿辉哥来了,他们应该是来救这个美国飞行员的,从这几天父亲的脸色上看,父亲已经没有前几日那么忧心忡忡了,那也就是说,凌大哥已经把那名飞行员转移走了,父亲的心病已被治愈了。

        她曾听父亲跟母亲悄声说,那个飞行员有个很大的伞包,娘还曾想用这伞包给他们几个做衣服来着,可后来这事就不了了之,不再提起,看来现在只要找到那只伞包,就有理由去向日本宪兵队报告了,反正那个飞行员已经被凌大哥救走了,藏起来了,小鬼子想要找到那个飞行员可没那么容易,那个伞包正好可以作为她进入宪兵队的敲门砖。

        思惠想到这儿,便从河边站起身来,朝自家的那块荒地走去,她走进窝棚,四处寻找那个伞包,可是搜遍了窝棚,也没看见伞包的影子。

        “伞包去哪儿了呢?”思惠暗忖着:凌大哥和阿辉两人肯定是把爹救下的那个飞行员接走了,而那只大伞包应该不会一起被带走,这么个大家伙带在身边可是个累赘,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可就暴露了身份和行踪了,那他们会把伞包放哪儿呢?嗯,他们一定是把这伞包处理掉了,否则留着就会被日本人抓住把柄,那么他们会怎么处理伞包呢?对了,他们一定会把伞包埋了,那么埋伞包的地方应该就在这儿附近。

        想到这儿,思惠走出窝棚,在荒地附近寻找着蛛丝马迹,她仔细搜寻着每一寸泥土,忽然发现有块地方的草皮像是新盖上去的,于是思惠的双眼紧盯着这块值得怀疑的草皮,忽然她看到了地底下有一团白色的东西。思惠的透视眼再次显示出非凡的超能力。

        于是思惠拿了把铲子在这儿挖了起来,挖了没多久,里面就露出了一团白色的棉布,思惠兴奋极了,把这个大伞包从坑里拿了出来,发现里面还夹着一件皮衣,那应该是飞行员的外套了。

        思惠从窝棚里找了个麻袋,随后把伞包和皮衣都塞进麻袋里,拎着麻袋朝宪兵队走去。

        思惠来到宪兵队门口,面对荷枪实弹的哨兵,她没有丝毫畏惧感,用日语沉着平缓地对着哨兵说道:“我要找伊藤队长。“

        哨兵打量着这个十六七岁的女孩,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她:“何か御用ですか?(你有什么事吗?)”

        “パイロットについて報告したいです。(我要报告飞行员的事情。)”思惠在学校里学过几年日语,基本会话不成问题。

        哨兵一听,不敢怠慢,连忙说了声:“私についてきてください。(请跟我来。)”

        于是思惠跟着哨兵去了伊藤的办公室,哨兵敲了敲门,但里面没有声音,哨兵想了想,便用日语对思惠说:“伊藤少佐大概在刑讯室里。”

        思惠用日语说道:“那就带我去那儿吧!”

        哨兵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那里味道很难闻,而且很恐怖,我担心你会被吓晕过去的。”

        思惠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神情:“我可不是胆小鬼,否则我也不敢来这儿了。”

        “好吧,请跟我来吧。”哨兵一听,觉得这个女孩还真是不一般,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了她一番。

        哨兵把思惠带到了刑讯室外,他让思惠在外面等着,自己则进去报告。

        思惠站在门口,只听得里面传来阿辉的惨叫声,思惠不禁心头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