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 - 历史小说 - 殊死暗斗在线阅读 - 133.连枝同气

133.连枝同气

        “哦,你就是蓬莱村首富冯德贵的长子吧?”宫本马上想起了伊藤跟他提起的蓬莱村首富冯德贵,冯海泉是其次子。

        “正是,宫本司令。”冯天泉向宫本欠了欠身:“今天冒昧前来打扰司令,是为了舍弟一事。我二弟冯海泉被蓬莱村宪兵队队长伊藤少佐请去当翻译至今,已经五六天了,我父亲因突发脑中风入院,病入膏肓,老父亲很想见见海泉,所以我特地前来宪兵司令部,问一下宫本司令,舍弟是否是在这儿,能否让他回到父亲身边尽尽孝?”

        “冯桑,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吗?”宫本一听,脸色一沉。

        冯天泉一天,吓得面如土色:“不敢不敢,宫本司令请息怒,我决无此意。我只是想知道我二弟的下落。”

        “实话跟你说吧,你二弟确实是在我这里,但他现在深陷美国飞行员一案,我们怀疑他暗中协助,窝藏要犯,现已批捕,他现在已经被羁押了。”

        “啊?怎么会这样?”冯天泉一听,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感觉心里堵得慌,一阵喘咳之后,终于平复了情绪,他向宫本央求道:“宫本司令,舍弟常年在外,在上海华界警局当探长,与那些英美人士交往频繁,如果说他协助了那个美国飞行员,可能也是出于同情吧,他一时糊涂,还望宫本司令网开一面。”

        冯天泉见宫本一脸冷漠,赶紧从五爷的手上将剑盒取了过来,双手奉上:“宫本司令,这是我们冯家的祖传之宝——骁龙剑,据说当年汉高祖就是手持此剑斩蛇起义,开创了一代帝王之业。”

        宫本听后,眼睛一亮,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剑盒,冯天泉从剑盒中取出了骁龙剑,双手举过头顶,恭恭敬敬地递给宫本。

        宫本从剑鞘中拔出这把骁龙剑,不禁发出一声惊叹:“哟西,真是太精美了。”

        宫本用手摸了摸剑身,一剑劈向刀架上的一把军刀,只见那把军刀瞬间被砍断,真是削铁如泥。

        冯天泉见宫本对骁龙剑爱不释手,便低声说道:“宫本司令要是心仪此剑的话,那就留下吧!”

        宫本望着冯天泉,笑道:“这真是一把上好的古剑啊,你舍得忍痛割爱?”

        冯天泉恭维道:“都说宝剑配英雄,宫本司令戎马倥惚,纵横捭阖,才最适合拥有此剑。”

        冯天泉的这几句马屁令宫本大为受用,他哈哈笑道:“多谢冯桑,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放心,你的二弟马上就能出去了,不过还需履行一下手续。我保证你明天一定能见到你的二弟。”

        “那就多谢宫本司令了。”冯天泉见目的已经达到了,松了一口气:“那我就不打扰宫本司令了,告辞。”

        冯天泉随后与五爷退出了宫本的办公室。

        而在宪兵司令部的地牢内,冯海泉与罗尼被关在同一囚室内。

        “冯,没想到我把你连累了。”罗尼用英文说道。

        “罗尼,你别这么想,这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的错,我是自愿帮你的。”冯海泉安慰着罗尼,随后苦笑了一声:“只是没想到我一个堂堂的探长竟然会陷入囹圄之中,这真的是很有讽刺意味。”

        “那你今后怎么办?你的前途就这么毁了,你不后悔吗?”

        “我没觉得我做错什么,所以我没什么可后悔的。”冯海泉拍了拍罗尼的肩膀:“中国有句话叫做‘船到桥头自然直’,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冯海泉这话既是宽慰罗尼,也是宽慰他自己,其实他内心也并不清楚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出去,他觉得跟一帮恶魔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此时他不禁想到了凌云鹏,他总觉得此人很是神秘,但却似曾相识,冥冥之中似乎神交已久。

        次日一早,狱卒就通知冯海泉,有人来保释他了,他可以出狱了。

        “祝贺你,冯,你终于可以出去了。”罗尼与冯海泉紧紧拥抱:“我感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我相信你也很快能重获自由的。”

        “但愿如此,谢谢你的吉言。”罗尼苦笑了一声。

        “我是认真的,你别忘了,还有人在外面为你奔走,我相信他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罗尼会意地笑了笑:“希望上帝能助他一臂之力。”

        冯海泉走出宪兵司令部,看见冯天泉和五爷正在门口候着。冯天泉和五爷见冯海泉出来了,便赶紧上前相迎。

        “二弟,你总算是出来了。”兄弟俩紧紧拥抱在一起。

        “大哥!”见到冯天泉的那一刻,冯海泉不禁心潮起伏,这时候,他深深感受到亲情的可贵,只有至亲才会对自己不离不弃,他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

        “走,海泉,先回家再说。”

        冯海泉点点头,默默地上了车。

        于是,冯天泉驾车,带着冯海泉和五爷往蓬莱村驶去。

        “大哥,你花了多少钱把我给保释出来了?”

        “海泉,这你就不用管了,你是我们冯家的子孙,冯家的钱财不就是用来给冯家人丰衣足食,驱灾避祸的吗?”

        “大哥,你就告诉我吧!”

        五爷低声说道:“二少爷,实话跟你说吧,大少爷是把骁龙剑送给了宫本,他才肯放你出来的。”

        “大哥,你把咱家的祖传之宝送给那个宫本了?”冯海泉没想到自己的这场牢狱之灾的代价竟然是价值连城的祖传之宝。

        “这骁龙剑再珍贵,那也是个死物,用死物来换活人,物有所值,不亏。”冯天泉淡淡地说道。

        冯海泉眼眶湿润了,他扭头望着车窗外,心里久久难以平静。

        “大哥,我想去见父亲。”冯海泉突然说道。

        “好,我这就带你去。”冯天泉听到海泉的这句发自肺腑的话,心头一热。

        于是,冯天泉将车头一拐,汽车朝县医院方向而去。

        冯海泉走进病房,跪在父亲的病榻前,望着父亲的病容,握着父亲的手:“爹,孩儿不孝,让您操心了。”

        “你没事了就好。”冯德贵望着冯海泉,老泪纵横。

        冯海泉把头埋在父亲的手中,双肩抖动,默默饮泣。冯德贵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长吁短叹。此时,屋内悄然无声,只有墙上的时钟发出滴答声,这声音仿佛在融化父子间的隔阂。

        许久,冯海泉抬起头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冲父亲笑了笑,他忽然发现父亲的手指甲长了,便走出病房,问护士拿了把小剪刀,默默地给父亲剪手指甲。

        随后冯海泉又在父亲的床前坐了会儿,和父亲倾谈起儿时的一些趣事,父子俩从未这么融洽过。

        说了半天话之后,冯德贵也乏了。

        冯海泉便起身告退:“爹,你好生养病,我先回去了。”

        冯德贵点点头,依依不舍地朝冯海泉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