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玩家请上车在线阅读 - 第727章 假人编号与恐怖监狱

第727章 假人编号与恐怖监狱

        他们的时间没有停止或者重复,昨天的记忆也没有消失,不存在时间轮回。

        在这个前提条件下,他们的时间仍然是向前走的,所以还是要在剩下的六天内完成通关任务。

        徐若思也有同样的想法,她收起显示道具,“只要提前通关离开就好了。”

        一行七人到了人体模特楼前,一抬头先看到正好把白森森的脑袋卡在玻璃窗下沿的人体模特,莫名有种被窥视的感觉。

        “这些模特不会也会活过来吧。”解玲小声嘀咕。

        徐获和龙傲天已经率先走进去了,这些模特看起来比蜡人正常多了,没摆什么奇怪的姿势,多是展示衣物和装饰品的,佩戴假发。

        “这些假人做的真逼真。”中年男人道。

        长卷发女玩家那边已经动手拆了,不过这就是一些普通的塑料模特,只是比正常人大一两号。

        “它们都有编号。”解玲拿起模特手指上挂的吊牌,“c201。”

        “这儿有个202,”龙傲天在旁边找了找,“编号好像都是连着的,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这种编号公墓那边也有。”跟着长卷发的男玩家道:“断头公墓的大部分墓碑上没有名字,全用字母和数字进行编号。”

        “什么意思?公墓埋的是假人?”中年男人不由问。

        男玩家听他发问就闭了嘴巴不再说话。

        中年男人脸色也不太好,解玲连忙打圆场,“大家都想尽快通关,在口舌之争上浪费时间不划算,来互相认识一下,之前的事咱们暂时不提了。”

        有个台阶下,三人暂时把这件事揭过,徐获等人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长卷发叫萧龄,那名男玩家叫于广南,中年男人则叫刘承义。

        互相介绍之后,于广南才继续说断头公墓的情况。

        昨天萧龄带着他们去挖坟,刨出来的棺材绝大部分放的都是假人,死法也差不多,砍头,做的很逼真,每一个假人都是先从脖子整齐切断,然后模仿真尸体下葬的样子把头颅和身体缝连起来,假人身上挂着的编号就是墓碑上的刻字。

        “考虑到这里本来就是个游乐园,用假人也不奇怪。”萧龄道:“就是不知道公墓和人体模特楼这边有什么关系。”

        “挖到的也有尸体?”徐获此时问。

        “有,萧龄很爽快,“不过已经烂成骨头了,除了颈骨,全身多处骨折,几乎没一块好骨头,岁数也不大,生前应该受过折磨。”

        “为什么这么说?”

        “我可以看出裂痕的新旧,”萧龄道:“挖出的三具尸骸每一根手指脚趾都断裂过,受伤时间不一,一般人不会这么倒霉隔两天就摔断骨头,除了酷刑折磨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难道是人体实验?”徐若思道。

        萧龄掀起眼皮看她一眼没接茬。

        “应该不是。”解玲道:“做人体实验不用反复打断骨头,何况那名商人不是为了解决遗传病吗?方向都不对。”

        “你们不会把所有坟都挖了吧?”龙傲天的关注点与众不同。

        “上百座坟,我不是傻子。”萧龄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胳膊。

        “最大的编号是多少记得吗?”徐获一边检查店内的人体模特一边问。

        萧龄和于广南回忆了一下,“一百多号,至于号数齐不齐全没留意。”

        “你觉得他们有关系?”萧龄问道。

        “人体模特楼的假人和公墓那边数字相连,有可能是按照数字顺序下葬。”徐获楼上楼下看了圈,发现中间缺了一些数字,想到早晨从蜡人馆跑出去的三个蜡人,他觉得这些人体模特多半也可以活动。

        不过蜡人馆跑出去的蜡人是怪谈中的鬼怪角色,一个是徐若思讲的跟在背后的中年男人,另外两个是解玲说的双胞胎,不知道人体模特缺失的这些数字是否有特殊含义。

        整栋小楼全部检查一遍后,没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一行人又转到旁边的疯狂监狱。

        这里的布局多多少少就让人觉得身心不适了,暗沉老旧的布置带着腐朽的气味,斑驳的地面墙板不知道是被什么液体浸泡过,看起来肮脏不易清除,从入口进去层层铁门加锁,单间里更是脏的没法下脚,用过的纸巾、一些奇奇怪怪的不明液体,泛黄的马桶里还有没被冲走的堵物。

        做的太逼真了,让人一看就闻到了味道。

        后面还有一些房间关押着“犯人”,均由人体模特扮演,殴打它们的管教也是假人。

        假人有男有女,除了私刑之外,还有强暴、贿赂等多个场面,且越到后面越难看,管教假人除了凌辱虐待“犯人”外,还会随意挑出人来执行砍头、电椅和强制灌毒药等多种死法。

        在场的玩家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服,徐获走到监狱尽头又折回来,来到那两个被按在地上的“女犯人”前,把上面的假人踢走后掀开“女犯人”的衣服。

        “用孕妇的形象来做这种布景,策划这个场馆的人可真是恶心。”徐若思别开脸。

        蹲在假人面前的徐获神色微沉,蜡人馆讲述了集体疫病事件,且地下真的埋了尸体,这说明疯狂监狱里的布景也有可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

        仔细留意一下“犯人”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囚服,更接近日常穿着,“管教”们大部分都是白衣白裤,也不适合监狱这个场景。

        “要不我们往地下挖挖看有没有尸体?”解玲也觉出点什么,提议道。

        徐获虽然觉得这里有尸体的可能性不大,但看了眼“女犯人”隆起的腹部,还是附和了这个提议。

        一群人把地板都掀了遍也没发现尸骸,不过正当他们要出去的时候,疯狂监狱的大门突然关上并自动落锁,数条铁链从门锁处自动延伸,眨眼便覆盖在了整座监狱场馆外。

        与此同时几名玩家出现在门外,他们远近不一地站在街道两侧,其中一个膘肥体壮的垂涎地看着萧龄,“我就说有人比咱们先到,你们看看那小娘们儿,皮肤多嫩,肯定很好吃!”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3/33638/22007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