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志异,开局菜市口被斩首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六章 朱氏皇族携异宝,十万膏人亦食魔

第两百九十六章 朱氏皇族携异宝,十万膏人亦食魔

        高顽身为高家之人,自小见过的,经历过的诡异事不知凡几。

        他早已不是个正常人族,说是变态可,说是疯子也可。

        但此时此刻,高顽仍觉不理解。

        不过并不妨碍他陷入暴怒,他完全能感知出来。

        这魔头,在羞辱自己。

        我允你胜了我后亵玩妻女!

        你却先一步杀我妻女,在高顽心中,世上再无比这更耻辱之事。

        “贼子,好胆。”

        “你竟敢在天南省内,欺凌我高家之人。”

        “贼子你死定了,我高顽保证,不管你是谁,你有何来历,你将受尽这世上所有刑罚折磨。”

        “啊啊……我要杀了你。”

        怒吼中,高顽终于进入疯魔状态。

        其一双山魈目,彻底化作猩红。

        肉眼可见的异化魔气,蒸腾翻涌。

        本就好似小山般的身躯,开始疯狂膨胀,一个翻身,拳锋将陶潜捶飞,满是獠牙的血盆大口猛地张口,对着陶潜便喷出一口昏昏惨惨的灰白浓雾,内里一丝一缕,竟都是极为恐怖的疫气。

        这却不算完,伴随着“嘭嘭嘭”的声响,高顽肋下、背后同时鼓起肉瘤,并瞬间爆碎,伸出至少十几条粗壮手臂,对着陶潜落地处,疯狂捶打起来。

        那金刚杵更是高高举起,浓烈的黑色佛光映照千里,而后爆发。

        下一刻!

        半数膏人城,化作废墟。

        在那区域内的任何生灵,都遭波及,死伤惨重。

        好在云容先一步持着【圣胎袋】,早早将二十万灾民都收了去。

        如今这膏人城内,除却高家的数千妖魔奴仆,一些为虎作伥的人族外,再无旁的。

        这些妖魔本想过来帮忙,可还没靠近,大半被高顽给误杀了去。

        他变态荒唐无错,但同时也是个擅杀伐的。

        那修“肉身菩萨法”得来的恐怖肉身巨力不必说,可摧山岳,那疫气的来头更不小,乃是其借用高家资源,在长生天朝各处瘟疫肆虐之地,采集来的一百种疫气,就是高阶修士不小心沾染了,也要被破去功法,病疫缠身。

        之后他施“二十臂大力神魔拳”、“转轮灭地杵法”。

        一套神通手段使出,高顽自觉,对手便是洞玄境,也该饮恨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如果陶潜,是一个寻常的洞玄境魔修。

        突兀被高顽来上这么一套连招,必死无疑。

        可惜,陶潜不是。

        他拎着孽宗的剑,假装是秘魔宗的人,实则身上始终维持着金光神咒,加之他蜕凡后的灵宝妙体,有一个“万法不侵”的效用,累加下来,高顽这一套,未曾破去陶潜防御之分毫。

        膏人城中,高顽化成的巨大山魈,持着金刚杵立着。

        烟尘中满地尸骸,三分之一被其捶打成肉酱,三分之一被佛光湮灭,剩余三分之一遭疫气感染,个个都扭曲着身躯,哀嚎着。

        这里面,也有他的妻子、女儿们。

        但他根本不在意,异化堕落的神魂扫掠全城,想要将那魔修寻出,哪怕只剩下尸体。

        可惜,他扫了一遍又一遍,毫无所获。

        正当他皱眉,疑惑时。

        忽然,他找到了。

        那魔修不知何时起,竟站在了他的头顶。

        而他,之前竟毫无察觉。

        “手段不错,倒是省了我一些手脚。”

        “接下来,只要活剐了你,此行便算圆满了。”

        这两句入耳,高顽心神震颤,恐惧惊慌齐涌上来。

        到这一刻,他便是再蠢也知,这来历不明,兼得孽宗、秘魔手段的魔修,不论是法力还是神通手段,全部在他之上。

        再加上那极端克制他的“剑术”,他根本没有胜算。

        一危及到自己性命,高顽立刻清醒过来。

        从那个残暴疯狂的膏人城主,变作一个欲苟且求生的泥猪癞狗。

        只见他竟未再有任何动作,而是双手一松,竟是将那威能恐怖的转轮金刚杵给丢下了。

        推金山倒玉柱,轰隆隆巨响中,他那卑贱声音传来:

        “道友且慢!”

        “适才是高顽孟浪了,不晓得道友厉害,竟妄想与您老争锋。”

        “我瞧道友手执孽宗法剑,又施秘魔剑术,端的是神通惊神,手段了得,高顽甘拜下风。”

        “我出身天南高家,虽是个没用的,却有着不少厉害的祖宗长辈,极乐境的爷爷有,道化境的祖先也有,想必也有些资格给道友赔罪赎命了。”

        “道友既好美人,我便以百名大美人赎我性命,如何?”

        这一番话,既有威胁,也有讨好。

        而且他的根脚来历,也的确是非同寻常。

        不过高顽心底也知晓:

        “孽宗和秘魔宗,都是无法无天,离经叛道的魔头,这煞星不论是哪一个,恐怕都不会在乎我的根脚,到了兴头上,杀了便杀了,苦也。”

        心头哀嚎时,仍保持着山魈魔体的高顽,蓦地抬起一双巨大手掌。

        就见其掌心之上,竟各显了五十美人。

        既有绝美凡俗女子,也有美艳动人女修。

        诸如芭蕉精、嫁衣鬼、野鸡精、狐狸精、树妖……等等诸多,重口味的山精鬼魅,可说是一应俱全。

        这一幕,倒是让陶潜莫名想起自己许久未见的好友小花道长。

        他若在此,见这一幕,必生欢喜。

        可他陶大真人听了瞧了,却是嗤之以鼻,心头暗道:

        “我若真要享阴阳之道,云容姐姐、白隐姑姑,哪一个不比这些好?”

        这吐槽刚毕。

        下一刻,陶潜体内,骤然来了动静。

        一是触及这山魈魔躯后,迸发出的志述。

        二是体内那无比磅礴的人道气运,突兀这一刻给出的一道模糊指引。

        志述搭配指引,清晰明了。

        “有宝贝!”

        陶潜先前以为,那香火供养出的女菩萨,已经在神魂相交时,将高顽脑海中秘密都窥了出来。

        显然,他却是猜错了。

        真正有大用的,依旧是他这特殊魂灵。

        突兀迸发的志述一出,再加上人道气运的涌动,陶潜立刻有些理解了。

        为何天尊会将他掷来此处?

        不是小心眼报复,真正含义,恐怕依旧是让他来收好处。

        而且,是一桩得而复失,又将失而复得的好处。

        【志名:高顽。】

        【志类:修士。】

        【志述:此人乃高家子孙,也是长生天朝历史上短命王朝高氏的直系血脉后裔,可追溯至方士一位道化境的首领,其人洞玄境,修《小转轮肉身菩萨秘藏佛法》,性情残暴,嗜淫嗜杀,因与其父爱妾有染,被其父厌恶,但又因他相貌性格皆类其先祖,拥有极乐境修为,曾当过皇帝的高湛,是以非但没被处死,反而借被驱逐的机会,得了一桩极重要的差事。】

        【注一:不久前,七十二省代表将魔都之战以及祖神禁法碎片化生异宝散落各地之事传遍天下,立时掀起寻宝狂潮,然神物自晦,若不愿择人为主,纵是动员数十万兵,掘地三尺,也无法找出一件来。】

        【注二:方士组织因与祖神禁法有些关联,是以寻宝更加便利,高家始祖推算出一件成套的祖神异宝,被分成多份,被幸存下来的朱氏皇族分别带着,逃离帝都,其中一支入境天南省……为了不惊动其他势力,正好高顽被驱逐,高湛便将捉拿朱氏皇族,抢夺宝贝的任务交给高顽。】

        【注三:高顽提前知晓朱氏皇族逃遁路线,在膏人城将他们截杀,谁料到这一支朱氏皇族并不知晓自己成了工具人,只当逃难,全然不知身上有宝贝,因高顽听过祖神异宝威能,动了贪念,未第一时间告知其祖,而是动私刑,日夜拷打折磨朱氏皇族,试图寻出宝贝来。】

        【注四:性命当前,高顽不敢再耽搁,正在启用血脉秘法联系其祖……】

        ……

        当第四道志述浮现时,脚下高顽仍在卖力推销那上百位,燕瘦环肥皆有的美人。

        谁料这一刻,陶潜蓦地开口。

        “停止启用血脉秘法!”

        “等等,你怎么知……?”

        高顽闻言,那山魈魔眼立刻瞪得滚圆。

        而更让他陷入无穷恐惧中的,是他真的听从对方言语,停止了施法。

        口含天宪!

        言出法随!

        这怎么可能?

        我可是洞玄境修士,即便是言灵咒术,除非这煞星是极乐境魔头,否则绝不可能生效。

        高顽既惊又惧,正欲嘶吼发问。

        可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冰冷无比的低喝。

        “杀!”

        刹那间,偌大膏人城,终是迎来了灭顶之灾。

        先是陶潜手中红尘孽剑,蓦地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十万红尘剑,狂潮雨点般落下,开始硬生生,一剑一剑,将高顽,以及城中还幸存着的一些妖魔,俱都施以凌迟之刑。

        极其惨烈的哀嚎,响彻此城。

        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微弱,而后是彻底消失。

        当云容将圣胎袋内,二十万行尸般的灾民放出。

        当这二十万人,自城门而入时。

        映入他们目中的,赫然是炼狱般的景象:

        满地尸骸肉糜,血水脑浆。

        尸骸肉糜堆成山,血水脑浆淌成河

        便在那过去的城主府前,有一头庞大无比的怪物,他被削成一片片细碎血肉,堆在那处,浓烈的臭气血腥气,充斥着整座膏人城。

        在那尸堆之巅,站着一个年轻道人。

        持剑,低首。

        似杀神,也是煞星。

        正常人只要见得这景象,必要骇破心胆,直接吓死也属寻常。

        可此刻,原本还麻木不觉的二十万人。

        竟是先后开始清醒过来,最前方一个瘦骨嶙峋的中年人,红着眼眸,看着满地的尸块、肉片,丝毫不觉得恶心,只是神情无比激动,涨红了脸,张大了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此刻嗓子却嘶哑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最终他好似恢复了兽性般,猛地跪伏下来,毫不犹豫对着陶潜“嘭嘭嘭”磕起头来。

        同时,他张大了嘴,用双手捧起地上一块不知属于那头妖魔的血肉,直接往嘴里塞,而后大口大口,仿佛撕咬仇人般,疯狂的咀嚼啃咬起来。

        但最终,他并未吞下肚去。

        而是“呸”的一下,又全部吐了出来,接着,转向下一块。

        这一幕,似有着某种感染性。

        二十万人,齐齐跟随。

        本已恢复静谧的膏人城,忽然又开始嘈杂起来,响彻着咀嚼血肉之音。

        一如不久前!

        那一夜,高家人屠戮赶月城数十万人,妖魔咀嚼人肉之声,也响了一整夜。

        因果循环,终是还了回来。

        ps:二更到求月票,快过期了,胖鱼球球。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7/37214/2200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