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4章 你是谁

第4章 你是谁

        下课前例行集合。

        体育老师提前两分钟让他们下课,好去餐厅吃个热饭。

        季潼正往餐厅走着,甘亭从后头冲过来搂住她的肩,巨大的冲力让她差点没站稳向前栽去。

        甘亭揽回她的身体,“什么情况啊?听她们说你和九班那个什么李曲有一腿?”

        季潼急忙解释,“别听她们乱说。”

        “你都给人家送水了。”甘亭奸笑着扭她的肩晃来晃去,“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喜欢他?”

        季潼拿开她绕着自己脖子的那只手臂,“没有。”她赶紧转移话题,“你男朋友呢?”

        “出去和三中的朋友吃饭了。”甘亭又抱住她,“你别打岔,看你耳朵红的。”她故意长叹口气,“有什么事告诉我嘛,亏我还是你同桌呢,不够意思!我什么事都告诉你的。”

        甘亭正滔滔不绝着,听到身后来人,唤了声“季潼。”

        是李曲。

        “这不是李曲嘛。”甘亭把季潼往他面前推,“一起吃饭呀。”

        李曲没回答她,对季潼说:“要下雨了,去班里拿把伞。”

        大晴的天,下什么雨?

        “不会吧,天气预报说最近都是晴天,而且这太阳那么烈。”甘亭仰头看着万里晴空,眯起眼。

        “那个有时不准。”

        甘亭低头看他,似信非信,“是么。”

        李曲说不去吃饭了,甘亭哪能放过他,使了浑身解数,撺掇他一起来。

        李曲没再拒绝。

        还没到餐厅,下课铃声响起,教学楼顿时涌出千军万马,抢在他们前头排上队。

        几人站在队伍中央。

        季潼低着头,李曲站在她身后,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很想多陪陪她,与她多说点话,说一天,说一夜,说一辈子。

        可随便附身人类,触犯阴律,身为巡使,理当以身作则,自己都不顾律法,还如何服众?

        现下已然违背规定,按道理来说是该入地狱受罚的。若是几十年前,他定然不会在乎这些,管他什么狱什么刑,什么司什么律,只求称心、爽快。

        餐厅人头攒动,排在后面的同学焦灼等待,恨不得跃过众人立刻飞到窗口前。

        一个男生往前挤,想要插队在熟人当中,一不小心撞到了季潼,刚要道歉,李曲一掌下去,将他推得差点摔倒。

        男生捂着胸口,站稳了脚,反应了两秒,骂了句:“你有病啊!”

        季潼也觉得他似乎有点病。

        这脾气也太暴躁了。

        甘亭世故些,赶紧帮着打圆场,道了两声歉,不料被李曲拉到身后。

        他一副找抽的模样,对那男生冷冷说了句,“滚后面去。”

        “你他妈让谁滚!”

        那别人也不是好惹的,还是一行三人。

        甘亭很无奈,这个李曲,逞强也不知道数数人头。

        好在手没动成,巡查的主任走了过来。

        大家不得憋着一口气,散了散。

        季潼拉着他到另一侧,“你不要冲动,也不是什么大事。”

        李曲乖乖点了个头,“好。”

        季潼请李曲吃了午饭,以答谢他的帮助。

        李曲板板正正地坐在她们面前,手放在腿上,一副老干部的架势。

        甘亭看着举止怪异的他,“你坐这么直干嘛?”

        李曲闻言,松了松背。

        季潼见他不动筷子,“怎么不吃?”

        他看着饭菜,“我不饿。”

        甘亭目光在二人之间流转,真是别扭!看得她着急,“买都买了,别浪费啊!”

        季潼以为他不喜欢,可刚才买饭时问他想吃什么,他又一言不发,“要不要打点别的?”

        “不用。不用。”李曲拿起筷子,握在手里。

        甘亭瞧着他,笑了起来,“你是这么拿筷子的?”

        他已经几十年没拿过这玩意了,忘自然是不会忘,只是觉得有些陌生。

        他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味道有些奇怪,和那时候不太一样。

        但是,很好吃。

        李曲笑了一下。

        季潼看向他,问道:“笑什么?”

        “没什么,好吃。”

        甘亭憋着笑,这两个闷骚的人凑一起绝了!

        太搞笑了!

        ……

        吃完饭。

        各回各班。

        走到一半,下起雨来。

        甘亭惊讶,“真的下雨啊!天气预报果然不准。”

        雨不大,他们小跑着回班级。

        何沣记得他的座位,坐下趴在桌上,才从他身体出来。李曲醒来,头晕乎乎的,胸口胀痛,记忆也有些错乱。

        他站了起来,险些栽倒,扶着桌子往外走。

        同学见他歪歪扭扭地出去,“你怎么了?上哪去?”

        “去吃饭。”

        “你不是刚回来吗?”

        李曲没听见似的,摆了下手,走出班里。

        ……

        季潼趴在桌上睡了个午觉。

        一觉睡到下午上课,还是甘亭将她唤醒的。

        她又做梦了,梦到一个领着白狼的少年,个子很高,宽肩窄腰。

        可梦里的她怎么也看不清少年的面庞。

        季潼在本子上写了两个字,然后看着它发愣,忽然问甘亭,“阿吱是谁?”

        “什么吱不吱的?你梦游呢?”

        季潼敲了敲脑袋,不去想了。

        ……

        晚自习放学,季潼独自走出校门。

        还未走远,被拖拉拽,带进了一个荒弃的小院子里。

        到处都是高高的杂草,墙与树间连着硕大的蜘蛛网,沾着几只腐瘪的昆虫尸体。

        墙边的破柜子上放了两个手电筒,光束直射着跪在院中央的李曲。

        他低着头,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压抑。

        院内有四五个人,又或是五六个,为首的是张心蕊。

        他不该受此牵连,都是因为帮了自己,季潼心里觉得万分愧疚,“你们放了他。”

        张心蕊蹲在一摞废砖上,手里夹根烟,吊儿郎当地吸着,朝她笑起来,“就不放,你能怎样?”张心蕊跳下来,走到李曲跟前一把薅住他的短发,让他的脸露出来,“瞧瞧,大英雄,你的小美人来了。”

        手电筒的光照着他的脸,李曲眼角带血,被光刺得睁不开。

        张心蕊又看向季潼,“过来啊。”

        季潼被黄毛推到他跟前,她挣脱不开,被按倒在地上。

        张心蕊拍了拍李曲的脸,“吱声啊,哑巴了呀?我记得没打你的嘴呀。”

        李曲被迫看了季潼一眼,“我不认识她。”他突然撇嘴,掉下眼泪,声音颤抖着说了句,“放了我吧。”

        季潼怔了。

        ……

        何沣去城西开会,一开就是一晚上。

        会议结束,算算时间季潼应该已经到家了。

        他直接去了她家里,却没看到人。

        何沣在梯口等了会,十一点,她还是没回来。何沣怕她路上出事,便沿着来往学校的路寻了过去。

        学校早就空了。

        何沣到教室转了圈,还是不见人,出去随手抓了个鬼盘问一番,鬼被吓着,结结巴巴地回话:“不知道……没看见。”

        问了好几个鬼,依旧没消息。

        这下,何沣急了。

        ……

        李曲实在不抗揍,这些人没怎么下重手,也就是踢几下,打两拳,他便躺在地上起不来了。他们没有对季潼动粗,今日主要是奔着李曲来,抓了季潼只是让她看看这货的怂样。

        季潼是个安静的人,极少吵闹,平时大点声说话已经不得了。可看着他们如此侮辱李曲,她急得没办法,不停地央求。

        张心蕊觉得烦,扯了块胶带封住她的嘴巴。

        呜呜呜的声音,像颗想破土的种子,被一脚摁在泥里,扎得更深。

        黄毛按住季潼,一边吆喝一边笑着朝红毛比划,手下不经意松懈了,季潼乘机挣脱,扯掉嘴上的胶带向李曲扑过去。虽力量绵薄,却还是想护他一护。

        可是还未到跟前,她就如小鸡崽子一般被拧到一边去。

        “冲什么冲,找死啊?”

        季潼没站稳,跌坐在地上,忽然歇斯底里地吼了声:“你们冲我来!”

        何沣立在屋顶,感应到她,猛然回头,他的速度极快,快到季潼的回音还未消失,便出现在上空。

        刹时,院里狂风大作,蜘蛛网被冲破,树叶从梢上扯落,满天飞着。

        一阵细灰迷眼,张心蕊揉了揉眼睛,骂了句,“妈的,哪来的鬼风。”

        还真被她骂准了。

        鬼风。

        众人抬袖遮脸之际,李曲于狂风乱叶中起身,双眼带着腾腾的杀气,快要用目光将众人撕碎。

        黄毛见他起身,骂了一句,上去就要踹他的膝盖,李曲侧身敏捷地躲过,下一秒摁住他的肩,把人翻折过去,一拳打去三四米远。

        他转了下手腕,十分不爽。

        这破身体,一点力量都没有。

        众人惊呆了,他们觉得李曲像变了一个人,不管是气势,表情,还是一举一动。

        季潼坐在地上,呆滞地仰视着他。

        只见李曲每个攻势稳准狠,连半分钟都不到,几个男生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张心蕊被吓到了,手中的烟掉落在地上。

        李曲径直地朝她走过去,张心蕊连连后退,慌得唇舌打架,“你……你干嘛……你要干嘛……你敢动我我我我饶不了你!你别过来。”她心里没底,转身就要跑,没成想李曲抓住自己的头发,硬生生给拽了回来。

        “你放开!狗东西!”

        李曲拖着她,在地上留下一条蜿蜒的长道。他走到一把破椅子前,一脚踩烂了它,从碎木里拾起一根椅腿。

        “李曲”

        “李曲——”季潼慌了,她见李曲握着椅腿,举起手,就要朝张心蕊刺下去。她踉踉跄跄避过砖石木瓦扑了过去,抱住他的腰。

        “不要!”

        椅腿停在张心蕊的额前,她被吓得身体僵直,魂都快掉了。

        李曲刹那间恢复了平静,直起身,扔了手里的东西。

        季潼见他停下,松开手,退后一步。

        李曲转身,见她脸色煞白,“吓到你了。”

        张心蕊的同伙也吓傻了。他们觉得这个四只眼疯了。连拖带拽夹着张心蕊逃跑。

        “他们走了。”

        “要我去追吗?”

        “你刚才差点……杀人犯法,不值得。”

        “对不起。”李曲皱眉,擦掉她眼角的泪,“我没想到他们还会再找你,是我没妥善处理,你不要担心,不会再有下一次。”

        季潼没有说话。

        “我送你回家吧。”

        那些人跑的急,手电筒没有拿,一束光横劈黑夜,落在他的脚边。

        季潼突然问道:“你还好吗?”

        李曲抹了把嘴角的泥:“没事。”

        季潼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你今天怪怪的。”

        李曲与她对视片刻,挪开目光,去地上拾起手电筒,“很晚了,回家吧。”

        他转身,照了照前路。

        “等一下。”

        李曲回头看着她。

        季潼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你的书。”

        李曲伸手接下。

        “谢谢你。”

        “不用谢。”

        季潼本就对这方面的事极为敏感,一个人就算再反复无常,也不会在一时间变化如此之大。她故意拿自己的书给他,想要试探一下,没想到真的猜对了。

        “这根本就不是你的书。

        你是谁?为什么附在他身上?”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