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9章 谢晚之

第9章 谢晚之

        何沣背对着她,没有回答。

        季潼转到他的对面,“是你给我托梦吗?”

        “不是。”确实不是何沣,他也不解季潼为何总会梦到前世的事情。

        “总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你,对不对?”她见他一声不吭,略有些急躁,“一定是有原因的。上辈子,或是上上辈子,是亲人?朋友?或者是别的什么关系?”

        “梦就是梦,你不要多想。”何沣打断她的话,与她对视,“你应该一心学习,而不是总想着这些事。”

        季潼放手。

        “我上次请你帮的忙,你查到我爸爸的消息了吗?”

        “他已经转世了。”何沣见她低垂着眼帘,又心软了,“如果你想见,我可以告诉你在哪。”

        “不用。”季潼顿了顿,“上次说好的烧纸给你。”

        “不需要。”

        “说好的,烧了纸我也心安。”

        “生年一九一三,十二月十九,四八年八月离世,具体哪天记不清了。”

        “我记住了,谢谢你今天又帮我。”她转过身去,“打扰你了,对不起。”

        何沣注视着她的背影,“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走。”季潼往西边去。

        “季潼。”他忽然叫她一声。

        季潼期待地回头,瞬间就像被一股力吸住,消失在他面前。

        再醒来,她已经回到了身体里。她腾地坐起来,看看手动动脚,又腾地躺下去,紧闭双眼,还想再出体,可是再也出不去了。

        她睁开眼,落寞地看着上空。

        可是出去了又怎么样呢?

        ……

        答应何沣的纸钱还是要做到的。

        傍晚,乘周歆加班没回来,奶奶出门买菜,她提着金银财宝,端着铁盆下楼,找了个偏僻处偷偷烧。

        何沣立在不远处看着她,这些时日,他始终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守护着。

        孟沅在一旁唉声叹气,“人家念想着你这么久,好不容易见到一面,你还这样。”

        “她与常人不一样,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办。”

        “要不你去投胎算了,说不定还能赶得上追她,十几年而已。”

        “她能等我吗。”

        “诶诶诶,我说着玩呢,你别当真啊,我可舍不得你。”孟沅看着他认真的眼神,“不是吧,你真动了这个心思?”

        何沣仍望着远处的季潼,“你觉得十一殿会放我去转世吗?”

        孟沅思前想后,“也是啊,你作了这么多孽。”

        何沣苦笑一声,“是啊,我罪孽深重,难得宽恕。”

        孟沅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你今天怎么了?你知道的,我就是开玩笑。”

        “嗯。”

        “哎呀,你别这样,我都不习惯了。”孟沅落到他面前,伸长舌头做鬼脸,“你打我两下,你打我两下嘛。”

        何沣笑着推开她,“欠揍。”

        孟沅这才宽心。

        ……

        季潼下定决心,烧完这些纸钱就再也不想那个城管!

        她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赚钱养周歆和奶奶。

        她盯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忽然脑中闪过一张熟悉的脸。

        又是年少时的何沣。

        她的意志在这一刻再次垮掉,盯着火走神。

        忽然指尖发烫,火差点烧到手,她赶紧扔了纸币,手搓了搓耳朵。

        【好烫】

        【谁让你那这么近,给我】

        季潼脑袋空了一下。

        这是谁的记忆?

        天忽然暗下来,起风了,风吹起她披散的长发,吹起地上的银杏叶,吹起火盆中烧了一半的纸钱。

        她往后倒去,坐到了地上,惊恐地看着乱飞的火焰,记忆像被分叉了一般,莫名多出许多断断续续的片段。

        【让你逃你不逃,我要用力了】

        【怎么?家里有情郎啊?】

        【他敢拦,我就剁他手脚,你不嫁,我就硬抢,谁要是拦路,我就崩了谁】

        【阿吱】

        【晚之】

        ……

        下雨了。

        季潼浑浑噩噩的在外面瞎晃,手指勾着被雨水冲刷干净的铁盆。

        头疼欲裂。

        季潼被凸出的青石板绊了一下,朝前摔倒,铁盆咣当几声滚了好远。

        手掌一阵麻痛,她翻开看了看,掌心擦破了皮。

        【慢点,别摔死】

        【我可不帮你收尸】

        又来了。

        她坐在地上,面朝向天空,不知道怎么去接受这突如其来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她用力地敲了敲脑袋,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梦与现实分不清。

        是不是自己精神分裂了?

        雨骤然间停了下来。

        季潼睁开眼,看到一把黑伞悬空撑在自己头顶,无人执伞。

        她隐约觉得,何沣就在周围。

        “是你吗?”

        何沣出现在伞外,雨从他的身体穿过。

        季潼仰视着他,手垂落下来,心里顿有万般委屈,想与他诉说。

        千言万语,最终只有一句,

        “你来了。”

        他心疼地看着她,“快回去。”

        “何沣,我好像想起来了。”

        “我从前…是不是叫……谢晚之。”

        ……

        ……

        晚之是字,她本命叫谢迟,听上去像个男儿名。因是张玉宛生她足足用了四天,便用了个“迟”字。

        谢家世代在宫廷画院供职,传到谢嘉兴这一代,逐渐没落,改从了商。诸多小辈里,只有四哥谢迠与谢迟好画。

        谢嘉兴的正妻叫李月阑,老一辈定下的婚姻,由于结婚数年没有生养,谢嘉兴光明正大连纳了两房姨太太,活活把李月阑气出病来。

        谢迟是谢家第七个姑娘,张玉宛生她的时候才十六岁,没过月子便死了。

        张玉宛原本是个跟谢迟祖父谢兆庭学画的学生。那年冬夜风雪交加,道路难行,谢兆庭留她在客房过了一夜,未成想被谢嘉兴生生糟蹋了,便给他做了三姨太。

        大家大户,难免争风吃醋,却也没到你死我活的程度。谢迟与父亲关系不好,因为张玉宛生前就几乎没给谢嘉兴好脸色过,谢迟又随了母亲的性子,清冷寡淡,不讨人喜欢。

        她打小便跟着爷爷谢兆庭在山里隐居,后来谢兆庭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被接回谢家,她才跟着一起回来。

        谢嘉兴重男轻女,有三个儿子,老二谢迴,老四谢迠,还有个刚出生的老十,暂未取名。谢迴是二姨太所出,跟着谢嘉兴做生意,深得他意,一次酒桌上,谢嘉兴曾当众宣布未来将把家业交付于他。老四谢迠是李月阑生的,谢家正儿八经唯一的嫡子,但他遗传了祖上的天赋,好书画,厌恶商道,也不争不抢,每日吟诗作画,风花雪月,久而久之,谢嘉兴便放他不管了。

        谢迟与谢家没什么感情,不到六岁便同祖父隐居去了,自然与兄弟姐妹也不相熟,有好吃好玩的他们也从来不带着她,有时候看到了还会阴阳怪气地说她是山里来的野丫头,好在有祖父撑腰,没人敢明目张胆找麻烦。

        谢迠极喜欢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一直就想着去亲眼看看华不注山与鹊山。谢迟得祖父允许,跟他一同前去。

        一九三零年八月中旬,谢迠收拾着装了一车书画纸墨,带着季潼和三个家佣,浩浩荡荡地去济南了。

        开到半路才发现,谢迎也偷跟了过来,谢迎排行老九,刚过了十三岁,是谢迟最小的妹妹,还是宠妾刘姨娘所出,深得谢嘉兴喜爱,要什么给什么,养成个娇纵任性的性子。

        谢迠受不了她的软磨硬泡,便把她也捎带上了。

        他们在济南的叔公家小住了两月,谢迟天天跟着谢迠外出写生,画了不少画,也积累许多绘画素材。

        谢迎把济南玩了两遍,实在无聊,早早就念叨着要回家,嚷得叔公家不得安宁。

        于是他们提前半月回去,途径兖州之际,遇了山匪,几个随从哪赶得上土匪的厉害,伤的伤跑的跑,谢迠被枪打中了腿,性命无碍,晕了过去。谢迟与谢迎被劫上了山。

        谢迟醒过来的时候,被五花大捆丢在间小黑屋里,什么都看不见,身边一堆木箱子,还有股子霉烂味,应该是个久不清扫的仓库。

        她是被打昏了扛上来的,只因挣扎的太厉害,匪徒觉得烦,一棒子给她敲晕了。

        谢迟脑袋一胀一胀的疼。

        “迎迎。”

        “迎迎。”

        无人答应。

        谢迟躺在地上四下滚了两圈,试探地方大小,谢迎不在屋里。谢迟看到门缝的亮光,正想滚到门口,门开了,跳进来的黑影吓了她一怔。

        看那身形,是个肥硕的壮汉。

        壮汉身上散发着一股酒臭与汗臭,他望了一圈,掩上门,摇摇晃晃地朝她扑过来。

        谢迟叫了几声,被壮汉摁住嘴,她用力地去咬他,吃了一口咸臭味。

        “别叫。”

        男人到底是男人,谢迟弄不过他。

        眼看着他就要往自己裤腰伸过去,她拼力地挣扎,蹬得脚边木箱直响。

        救命。

        谁来救救我。

        咣当——

        门是直接被踢开的。

        何沣一身血,正要去溪间冲凉,路过杂物间,竟听到个女人的呜咽声。

        壮汉酒上了头,这么大动静一点反应都没有,全心全意找谢迟的腰带。

        何沣一把抓住他的后领,把壮汉拧了起来,一脚踹开到三米外。

        壮汉在地上滚了两圈,正要骂,见是何沣,吓得差点失禁,“我我我……我”

        “我什么我?”这人看上去脾气不太好,腰后别了一把刀,一把枪,穿着黑色短靴,腰间束了条黑皮带,“喝飘了?胆子不小。”

        “三爷,您放过我,我错了。”

        何沣摆了摆手,不想看见他,“滚滚滚,等会收拾你。”

        壮汉跌跌爬爬地滚了出去。

        谢迟手仍被捆着,见那人转过身来,吓得往后挪了两下,后背贴到墙上。谢迟看了他一眼,因背着光,看不明晰他的长相。

        何沣朝前一步,提起长腿,黑靴踩在身旁的木箱子上,震起轻尘。

        他微弓着腰,眉梢一挑,轻浮地笑了一声,“你就是给我大哥抢来的小媳妇?”

        “抬头看看。”

        见她不答,何沣从身后拔出刀,在手里转了一圈,用刀尖理好她凌乱的头发。

        谢迟一动不动,怕他一个手偏把自己了结掉。

        何沣握着刀,在她衣服上揩了几下刀尖,“他们怎么把你关这了?不是应该送到大哥房里。”

        她的手腕上有道鞭痕。

        “他们打你了?”

        谢迟一言不发。

        何沣觉得没意思,收了刀,放下腿去,就要走。

        刚转身,谢迟扑过来撞上他的腿,何沣回头俯视着跪坐在自己身前的人,“怎么了?”

        “救救我。”她渴求地看着他,“放了我。”

        这次换何沣沉默。

        “还有我妹妹,一起被抓过来的。”她的两只手被捆住,指尖夹着他的裤子,拽了拽,“我家有钱,你们要多少都可以。”

        何沣抱着臂看着她,“我要一千杆枪,你家有吗?”

        谢迟愣了愣,频频点头,“有,有的。”

        何沣瞧她这说谎话时的小眼神,心里乐的慌,故意顺着她说:“他们还抓了个千金小姐呢。”

        他弯了下腰,捡起地上的绳子,握着往外走,谢迟仍跪坐在地上,因为绳子的拉扯,两手悬在半空。

        何沣回头看她,拽了拽绳子,“走不走?”

        谢迟借着他的力站了起来,被他拉了出去。

        何沣个子高,腿长,一步约有她两步,谢迟几乎小跑着才能跟上他。

        她打量着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身上沾了好多血。看刚才那醉汉这么怕他,难不成是个土匪头头?

        何沣牵着她去了河边,他扔了绳子,脱下沾满血的外套。谢迟见状,转头就要跑,何沣一脚踩住绳子。

        她身体是跑出去,手却被定住,整个人侧摔了下去,额头撞到坚硬的石头,立马见红。

        何沣一边脱靴子一边笑她,“跑什么?”

        谢迟坐起来,头疼得难受。

        “你最好老实点,别乱跑,这几座山布满了我们的人。”他随手将靴子一扔,又开始解裤带,最后脱得只剩下一条白色四角短裤,“他们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谢迟不忍直视,转过脸去。

        “还有很多陷阱,只有这条河安全。”

        “你要是死在哪个犄角旮旯,一夜就被野兽吃了个干净。”

        只听到扑通一声,那人跳进水里了。

        谢迟站了起来,向水下看去,他已经没了踪影。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