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11章 疯小子

第11章 疯小子

        何沣下山多日未归,谢迟等不了他了,再次尝试逃出山寨。

        寨门每时每刻都有人看守,即便是晚上,一个黄鼠狼都混不进来。

        深夜,谢迟躲过巡查的人,顺着墙走到了偏僻的寨北面,恰好看到几袋沙包堆在墙边,这样的高度翻过去很容易。

        她刚要过去,身后传来声音,“干嘛的?”

        好在巡查的是何沣的人,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送回了何湛屋里。

        ……

        据谢迟了解,云寨是三寨之首,大当家叫何长辉,是何沣的父亲。何沣母亲也是被抢上山的,据说长得跟天仙似的,把何长辉弄得五迷三道。可她被带上来的时候,肚子已经二个月大了,何长辉对她极度宠爱,纵容到允许她生下别人的种,也就是何湛。难怪他在这里不受尊重,饱受冷眼,何长辉能留他一命已是难得了。

        寨里人不把何湛放眼里,屋里头吃穿用度全靠何沣,谢迟在这过得也如履薄冰,时常有几个土匪对着她吹口哨,说荤话。她连门都不敢出。

        那天傍晚,何湛咳出血,李山又不在,谢迟没办法,只好出去找人。

        不想,李山没找到,碰到青寨的宋蛟。

        宋蛟是来找何长辉的,见一个漂亮丫头窜过去,一打听,知道是前几日给何湛抢来的小媳妇,还未成婚。

        宋蛟心痒痒,也知道何湛的身份,喝酒时直接开口跟何长辉要人。何长辉虽喝多了,却也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拒绝了宋蛟,说那是给何湛的人。谁料宋蛟扬言用十杆枪换,何长辉高兴地允了。

        酒没喝完,宋蛟就急吼吼地去了何湛屋里。说是要人,实则是抢,两个手下拽着谢迟就往外面拖。

        何湛半躺在床上,用了药,咳嗽刚好些,急的又猛咳起来,话也说不利索,“放……放”

        宋蛟看着他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讽刺地笑着,“你还是等病好些让大当家的重新找一个吧,这个我就先带走了。”

        何湛摔倒在地,李山送宋蛟等人出去,回来后才把他抱到床上,“你可慢点,摔坏了三爷非把我皮扒了。”

        “你去拦下……拦下”何湛话说一半,又开始咳起来。

        李山扯过被子蒙在他身上,“我哪敢啊。”

        何湛自身难保,别提护她了,旁人更不会插手。

        这宋蛟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脸上两条骇人的疤痕,秃头黄牙,短腿没脖子,走起路来像个站起来的蛤./蟆,而且年纪都能做她爹了。

        谢迟越挣扎,拖着她的两人拽得更紧。

        她绝望了。

        忽然,拖着她的人停下了。

        “少当家。”

        “少当家。”

        何沣!

        是何沣!

        宋蛟对何沣很是客气,“小沣啊,下山刚回来?”

        “对。”

        “好几日没见,也不去我那坐坐。”

        “改天去。”何沣对身后的随从说,“青羊子,把酒给宋二叔带回去尝尝。”

        青羊子将酒递过来,宋蛟手下接了下来。

        “这酒,隔着瓶子我都闻到香味了。”宋蛟笑的开心,“青桃可是天天念着你啊,明天,我摆桌等你。”

        “好。”

        “何沣。”谢迟见何沣与他相见甚欢,叫了他两声,“何沣——”

        何沣看向被两手下摁住的谢迟,“宋二叔这是干嘛?”

        “这不你爹送了我一丫头,妈的,还挺有劲,看我回去怎么治她。”

        “这不是我大哥的人嘛。”

        “你哥不要,送给我了。”

        “是么。”何沣笑了笑,“那宋二叔慢走。”

        谢迟:“……”

        “明天一定来喝酒啊。”

        “好。”

        他们拖着她从何沣旁边过去。

        谢迟不放弃,卯足了全身的力挣开,扑过去抱住了何沣的腿。

        何沣愣了下,没想到她会来这一出,“宋二叔,看样子她不愿意啊。”

        “愿不愿意都得跟我走。”宋蛟扬手,示意手下将她拽开。

        谢迟抬脸望着他求助,“救我。”

        宋蛟一手下过来拉她,谢迟死死抱着他的腿,这一拉一扯的,把何沣惹毛了。他个子高,俯视着那手下,声音冷到人生畏,“你这是要把我腿拔了?”

        手下顿时松手退了回去,不敢抬头。

        青羊子站在何沣身后,忍着笑。

        宋蛟指着谢迟,“你别惹老子生气,赶紧撒开,不然回头有你好受。”

        谢迟哪能松手,此刻这条大腿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

        宋蛟气的掏出枪,何沣按住他的手,“宋二叔,别动肝火。”

        “你别管。”宋蛟推开他的手,拿枪抵着谢迟脑后,“你撒不撒手。”

        谢迟勒的更紧。

        何沣突然感觉裤子一阵湿意,她哭了?

        “撒手!”

        宋蛟怒吼,刚要扣下扳机,何沣的手覆上谢迟的头,挡住宋蛟的枪,“枪不是用来打女人的,看在我的面子,放了她。”

        “我看上的人,要么走,要么死。”

        “她不松手。”何沣虽笑着,语气却格外认真,“要不宋二叔把我一起带回去。”

        “小沣,你这就没意思了,怎么的,难不成你也看上她了?”

        “那二叔让吗?”

        宋蛟脸都青了,他知道何沣不想放人,既惹不起这毛头小子,又不想僵持,当着众多兄弟面出丑,无奈收回枪,“算了,一个女人而已。”他僵硬地笑着,拍了下何沣的肩,“走了,谢你的酒啊。”

        “宋二叔慢走。”

        宋蛟带着手下远去。

        何沣往下吹了口气,“还不松?”

        谢迟没动。

        “聋了?”何沣用手指弹了下她的耳朵,“再不松我可要砍手了。”

        谢迟这才放手。

        何沣看着她红红的眼,“裤子被你弄脏了,怎么办?”

        谢迟看着那一小片湿布,用袖子擦了擦。

        “越擦越脏。”何沣背着手,往后退一步,对青羊子说,“你把她送回大哥那。”

        “好。”

        何沣往大殿去了,谢迟赶忙站起来追过去。

        何沣回头,谢迟也停下。

        “跟着我干嘛?”

        谢迟上前两步,“你能不能保护我。”

        “你求我啊。”

        “求你。”

        “求我也没用。”何沣轻笑一声,快步走了,“再跟来腿打断。”

        “……”

        青羊子走到她身边,“走吧。”

        谢迟只好先跟他回何湛那里。

        ……

        晚上,李山送了两碗面来,还把上面的几块肉吃掉了。他放下晚饭就出去了,不顾何湛是否吃的上。

        谢迟抱不动何湛,只好把桌椅挪到何湛床边,与他一同用餐。

        正吃着,外头突然有几声枪响。

        “怎么有枪声?有人打上来吗?”

        “应该是小沣,他经常夜猎。”

        “打猎?为什么要在夜里?”

        “说是练枪法,练夜视。”何湛苍白的脸露出一丝笑容,“小沣可是个神枪。”

        “噢。”

        “吃完早点休息,别乱跑,里面不安全,外面更危险。”

        谢迟懂他的言外之意,点点头。

        何湛睡下后,谢迟坐在门外,回想白天发生的事,不禁又觉背后发凉。

        她不能再待下去了,哪怕冒险摸黑出去滚下山崖,中陷阱,遇野兽,都比在这强,可万一走运没死呢?

        过了两刻,谢迟偷偷溜到昨日来过的地方,乘四下无人,飞快地跑过去爬到沙包上翻了过去。

        谢迟迅速钻进丛林,树太多,挡住星光,身前一米都看不清,她慢慢往前探,摔了几跤不说,绕来绕去,竟找不着北了。

        山的黑影逼迫地压在眼前,分不清哪边是路,哪边是悬崖,现在想撤回去都不知道该往哪走。

        若等到天亮,土匪都出来,又会被抓回去。

        谢迟闷头向前,听天由命。

        忽然头顶有人叫她。

        “喂。”

        谢迟吓得心咯噔一下,前后左右看了个遍,无人。

        “这呢。”

        声音从上方来,谢迟抬首,看到了树上的黑影。

        何沣手里转着枪,坐在树桠上,“深夜逃亡啊?”

        谢迟一见到他,顿时改变策略。

        今天要是没有何沣,自己现在八成被那个老龟壳啃的骨头都不剩。

        事实证明眼泪还是好用的。

        或许还可以争取一下他。

        她故意装傻,“你在树上干什么?”

        “看你啊。”何沣收起枪,“看你怎么掉进我的坑里。”

        谢迟不敢动了。

        何沣折一小截树枝砸她,“你周围有三个陷阱,全是我刚做的。”

        瞧把你能耐的。

        谢迟假意关心他,“你小心点,别掉下来,这么高。”

        “你才要小心。”他又折一截树枝往她左后方抛过去,“蛇。”

        谢迟看过去,果然有条蛇。

        可她就是玩蛇长大的。

        谢迟故意尖叫一声,往后退两步。何沣从树上跳下来,握着蛇,放在手里把玩着,“你说你怕成这样,还半夜到处跑,你不怕踩到蛇窝啊。”

        谢迟又后退一步。

        何沣举着蛇摇来摇去,故意吓她,“怕什么,多可爱。”

        “你别过来。”谢迟躲到树后。

        何沣见她惊慌失措的模样,心里格外舒坦,“这是我地盘,我爱上哪上哪。”

        谢迟突然蹲下来,抱着头哭了起来。

        何沣笑着看她,“哭了?”

        谢迟不理他。

        “再哭我把它揣你衣服里。”

        谢迟哭的更大声了。

        何沣背过手去,“扔了扔了。”

        谢迟这才抬起脸,含着泪楚楚可怜地凝望着他,声音又软又酥,“你离我远点。”

        何沣无奈地摆手,“行吧,我走了,你随意。”

        谢迟赶紧站起来叫住他,“等等。”

        何沣回头,“又怎么了?”

        “我不敢自己走。”

        “那就敢自己来?”

        “不知道有蛇。”她噘起嘴,低下眼眸,一脸委屈,“还那么黑,我害怕。”

        “怎么着,还想让我护送您下山?”

        谢迟没吱声。

        何沣勾了下嘴角,“你又不是我的人,我可做不了主,把你送下去,大哥跟我急怎么办?”

        “我不是他的人。”谢迟慌忙解释,“他有让你送我下山。”

        何沣没搭理她,调头走了。

        “你去哪里?”

        “回去睡觉。”何沣走出去几步,又回头看她,“夜里山路危险,你不想死的话还是乖乖回去。”

        谢迟默默跟了上去,何沣走的不快,像是特意等着她。

        谢迟心中暗想,这个混小子还是挺容易上套的嘛。

        难怪九妹一犯错就哭,一哭父亲便不再责罚,反倒是去哄她。原来眼泪这么有用。

        就快到山寨,光照亮了丛林。谢迟看着他的背影,用力崴了下脚,疼得叫出声。

        何沣转身看她。

        谢迟手撑着地要站起来,起到一半又疼得跌坐下去。

        他问:“崴脚了?”

        “嗯,好疼。”

        “疼死拉倒。”

        “……”

        何沣直接走了,头也不回。

        谢迟一瘸一拐地跟上去,她刚才那一摔是真摔,没想到这个何沣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一会功夫影都没了。

        她原路返回,想从寨北面的墙再翻回去,脚上实在痛,上上下下三次都没能成功,疼了一头的汗。

        谢迟没力气了,准备歇会,她一手扶着墙,一手去揉按脚踝,突然脖子上落下冰凉的东西,再一看,竟是条花蛇。她没有惊慌,慢悠悠地直起身。

        “你不怕啊。”

        闻声往上看去,何沣就坐在墙上,一脸笑意。

        谢迟看着他欠揍的表情,突然一团火冒上来,没控制住,扯下肩上的蛇猛地就朝他的脸重重甩了过去。

        好家伙。

        何沣被她抽的侧过脸去,鼻血流了下来。

        他随手揩掉血,回过脸俯视着她,不紧不慢地从身后取出枪对着她。

        谢迟也没怂,扔掉了蛇,从容地盯着他,“你打死我吧,反正在这个土匪窝待着生不如死,与其被你们玩弄还不如死了干净。”

        何沣歪了下头,收回枪,“你要是个男的,脑袋已经开花了。”

        谢迟转身又朝林子一瘸一拐地走去。

        “上哪去?”

        “喂狼去。”

        何沣跳下墙,两步跟上她直接把人扛上肩,谢迟拍着他的背,“放开!”

        何沣冲她屁.股拍了一下,“再打把你手剁了。”

        谢迟手握成拳,更用力地去捶他。

        何沣轻轻松松将她扔到围墙另一边,谢迟摔在沙包上,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

        何沣一跃而过,蹲在地上看着她,“舒服吗?”

        谢迟伸手就要打他,何沣握住她的手腕,“你这速度,给你十只手都打不到我。”

        他力气太大了,谢迟挣不开。

        “装这么久,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谢迟用脚踹他,何沣又握住她的小腿。

        “你知道你像什么?”他笑了起来,“一只自作聪明的小鹿。”

        “少废话。”

        何沣松开她,掸了掸手,“你这脾气,我喜欢。”

        谢迟揉了揉手腕,见他半张脸都是干了的鼻血,突然有些想笑。

        “你和我哥睡了吗?”

        谢迟不答。

        “问你话呢。”

        “关你什么事?”

        “别废话,睡没睡?”

        “问这个干吗?”

        “我看上你了。”他注视着她,眸中映着不远处的篝火,闪闪发光。也不知说的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没睡,我就要了你,睡了,我就宰了你。”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