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17章 小白狼

第17章 小白狼

        正午,王大嘴给谢迟送饭来,两人一桌吃。

        院外人声喧闹,谢迟问她:“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这月底大当家的过寿,下面的人来送礼。好像是青寨的人,刚才看到宋二当家了,带着人推个大笼子,用红布盖着,也不知道藏了个什么东西,估计几兄弟都来了,每年都这样,提前好几天来送礼。”

        听到他们的名字,谢迟顿时变了脸色,手也僵住,筷子杵在碗边,“宋青桃也来了?”

        “那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敢去仔细看。”王大嘴见她不高兴,“没事的,就算来了,她也不敢再来这里。”

        嗬,谢迟倒巴不得她过来闹事,正好一枪毙了她,还省了自己想着法子去找。

        她继续探话,“大当家过寿是不是会来很多人?青寨的人都会来吗?”

        “青寨和雷寨有名有姓的必须都到,其他寨里也会来很多人,还有镇上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满山都是人,热闹的不得了。”

        那样,宋青桃应该也会来。

        谢迟笑了笑,心情大好,夹块菜给王大嘴,“多吃点。”

        “欸,我自己夹,你才要多吃点。”

        正说着,有人叩门。

        两人一同看向门口,是个陌生面孔。

        王大嘴端着碗迎上去问:“你找谁?”

        男子一手抱着长型卷状物品,一手提着袋子,“这是少当家的让送来的,怕小姐无聊,用来打发时间。”男子看向谢迟,“请问放哪里?”

        谢迟指了指墙边的桌子,“那里吧。”

        男子走进来,将东西放在桌上。

        谢迟转动轮椅过去,问:“是什么?”

        “打开您就知道了。”男子将袋子里的物品取出来,小心拆开,一一摆好。

        是笔墨纸砚。

        谢迟看着它们,眼里顿时发了光。

        男子拆放完毕:“您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告诉我一声,我再去给您添。”

        谢迟摸着笔毛,是狼毫,品质还不错,“很齐全,谢谢你。”

        “您不用谢我,我就是跑腿的,该谢少当家的。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好,慢走。”

        “欸。”

        王大嘴这摸摸那看看,“这是写字用的?这么多纸!得用多久啊?”

        “画画用的,这些半个月我就用完了。”谢迟铺开一张宣纸,纸张略薄,有些糙了,不过也能将就画。

        她迫不及待地往砚台上滴了几滴水,拿着墨条便开始磨墨。

        久违的墨香,太好闻了!

        “要我帮你吗?”王大嘴没使过这东西,觉得稀奇。

        “不用了,您去忙吧,我自己弄就好。”

        “你现在要画画吗?”

        “嗯。”

        “我也没啥事,看你画一会。”

        “好。”

        “你都会画啥?”

        “山水,人物,花鸟,都可以。”

        “那能画我吗?”王大嘴傻笑起来,“算了算了,我这丑人。”

        “可以,那我就先帮你画一张。”

        ……

        谢迟这一天都在画画,她让王大嘴将桌子搬到窗户口,透过窗刚好能看到远处连绵的青山。傍晚,厚重的云雾缠绕在山间,大片大片,忽聚忽散,是她最喜欢的景。

        天快黑的时候,王大嘴把晚饭送过来,谢迟只吃了几口匆匆应付,便急着再去作画。

        灯光被她的身体挡住,谢迟只好点上蜡烛照明,对着白天记录的小草稿继续默画。

        后来,蜡烛燃尽了,谢迟摸着黑想再去点上一根,未曾想柜子空空,没有多余的。

        今夜有乌云,不见星星也不见月,屋里黑漆漆的。谢迟小心转轮椅出了房间,想去别处找些蜡烛来,却见各房门紧闭着,整个山寨安静的只剩下风声。

        谢迟孤零零地坐在院中央,看着乌漆嘛黑的夜空叹了声气。

        已经深夜了。

        真是画糊涂,连时间都忘了。

        ……

        谢迟太久没画画,有些精神亢奋,辗转反侧许久方才睡着。

        后半夜,她被咯咯咯的声音吵醒,原以为只是风大,吹的门窗发响,并未放在心上。迷迷糊糊又睡过去,忽然感觉到风吹了进来,窗似乎是开了。

        谢迟翻了个身,拉着被子盖过头,却被那声音吵得睡不着。她转回来,想去将窗锁上,刚坐起,看到窗上两个绿光点。

        谢迟愣住了。

        那东西蹲在窗户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谢迟没敢动弹,瞪大了眼睛盯着它。夜太黑,虽看不明切,但这身形准没错,是头狼。

        这是深山,有狼很正常。

        谢迟不敢乱动,更不敢乱叫。那狼忽然站了起来,跳下窗户,朝她走过来。

        谢迟手摸向枕下,想拿枪。

        狼越走越近,直接跳上床,弓着腰俯着头打量她,谢迟举枪,刚要扣下扳机,屋外一声呼唤,

        “白哥。”

        是何沣。

        狼听到声音,转身迅捷地跳出了窗。

        谢迟松了口气,一身冷汗。

        谢迟挪到轮椅上,到窗边往外探了眼,只见何沣蹲在地上,正摸着那狼,青羊子站在他们身后,一口一声“白哥”叫着,

        敢情这个悍匪还养了头狼?

        这么乖的狼,像条狗一样,他是怎么驯服的?

        真是匪夷所思。

        何沣注意到她,带着狼走过来,谢迟拉上窗上了锁,故意冷落他。

        从前偶然听刘姨娘说过一句话:男人就是贱,你要让他得到,却又得不到,若即若离,才最挠心。

        ……

        谢迟昨夜失眠了,满脑子都是何沣与那头白狼。

        第二天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随便吃了点东西便继续画画。画到一半,听到远处有人唱歌,清脆的少年声,嘹亮绵长。

        谢迟望着碧蓝的天空,听着山歌,恍了恍神。

        前段时间在济南写生,曾在一个山民家吃过几次饭,那家的小儿子特别喜欢唱山歌,是她听过最好的嗓音。

        如果没跟四哥来山东,没被抢进这山寨,九妹没有死,那该多好。

        一只黑色的鸟飞过。

        墨从柔软的笔尖滴落,在宣纸上晕开。

        她画了个女子,正是宋青桃。

        谢迟看着纸上的人,蘸了笔朱红,在她脑门上使劲戳下去。

        离何长辉的寿辰还有六天。

        就快来了。

        “想什么呢?”

        谢迟心里一吓,抬眼看着来人,“没想什么。”

        “画的什么?”

        谢迟乘他没看清,赶紧揉了纸,随手扔到一边去。

        何沣胳膊肘抵着窗,自在地站着,丢了几颗紫红色果子到她的面前。谢迟不认得这果子,但光看外表还不错。

        “白哥昨晚找你了?”

        “嗯。”

        “没吓着吧。”

        “没有。”

        “果子很甜。”何沣朝她抬了抬下巴,“尝尝。”

        谢迟看着毡上几颗颜色鲜艳的果子,没有动。

        “没毒,洗过的。”

        谢迟拿起一颗小咬了一口,顿时酸的皱起眉,眼泪都快掉了下来。

        何沣格外开心,转身走了,“出去一趟,晚点回来,带你去溜溜。”

        谢迟看着他的背影,抬起手将果子狠狠地掷了出去,正中何沣的臀部。

        何沣回头朝她笑,一手摸着屁股一手指着她,“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

        下午,王大嘴的儿子过来玩,缠着谢迟画小人,她随手又给他做了只风筝。

        何沣的院子够大,她抓着风筝,小男孩在另一头跑,成功将风筝放上了天。

        小孩乐不可支,“看啊,这么高了!”

        “还可以再高。”

        ……

        大门外传来一群孩子的吵闹声。

        门口的守卫陈峥将他们堵在外头,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往里头挤,“让我们进去!”

        “别拦着我们!”

        陈峥装的一脸凶恶,“不能进!”

        几个小孩不怕他,陈峥搬出何沣来,“这是少当家的住所,小心他回来拿弹弓打你们。”

        “那阿金怎么在里头!”

        “阿金跟他娘进来的,他娘在这干活!”

        “我们就去看一眼,马上出来。”

        “不行,赶紧走!少当家的马上回来了!”

        “骗谁呢!一早就看他骑马去下山了!”

        “走开走开都走开,再吵我要打人了。”

        谢迟听见动静过来,问陈峥:“怎么了?”

        “一帮小孩,吵着要进来。”

        小孩中的小老大朝谢迟招手,“你是沣哥哥的小老婆吧?”

        谢迟:“……”

        陈峥推了孩子脑门一下,“怎么说话呢!小心打你屁股蛋。”

        阿金牵着风筝走过来,“你们来啦!看姐姐给我做的风筝。”

        那小老大突然抱住门卫的腿,几个小孩迅速地冲了进来,陈峥气急败坏,“都给我出来!胆子不小了!看我逮着你们!”

        谢迟说:“他们要进来就进来吧。”

        “可是少当家的说不让人随便进出。”

        “小孩子没事的,回头我跟他说。”

        陈峥有了担保,松口,“那行吧。”他指着那群孩子,“不许乱碰乱跑!”

        孩子们朝他做鬼脸。

        转眼,谢迟被一群孩子围着,“姐姐,给我也做一个吧。”

        “还有我!”

        “我也要!”

        她看着一个个稚嫩可爱的面孔,喜欢的很,全答应下来。让阿进带着他们去把工具搬来,开始做风筝。

        谢迟小时候经常做这个,日近黄昏,做成了四只。小孩们将它们一个个放上天,比谁的更高,更远。

        这几只风筝将何湛引了来,虽同在山寨,可自打上次喝完鱼汤分别后,谢迟便再没见过他。

        何湛是何沣的亲大哥,又是个没有威胁的残废,陈峥便没有拦。他看上去还是那副羸弱模样,不过随从被何沣换了,现在是个胖胖的小伙子,瞧着是个温柔和善的人。

        “真热闹。”

        谢迟闻声看去,见是何湛,朝他滑过去。她以为何湛是来找何沣,“何沣不在。”

        “我不是来找他的。”何湛笑着看她的轮椅,“轮椅还好用吧?”

        “挺好的。”

        “小沣为了给你做这个,把我的拆了又装,装了又拆,至今我坐着还有些担心,生怕突然散架。”

        “他聪明,手艺好,不会的。”

        何湛沉默片刻,笑着说:“多日不见,已经为他说话了,看样子相处的不错。”

        “没有,实话而已。”

        “腿伤怎么样?”

        “恢复的还可以。”

        “那就好。”何湛看向那群孩童手里的玩意儿,“你做的风筝?”

        “嗯。”

        “自己画的?”

        “对。”

        一旁的孩子插嘴,“姐姐画画可厉害了。”

        “是么。”何湛笑了笑,“那我得讨教一下了。”

        后来,孩子们在院里玩,何湛跟谢迟进屋,看她作画。

        一直到天黑。

        何沣提了只鸡进院子,是从山下酒馆带来的,几十年老店,滋味十分不错。何沣特意给谢迟带回来尝尝,没想到刚走近就看到何湛与她坐在一起画画。

        手还碰到一块了。

        何沣想把她手剁了,他提着鸡走过去,站到窗外瞅着两人,“大哥来了。”

        谢迟看了他一眼,不理睬,低头继续看何湛的画。

        何湛说:“回来了。”

        “嗯,你怎么来了?”

        “跟她学画。”

        “她?三脚猫功夫。”

        谢迟:“……”

        何湛:“人家是高手。”

        何沣:“别画了,我带了只鸡回来,龚老头亲自做的。”

        何湛:“稍等,把这画完。”

        谢迟专心看画,一声不吭。

        何沣故意叫她一声,“哑巴了?”

        谢迟头也不抬。

        “阿吱。”

        谢迟装没听见。

        何沣拿起一支笔砸向她,“装什么聋。”

        谢迟没生气,把笔放好,“不吃,画画呢。”

        这下何沣心里更不爽了,敢情自己搁这像多余的一样,人家两人在这诗情画意,还十分般配。

        他二话不说,从门绕进去,一手握住谢迟的轮椅,直接把人给拖走。

        “你干嘛?”谢迟握住轮椅,防止自己掉下去,“你松开!”

        “小沣。”何湛也开口,“你慢点。”

        何沣也装听不见,将她一路颠簸猛拽到自己房间,把鸡往桌上一扔,一脚踩在长凳上,不容置喙,“吃。”

        “……”

        他拍了拍桌子,“赶紧的,吃!”

        “我不饿。”

        “不饿也吃。”

        “我不吃。”

        何沣放下腿,潇洒地出去了,还把门从外头锁上,“不吃完不许出来。”

        谢迟过去砸了砸门,“你有病吧!”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