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38章 小礼物

第38章 小礼物

        “你这样搞得像求婚一样。”

        “从前有人告诉过我,表白的时候要跪下。”何沣虽游荡人间几十年,却没有关注过旁人情情爱爱的事,听她这话,顿时觉得此举有些不合时宜,他轻轻笑起来,“我老土了。”

        季潼正憋着眼泪,闻言又有些想笑,她坐回树根,“你先起来吧。”

        “那你是答应了?”

        “我不在乎你是人是鬼。”她害羞起来,低着眼嘟哝:“我思想保守,那些记忆塞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你的人了。”

        何沣不起,仰视着她,故意问道:“哪些记忆?”

        她的声音弱下来,“就那些。”

        “哪些?”

        “你……明知故问。”

        “不知。”

        季潼闷红了脸,感觉身上发热,快要烧起来了。她躲着他的目光起身绕出去,“我要回班里了。”

        何沣站了起来,挡在她面前。

        明明可以直接从他身上穿过去,季潼却停住了脚。一阵风吹进林子,卷下树叶。她抬起头,看着树叶与无数绿点鬼火交杂落下,何沣的脸忽然靠近,经过一片落叶碰上自己的嘴唇。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何沣。

        他在亲我?

        绿色的光从他的眼罩发散出来,将她的视线完完全全地占据。季潼感觉不到他的温度、呼吸、任何气味,只有唇上冰凉的树叶证明着他的存在。

        人鬼两隔,往远些想,余生这几十年皆要如此度过。第一次感受到,那会是个很漫长、很艰难的过程。

        何沣退后,树叶也无声地落在了地上。那眼罩像一个魔盒,收回了那些神秘的绿光,他温柔地看着她,“吓到你了?”

        季潼回过神来,顿时手足无措,尴尬地不敢看他,“没有。”她低着头,抠着双指,“就……没反应过来,太突然了。”

        “抱歉,我鲁莽了。”

        “没有……不是……那个。”她咬了咬嘴唇,上头还留有树叶上沾染的露水味道。

        何沣看着她慌乱的表情,无言片刻,倏尔笑了起来。

        季潼皱皱眉,随手拾了个小石头朝他砸过去,“笑什么。”

        石子穿过他的身体,落在湿润的土壤上。

        “笑你是个小姑娘。”

        季潼脸更烫了,“幼稚,你三岁。”

        “以前你就老说我三岁。”何沣想起前世她说话时的样子,唇畔的笑又深了几分,“现在不一样了,我要是活着,已经是个高寿老人,能做你太爷爷了。”

        远处的楼忽然恢复光明。

        季潼看过去,“怎么来电了?”

        “可能离得太远,失效了。”

        “好吧。”

        “要回去吗?”

        季潼靠着树又坐下来,“算了,反正都出来了,再坐会。”

        “不怕被发现?”

        “就说肚子疼,去卫生间了。”

        “好借口。”

        季潼拍了拍身旁的树根,“你不坐吗?”

        “不坐。”

        何沣直勾勾地盯着她,季潼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喜欢。”

        季潼的心怦怦跳,又乱又开心,突然问:“你们鬼魂也会和人一样……做那个事吗?”

        “哪个?”

        “就是那个。”

        何沣与她装傻,声音带着笑腔,“哪个?”

        “你……没什么。”季潼侧过身去,不想看他。明明知道指的是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装傻充愣。这个老鬼,越发不正经了!

        何沣闪到她面前,蹲了下来,“为什么会问这个?”

        季潼清了清嗓子,“就是……好奇,算了,你就当我没问。”

        何沣盯着她的脸,平淡道:“会,会做。”

        季潼余光仓促地偷瞄了他一眼,又讪讪躲开。

        “不用害羞,这是很正常的事。”

        “谁害羞了。”季潼嘴硬,她故作淡定,鼓着一口气与他对视,“有什么好害羞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何沣看她这小嘴一张一合,真想狠咬一口。

        “那这些年,你有没有……和别的女鬼……”

        她吞吞吐吐的,何沣对她这小脑袋瓜子了如指掌,抢先回答:“没有。”

        季潼暗松口气。

        何沣坦然地注视着她,“人间地下,我只有过阿吱一个。别的人,还是鬼,我都没有兴趣。”

        季潼心里很是欢喜,吃了一箩筐的蜜糖一样,脸上藏着喜乐,“那我暂时还死不了。”

        “你想与我做?”何沣直白地问道,“迫不及待了?”

        “没有没有,什么呀!”季潼从脖子红到脸,“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指什么?”

        “我……”季潼狡辩不过,鼓着嘴,气的不说话。

        何沣笑了起来,这小丫头,比从前调戏起来还要好玩。

        “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她偷偷瞥了他一眼,“你别笑了!”

        “阿吱这世还是个不经事的小姑娘,未体会其中滋味。你若想要,也不是没有办法。”

        “不要说了!”

        “我可以把你的魂魄暂时勾出来,或者”

        “你还说!”

        “好,不说了。”

        “怪不得骂男的好色都说色鬼,果然,一说起这个话题就停不下来了。”

        “我色不色你还不清楚?”何沣朝她靠过来,“你不是都记起来了?”

        “……”

        “从前你也是嘴上喊着不要,其实喜欢的不行。”

        “我要回教室了!”季潼臊地站起来,忽然看到他的眼罩里又冒出绿光来,“你的眼睛。”

        何沣垂下头,等绿光消退才抬眸看她,“没事。”

        经过多次观察,季潼对他这只眼睛有个初步猜测,她问道:“是不是你一动情左眼就会冒绿光?”

        何沣没有否认,“嗯。”

        她有点担心,“孟沅和我说过,你的眼里藏了东西,用来遏制感情,是什么东西?”

        “一个小玩意,不要紧。”

        “那会疼吗?”

        “好了,别乱问了。”何沣忽然严肃道:“回教室吧,快考试了,加紧学习,新买的习题册做起来,过几天我检查。”

        “……”

        这鬼……变脸也太快了!

        ……

        第二天早上跑操完,甘亭热得解开衣服扣,一把搂住季潼的肩,“快把我热死了。”她一脸生无可恋,用手扇着风,无意间看到季潼领口的蝴蝶,“我去!”她撒开手,一脸惊讶,“潼潼,又是这蝴蝶!”

        季潼点点头。

        “你说它怎么还没死?这大冷天的。”

        季潼没办法诚实,只能说:“不知道。”

        “那它为什么老跟着你?”甘亭开始想象,“之前听说过世的人会变成蝴蝶啊昆虫啊什么的回来看亲人,不会是你爸爸吧?或者是爷爷吧?老祖宗?”

        “……”季潼想敲她,“不是。”

        “那为什么?太诡异了。”

        “也许是它喜欢我的洗发露。”季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甘亭还当真了,凑过去闻了闻她的头发,“是挺香的,什么牌子?”

        “……”

        何沣在季潼的桌肚里待着,一边看她的小动作,一边听听老师的讲课。

        课间,季潼去卫生间了,何沣也不是所有地方都会跟着去的,诸如此类比较隐私的地方。

        他惬意地听着这些学生们的欢声笑语,很享受这种感觉,这是生时羡慕不来的经历。

        正安逸着,一个东西忽然盖了过来。

        ……

        季潼手上的水还没擦干净,回到座位第一件事就是看蝴蝶,可是它已经不在了。

        也许有什么事先走了?季潼没有太担心,刚坐下,就听到几个同学在走廊上喧哗,“它怎么不动了,不会是死了吧?”

        “死不了。”

        “晃晃啊,看它动不动。”

        “这个绿纹好好看啊!”

        季潼朝窗外看过去,就见一个女同学手握透明水瓶,使劲地晃了几下,里头的蝴蝶随着她剧烈的动作撞击四面瓶身。

        她登时就怒了,冲出去从女同学手里抢过瓶子,指甲不小心划到她的手背,吓得女同学惊叫一声。

        这是个矿泉水瓶,被裁成两截,切口用纸和胶带封了起来,密不透风。季潼三两下扯开胶带,紧张地看着瓶底的蝴蝶。

        它一动不动。

        女同学看着自己被季潼抓红的手背,愤怒地冲她喊道:“你干嘛啊?还给我!”

        女同学伸手过来抢,季潼无意识地推搡开她,“走开!它是我的。”

        女同学差点摔倒,怒不可遏地嘶吼:“抢我东西你还推我!怎么就是你的了!是我抓到的!你讲不讲理!”

        蝴蝶扇动翅膀哆嗦地飞了起来,季潼大松口气。

        女同学见她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暴躁起来,在教室门后拿了把大扫帚,冲着刚升到半空的蝴蝶盖了上去。

        它被扇到地上,夹在扫帚的缝隙中。

        季潼脑子空了一下,气的顾不上思考,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冲女同学的脑袋一巴掌甩了过去。

        女同学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好学生会上手打自己,怔愣好一会,要过去打她,被身边同学拦下来。

        季潼蹲下来,小心地把蝴蝶从扫帚里取出来,它的翅膀似乎被折断了。她将它捧在手心,不敢随意触碰,“你死了吗?”

        “你动一下。”

        走廊上堵得水泄不通,闹到楼上学生都来看热闹。

        季潼完全没听到旁人在嘶吼些什么,她急得一头汗,慌得哭了起来,“你……你起来。”

        “何沣。”

        蝴蝶动了动翅膀,她顿时定下心来,无力地坐到地上。

        再抬眼,才注意到赶来的老师。

        季潼被班主任叫去训了一顿,最后跟那女同学道了歉,毕竟打了人,理亏。

        何沣现出原形来,笑着看她,“好晕,脑震荡了。”

        季潼垂着眼往教室走,“你还笑,我差点以为你死了。”

        “我死不了。”何沣看不见她的表情,“我只是寄在它身上,刚才没控制好,一时出不来。”

        “你不要再变蝴蝶了。”

        “好。”何沣见她不高兴,又哄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转到她前面倒着飘,“我去教训她。”

        “别。”季潼抬起脸,“算了,你没事就好。”

        快到教室了。

        “放学再说,我先进去了。”

        “好。”

        ……

        何沣后天过生日,季潼想着送他些什么,烧纸太俗,他一个当官的,应该也并不缺这些金银。别的又不知他有什么喜好。纠结了一天,她还是决定亲口问他。

        临近凌晨,何沣陪季潼写完作业,她躺在被窝里,露出个半张小脸,看着他问道:“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没什么喜欢的。”

        “不可能,一定会有的。”

        “我喜欢你。”

        “这不算,别的东西。”

        “没有。”

        季潼浅浅皱了下眉。

        何沣见她不语,说道:“我喜欢听唱片。”

        “唱片?”

        “嗯。”

        “我怎么不记得。”季潼嘟囔着,“哦对,想起来了,从前你房里放着一个留声机。”

        “那时候只当是个摆设,后来喜欢的。”

        “那你有喜欢的音乐家吗?”

        “没有。”

        “或者哪种风格的曲子?”

        “也没有。”

        “那常听些什么?”

        “不知道。”

        “那你这算什么爱好?你忽悠我的吧。”

        “忽悠你做什么。”何沣笑了笑,“好听的都喜欢。”

        “好吧。”

        “被子拉下来一点,别捂住鼻子。”

        “哦。”季潼乖乖听话,露出整张脸来,“我要睡觉啦。”

        “好。”

        她刚要开口,何沣抢先说道:“等你睡着我再走。”

        季潼弯起唇角,什么话也没说,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小会,她又微微睁开眼,发现他还在。

        何沣朝她皱了皱眉,季潼立马闭上眼睛,微笑入睡。

        ……

        生日前夜,季潼悄悄出门,与何沣来到楼下。

        “大半夜你跑出来干嘛?”何沣略有不满,追问几遍,她却一字不答。

        季潼怀里揣了个小盒子,蹲在地上点火。

        何沣隐隐感觉到,她似乎是要烧什么东西,“给我的?”

        季潼突然扭头看向他,“不许偷看,等下你就知道了。”

        何沣安静地看着她捣鼓,还听见她嘴里小声嘟囔些什么。

        还好今夜无风,火烧得挺猛。

        何沣往后退了一步,他现在魂体不同以前,离火太近,还是有些受不住的。忽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个小盒子,正是季潼刚刚烧的东西。

        季潼看向他,站起身来,查看手表,零点零二分,不算太晚,“送你的生日礼物。”

        何沣一时间不知所措。

        季潼看了眼地上的盒子,又看向他,“不要吗?”

        何沣回过神,捡起它,小心地拿在手中,“是什么?”

        “你拆开不就知道了。”

        何沣将盒子转过来,看着上头的蝴蝶结,轻轻拉开,缓缓拆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

        是一个黑色的MP3和一根耳机。

        “之前问过你喜欢什么,你说你喜欢唱片,我找了好久,留声机太贵了,我还买不起。所以我就买了一个这个。”季潼见他沉默,又补充道,“这里面有很多歌,都是我喜欢的,还有些不同风格的,我都下载了,你听听看。”

        何沣依旧无言,他看上去略紧张,连插耳孔的时候都错位了一下。他认真地找出开机键,按了下去,它却丝毫没反应。

        季潼见它不亮,“是不是不管用啊?”

        何沣戴上耳机,还是没有一点声音。阳间东西过来并不是完全一样的,这个小东西发不出声。

        季潼一脸认真地凝视着他,“怎么样?有声音吗?”

        何沣看着她期待的眼神,点了下头,“有。”

        “是什么歌?”

        何沣顿了下,随口编来,“不清楚,钢琴曲。”

        季潼表情立刻放松下来,甜甜地笑了起来。几百首,她并不记得歌曲顺序,也不记得具体都有哪些,更信他的话,“喜欢吗?”

        “喜欢。”何沣宝贝地握在手心,“谢谢你。”

        季潼打了个寒颤,双臂抱胸,“好冷,上楼啦。”她收拾掉地上的东西,快步跑上了楼梯,刚上两阶回过头望着他,“愣着干嘛?来呀。”

        “来了。”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