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41章 老相识

第41章 老相识

        何沣在追的长舌鬼害多人上吊自杀,凶气极重,又颇为狡猾,何沣对这片地域不熟,再加上心急,导致追了好几天,屡屡失手。

        这鬼爱钻人群,何沣与手下的阴差制定了个方案,从八面堵他,把他逼进了人少的森林里。

        长舌鬼四处乱撞,舌头像青灰色的重鞭,甩飞几个小阴差。何沣难得靠近,抓住机会放出白鞭,缠住他的舌头,长舌鬼被牵制命脉,呃呃啊啊地叫骂,速度慢了下来。

        何沣刚要将白鞭收紧,白鞭突然暴躁起来,不听使唤,在空中乱甩。何沣力量被封住,一时压制不住它,长舌鬼趁他被反噬之际,挣脱白鞭,一掌打过来,将何沣震飞数米。

        长舌鬼得意地哂笑起来,“嗬,早听说巡使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何沣顾不上他的嘲讽,手里的白鞭不受控制地紧紧缠住了自己的胳膊,眼看着长舌鬼甩着舌头就要打过来,他冲白鞭怒吼:“反了!”

        白鞭缓缓松开他,何沣没来得及使出鞭子。那条长舌卷着乱叶甩了过来。

        他抬手,欲以白鞭挡住。不想一道黑影闪过,黑鞭将那长舌鬼连舌头带身体捆了个严实。

        裴易抱着双臂落在何沣面前,嘲笑他道:“姓何的,你丢不丢人?被这种货色打成这样?”

        何沣起身。

        裴易拍了他一下,忽然感受到异样,双手按在他肩头上,神色凝重,“怎么有两根安魂钉?”他眉心更皱,“不对,三根!”

        何沣打开他的手。

        裴易抱着臂不爽地看着他,“没听说你犯什么事,偷偷造了什么孽?怎么回事?”

        “不该问的别问。”

        裴易拉住他,“我还就要问。”他转到何沣面前,“听说你找到旧情人了?是不是因为她?”

        “别挡路。”

        裴易雄赳赳地睨着他,忽然朝他的眼罩伸过手去,“鬼蛛没吸干你?还敢动情?”

        何沣躲了过去,握住他的手腕,“少废话。”他踢了脚地上的长舌鬼,“收了你的东西,让他们带走。”

        “你说这算你业绩还是我的?”

        “你的。”

        裴易开心地收了黑鞭,让阴差捆捆带走了。他跟在何沣后头,念叨着:“我觉得你脑子多半有点问题,为了一个女人使劲折腾自己。”他揉了揉自己身上安魂钉的位置,“现在想想那种疼我都怕,不愧是鞭首,两根不够,还得上三根。”

        “再废话把你嘴撕了。”

        “那你也得打得过我才行啊。”说着,裴易一脚冲何沣屁股踹了上去,“我现在可不怕你!”

        “……”

        “来呀,打一架!看看是你的白鞭厉害还是我的黑鞭更强。”

        何沣受够这个话痨,正要发怒,忽然感受到另一股强大的阴气弥漫在周围,他没心思与裴易动手、扯嘴皮子,倏地没了踪影,“来活了。”

        裴易追上去,“赌赌这个是谁的!你等等我!”

        何沣虽力量被压制,速度却一如往常的快,甚至把裴易落了很远。

        那恶鬼周身黑气缠绕,被白鞭缠住身体不得动弹,忽然骂了一句:“何沣!你给老子松开!”说罢,黑气散去,恶鬼显出人形来。

        何沣看清他的面容,立马收了白鞭,“怎么是你?”

        这恶鬼长得眉清目秀,“现在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派你过来了吧。”

        何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没去投胎,为什么一直在这作乱?”

        “什么作乱,不过是吃了几只鬼,当官的话你也信,给我安个什么罪名还不是全凭他们一张嘴。”他眉梢一挑,邪魅地笑了笑,“差点忘了,你现在也是吃官饭的,巡使大人,十一殿的大红人啊。”

        裴易落脚,听他两这一席话,“怎么?你们认识?”

        何沣对他说:“这个交给我,你先走。”

        裴易与何沣认识几十年,一见他这表情就知道事情不简单,“好吧好吧,让给你。”说罢,便消失了。

        何沣看向恶鬼,“你害死人了。”

        “他们也算人?”恶鬼懒散地靠着身后的树桠,抱臂看他,“一群畜生,畜生的后代,都该死。”

        何沣沉默半刻,沉声道:“那是过去的事了。”

        “过去?我可没过去。”恶鬼嗤笑一声,睨着他,“看来你真是放下了。”他见何沣不语,继续冷言嘲讽,“何大人心胸宽广,破国灭家夺爱之恨都能放。”他轻哼一声,“这血海深仇,你放得下,我可放不下。”

        言罢,恶鬼又闪的没影了。

        “薛丁清!”

        “朋友一场,我不和你打,赶紧走。”

        “你给我站住!”

        ……

        “很好看。”

        女子穿着和服,正对着镜子。男子自后面为她整理衣带,手从肩划过,在她的脖颈停留片刻,最终落在她的下巴,轻轻往上抬,“母亲见了一定高兴。”

        高田修一踢了下她的脚跟,季潼从梦中惊醒,身体猛地一抖。她转身看向后座的高田修一,“你干嘛?”

        “我在看书。”他一脸无辜,“怎么了?”

        季潼看着他的笑脸,没再追问下去。

        刚回头,面前坐着一个被黑气包围的男人,季潼没看清他的长相,腾地站了起来,椅子咔噔一声巨响,全班都看向她。

        甘亭正和赵申偷发信息,被她吓得手机差点掉地,“你吓死我了。”

        季潼抚平呼吸,坐了回去,低着头,不敢看前方,从文具袋里摸出符咒捏在手心。

        她心慌起来,心道:又是这个鬼,既不现身也不磨她难受,躲躲藏藏,他到底想干什么?

        甘亭见她紧握着拳,脸色苍白,关心道:“你怎么了?这么多汗,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陪你去医务室看看?”

        季潼揩去额头的汗,“不用。”

        身后的高田修一忽然念起诗来,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季潼没有心情听他念了些什么,又想起刚才梦中场景,有关前世后面的事她始终没有记起,今日忽然出现这些模糊不清的片段,难道是又要记忆觉醒的预兆?为什么何沣一直拒绝与自己说后来的事?梦里那个男子到底是谁?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季潼抓了下脑袋,头发乱掉了。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拍了下她的背。她吓得肩膀一抖,没敢回头。

        “季潼。”高田修一叫她一声。

        她这才转身,却见高田修一捧着一把糖果,笑着说:“这是我最喜欢的糖,从我的家乡带来的,请你尝一尝。”

        “谢谢,我不爱吃甜的。”

        “不是很甜。”他悬着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尝尝吧。”

        季潼只好拿上一颗,“谢谢。”

        “吃糖吗?”他转而问甘亭。

        甘亭点头,随手抓了几颗,“吃呀,谢啦。”

        高田修一不说话,将剩下的几颗放回口袋。

        ……

        周六,季潼在家刷了一天题,吃完晚饭,被奶奶拉去外面散步。

        她刚走不久,家门就被叩响。

        周歆在收拾桌子,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来开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她看着门外站着的陌生男孩,愣了一下,“你找谁啊?”

        高田修一恭恭敬敬地站着,朝她微微点头,“您好,我是季潼的同学,我来给她送学习资料。”高田修一抬起手,将一本书奉上。

        周歆第一反应是那个神秘小男朋友,她激动地拉开门,“快进来坐,潼潼刚出去,我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

        “打扰了。”高田修一跨进门,“要换鞋吗?”

        “不用不用。”周歆把手中的盘子放到水池里,紧接着出来招呼他,“坐吧坐吧。”

        高田修一四下看了眼,没有坐下。

        周歆揩揩手,拿着水杯去倒水,“吃过晚饭没啊?我们也刚吃完。”

        “吃过了,您不用忙。”

        周歆不顾他的话,端着热水走过来,“这么冷的天冻坏了吧,喝点热水暖暖。”

        “谢谢。”高田修一夹着书,接过水杯,笔挺地站着,“书我放进她的房间吧。”

        “好,就那间。”周歆一手朝里头指了下,一手拨出号码,没想铃声在卧室响起,“没带手机啊,她出去散散步,估计一会就回来了,你坐一会,这外面乱七八糟的我都没收拾,阿姨先给你切点水果。”

        高田修一没有拒绝,点点头,往季潼卧室去。

        他先是站在门口观察了几秒,然后才走进去,将书放在她的桌上。

        季潼桌子乱乱的,到处堆放着习题与草稿纸,高田修一笑了笑,喃喃自语,“还是老样子。”

        半晌,周歆端着水果盘进来了,“阿姨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家里水果就都洗了点,你坐着慢慢等,不着急。”

        高田修一郑重地接过来,“谢谢,麻烦您了。”

        “不麻烦不麻烦。”周歆也不知道该与他聊什么,“你叫什么呀?”

        “您叫我小高就好。”

        “小高。”周曦点点头,“你家住哪里?”

        “南川南苑。”

        “那不就是隔壁嘛,这么近。”周歆心里乐开了花,“那平时上学放学你们都一起的吧?”

        “有时会一起。”

        周歆没戳破,怕小男孩害羞,也不好问太多,“那你先坐着,阿姨厨房还没收拾,你有事叫我就好。”

        “好的。”

        十分钟后,季潼和奶奶回来了。

        周歆悄咪咪凑她耳边说了句,“挺帅的呀。”

        “什么挺帅?”

        “你小男朋友啊。”周歆朝她房间方向挑眉,“给你送东西过来,等着呢,快去。”

        季潼一头雾水,快步走进卧室,却看到高田修一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翻看着一本书,“你怎么来了?”

        高田修一回头,合上书,拿起带来的习题册,“我给你送书来。”

        季潼走近看了看,“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怎么在你那?”

        “我也不知道。”高田修一目光温柔,“也许是拿错了。”

        季潼看着整齐的书桌,“你帮我整理的?”

        “稍微动了一下,不介意吧?”

        季潼没有回答,“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

        “问了路边的鬼魂。”

        “……”

        “你喜欢看这类书?”他指的是桌上的这本刑侦小说。

        “随便看着玩。”陌生男子在自己房间待着,季潼浑身不自在,“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谢谢你专程跑一趟。”

        “好。”高田修一没有动弹,他仰视着季潼,忽然笑了起来,“不过你得先让我出去。”

        季潼触电似的顿时后退了一步,给他让道。

        高田修一站了起来,“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见,早点休息。”

        “嗯。”

        季潼送他到门口,高田修一与二位家长道别便下楼了。

        季潼把门关上,往卧室走。周歆吃着香蕉跟着她,“怎么不下楼送送?你这小男朋友不错,我看可以。”

        “他不是我男朋友。”

        “还不承认。”

        “真不是。”季潼把书放进抽屉里,“他是转学生,刚来我们班不久,是个日本人。”

        “日本人?”周歆震惊的香蕉都忘了咽,“真的假的?中文这么好?完全没看出来。日本人为什么来中国读高中啊?还是我们这小城市。”

        “不知道。”季潼把果盘递给周歆,“拿去吧。”

        “你吃掉。”

        “我才不吃,都被他吃过了。”季潼推她出去,“我要学习了。”

        周歆不肯走,“还没说清楚呢?那你男朋友是谁?”

        “不告诉你,快走吧。”

        季潼关上门,回来坐着,看着整齐书桌,心里忽然极度反感,手一挥,又将它们打乱。

        一枚戒指滚了出来。

        是高田修一的,季潼记得很清楚。

        她捏起它看了看,戒指有些旧,上面硕大一颗黑色石头,印着她的脸。

        她的目光莫名被它吸住一样,怎么也挪不开。忽然宝石闪了下黑光,她回过神,用力眨了下眼,丢下戒指。

        什么鬼东西?奇奇怪怪的。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2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