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50章 没看够

第50章 没看够

        何沣真从窗户跳了下去,刚立稳,拐了个弯,一个女人撞上来。

        “啊——”孟沅一脸栽进他怀里,撞到鼻子,差点疼出眼泪。她捂着半张脸看着这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疼死我了。”

        “抱歉。”何沣低着头离开了。

        孟沅揉着鼻子往店里去,一脸哀怨地跑到阿如面前,“刚撞了一个人,奇奇怪怪的,裹得像个粽子,快看看流鼻血没?”

        “头低点。”阿如笑着瞧她,“没事的。”

        孟沅抽了抽鼻子,她从路边带了包子,这会还热乎呢。

        谢迟正好没吃早饭,拿起一个捏着上二楼。

        孟沅一路跟着她,从二楼又下到一楼。

        “那他什么时候再来南京?”

        “我不知道。”

        “你就告诉我嘛。”

        吃人嘴软,谢迟纵然心情不太妙,却还是笑着道:“我真的不知道,好久没联系了。”她又捏了个包子,“味道不错,哪里买的?”

        “我也不告诉你。”

        谢迟几口吃掉了包子,看着她噘着的小红唇,“早跟你说了,别想了,人家两情相悦。”

        “两情相悦还不结婚,都三十二岁了。”

        “那是他们的事。”谢迟擦了擦手,拿着剪刀去裁布,“拆人姻缘,不道德。”

        孟沅不说话了,垂头耷脑地趴到桌子上。隔了半晌,叹了口气,说道:“可我好喜欢他,自打那天见一面,我天天做梦梦到他。”

        “你又不了解他,也没相处过,何来的喜欢?”谢迟微微弯下腰,觉得肩疼,又直起背,“一时的错觉,莫要受惑于皮相。”

        “我又不是没见过俊秀的人,就是喜欢,一见倾心。”孟沅手撑着脸,又揉了揉鼻子,“你没有喜欢的人吗?”

        谢迟沉默了一会,“有过。”

        阿如闻言看过来,眼中顿时现光,“真的假的?老板?谁啊?”

        “绣你的花。”

        阿如瘪嘴,“哦。”

        ……

        谢迟今晚做废了两块布料,她一直走神,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

        看着歪歪扭扭的线,她有些泄气,生撕了布,随手丢到一旁。起身走到楼上,拿上包回了家。

        谢迟一直是自己换药,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今天被何沣一捏,似乎又严重了一些。她在心里暗骂了他十几遍,艰难地将伤口重新包扎好。

        她用水擦了遍身子,立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脑中忽然闪过曾经与何沣亲热的画面。

        她抬起手,覆上胸。

        就像他说的那样,是与年少时变了不少。

        谢迟晃了晃脑袋,耻于往下想。捧起水,扑了扑发热的脸。

        她手按在洗漱台上,微弓着腰,脸上的水滴滴拉拉地掉下去,印出无数个自己。

        好像每一个都与他在一块儿。

        谢迟直起背,觉得自己有点神志不清,扯了块毛巾,一把将水滴擦去。

        她躺到床上发了会呆,觉得无聊,准备外面找本书看。

        书架很高,她拿了把椅子踩上,书抽出一半,听到阳台有动静。

        她轻声走下椅子,随手拿了个铜雕,背在身后,朝阳台走去。并未看到人,只有白色的纱帘随着风轻缓地拂动。

        难道听错了?又或许是野猫?

        最近总是有野猫乱窜。

        她放松警惕,回到书架前,发现刚才抽至一半的本书竟不在了。

        “西画。”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谢迟立刻转身,见何沣手里翻着那画册,语气随意,“你现在改画这种了?”

        “你现在只会翻窗了?”

        何沣提眉看她,“我只翻你的窗。”

        他将书抛来,谢迟稳稳接住,听他嘲笑自己:“拿着那破玩意能干嘛?”

        谢迟将手里的铜雕朝他砸过去,何沣一偏身,利索地闪躲开,铜器“咚咚咚……咚”在地上滚,最后停在墙边。

        何沣拾起它,放到桌上,“这么好看,不是用来打人的。”

        “你又来干嘛?”

        “看看你。”

        “看到了,滚吧。”

        “没看够。”

        谢迟穿着厚厚的睡袍,不知道是什么料子,看上去极软。何沣的目光从她的脸一路向下,落在微微走光的胸口上,他咧嘴一笑,“里面空的?”

        谢迟把书房回书架上,这个时候她已经没心思再去琢磨艺术了。

        “站稳点,别掉下来。”何沣靠在墙上,抱臂仰视着她,“我可不会接住你。”

        谢迟不理他的话,放好了书便往卧室去,“我要睡了,你走吧。”

        “那就晚点睡。”何沣放下手,慢慢几步跟着走进来,四处看了看,“人生苦短,干睡觉多没意思。”

        “当汉奸有意思。”她转身看他,“当日本人有意思。”

        何沣睨她一眼,笑了笑,“是啊,有滋有味。”

        谢迟白他一眼,坐到镜子前,取下耳钉。

        何沣站在书桌前,看着玻璃下的一张纸上画满了横线,问她:“这是什么?”

        “是我杀的人。”她将耳环放进盒子里,淡淡道,“左边是鬼子,右边是汉奸。”

        何沣一眼扫遍,约摸有了个数,“不多。”

        谢迟侧脸看他,“你算哪一边?”

        “都不是。”

        谢迟心里一紧。

        “你得为我专门开辟一栏,鬼子兼汉奸。”

        谢迟默默回过脸来,“不要脸。”

        何沣走至她身后,手按着桌子弯下腰来,看着镜子,“你能动得了我一下,我叫你姑奶奶。”

        谢迟与他对视,“这么喜欢给人当孙子。”

        “我不跟你拌嘴。”何沣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圆盒,放在她的面前,“一个老中医从前给我配的方,很有效,专门给你去抓了药,磨了半天,手都酸了。”

        谢迟扫了小圆盒一眼,“难为你了,谢谢啊。”

        “怎么谢?”何沣撩起她脸边的一缕发,绕在指间,“来点实际的。”

        “给你也来一刀吗?”

        何沣放下她的头发,将手悬至她眼前,“帮我揉揉。”

        谢迟拿起梳子打了他的手背一下,何沣抬起手,反倒摸了摸她的头。

        “别碰我。”

        他收回手,“早上不小心碰到伤口,疼吗?”

        “不疼,特别舒服。”

        “有多舒服?”

        “……”

        何沣抽出她的发簪,谢迟一头黑发散落下,盯着镜子里的他,“插进来。”

        何沣忽然笑了起来,“往哪插?”

        谢迟脑羞,抓了抓头发,起身走开。

        何沣瞧着她的木簪,“哪买的?真丑,有机会给你雕个好看的。”他随手将它揣进口袋里,“这个配不上你,我帮你扔了。”

        谢迟无心与他抢夺,任他收了去,找个根发带随意绑住头发。

        “有没有吃的?”

        “有啊,多得很。”

        “我饿了。”何沣坐到床上,“给我拿点。”

        “好。”

        谢迟去楼下拿了些糕点来,还有半瓶酒。

        “谢谢。”何沣接过来,一大块茶糕整个儿一口塞进嘴里,“还不错。”

        “不怕我下毒?”

        何沣又塞了一块,“美食美景加美人,死在你床上,我也认了。”

        谢迟将酒给他,“干的很,别噎着。”

        何沣看着只剩小半瓶的酒,“女人家,少喝点。”他干咽下茶糕,这玩意儿确实噎的慌,堵着他的喉咙,说话都不清晰,“怪我,从前给你养的臭毛病,就不该带你喝酒玩枪。”

        他盯着她笑,接过来刚要套嘴喝上一口,谢迟将酒瓶子抢了过来。

        何沣依旧弯着唇角看她,“真下了毒啊。”

        谢迟转过身去,将酒放到桌上。

        何沣舔了舔牙,“舍不得我死。”

        “我生平最厌恶汉奸,比日本人还要厌恶。”谢迟低着头,紧握瓶身,始终背对着他,“你滚吧,别死在我这,脏了我的屋子。”

        何沣没有说话,也没有走,默默吃完剩下几块糕点。

        谢迟忽然回头,“好吃吗?”

        何沣点头,“美味。”

        谢迟嗤笑一声,“你还真是厚颜无耻。”

        何沣将空盘子放到桌上,手顺势按下去,将她笼在自己身影下,“我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谢迟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没有退缩,平静道:“亏我还心存希望,觉得是不是有别的原因,才使你”

        话音未落,她的腰被他一把搂住,轻盈地抱了起来,慢慢放至床上。

        谢迟往旁边滚,躲开他盖过来的身体。何沣把她抓回来,“往哪跑。”

        谢迟抬脚朝他下身踹过去。

        何沣反应倒是极快,立马握住她的脚,笑着道:“男人,要保护自己的命根子。”

        刚才上药,她里面没穿衣服,一拉一扯,露出白色四角衬裤来。

        何沣长吸口气,再与她闹下去,就控制不住了。他松开她的手,拉着被角盖住她的长腿,“你要绝我后啊。”

        “反正何家已经绝后了。”谢迟往床头挪,对他冷嘲热讽,“你还得留着生日本崽子。”

        何沣不想听她说这些话,下了床,故意回道:“对,生日本崽子,生他妈一窝。”

        谢迟拿起枕头就砸他。

        何沣拾起地上的枕头,抱着它坐在床尾,不再与她闹腾。他从口袋摸出烟,点上一根,“我没时间了,等会就要走。”

        “赶紧走。”

        “我也不是那么自由,可以到处乱跑的。好不容易跑来见你一面,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地下见。”

        何沣无言片刻,忽然仰头长吐口烟,“我可不想这么早死。”

        “你还怕死呢。”

        “怕,当然怕,活着多好。”何沣垂下头,看着指间的烟,“活着就还有希望,活着,才能有希望。”

        谢迟看着他宽宽的背,和那缕弯弯寥寥的烟,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好好陪我聊两句。”

        谢迟无言。

        何沣扭头看着她,收起那些玩世不恭的态度,静静地凝视她良久。

        谢迟直视着他的双眸,试图从他的眼里读出什么,可这混蛋忽然又嬉皮笑脸起来,“再说了,我死了你可怎么办?我可舍不得留你一个人。你要敢嫁人,我做鬼也不放过他。”

        “你舍不得的多了去了,不差我一个。”

        “她们哪能跟你比。”何沣摸了下她的脚,“要不给我留个种?”

        谢迟一脚踹开他,“滚吧。”

        何沣被她踹的腰疼,心里却欢喜的很,“行,滚就滚。”他起身,将枕头放下,没再说什么,翻过窗跳了出去。

        谢迟拿起床尾的枕头就往窗外扔。

        它立马又飞了回来,落在地毯上。

        “还是这么喜欢扔枕头。”

        一句话,仿佛将她带回了多年前,她这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正发愣,何沣又翻了进来。

        “你又干嘛?”

        何沣没有回答,走过来抱住了她。

        谢迟微张着嘴,如鲠在喉。

        他什么也没做,也没说什么浑话,静静地抱了她一分钟,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尽量离开南京,这里是首都,不管他们先打哪个城市,总有一天会打到这里。”

        谢迟有些不适应他这严肃的语气,“喔,我等你打过来。”

        何沣松开她,捏了下她的鼻子,“傻瓜。”

        谢迟打开他的手,“混蛋。”

        “好好保护自己。”他手绕到身后,在她屁股上狠掐一把,“不许跟别人好,等我回来干你。”

        “……”

        何沣头也不回地跳了下去。

        帘子被他带走的一阵风吹的拂起又落下。

        谢迟看着外面黑黑的天,忽然笑了起来。

        他说的是‘他们’。

        是他们。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6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