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93章 给我追

第93章 给我追

        周围死一样的寂静,压抑到连鸟都不忍从上方飞过。

        藤田清野掏出根烟点上,他从前是不抽烟的。叼着烟眯着眼的样子,让他本就忧郁的气质更显颓废。

        何沣与李长盛趴在大坡埋伏,老纪从坡右侧匍匐到他身边,他阻止不了何沣,又不能放任他找死,只能跟着他一起冒险,另外还带了个经验丰富的狙击手,“二十个。”

        杂草掩住他们的身体,何沣拿着望远镜看过去,找谢迟的位置,他细细打量中间的那个女人,虽被黑布套着头,又穿着她的衣服、鞋子,可总觉得哪里不对。

        老纪道:“我去开车救人,得手就跑,说好的,只救一个,其他不管。”

        何沣说:“都带上。”

        老纪登时怒火就上来了,压着声音骂他:“一个都他娘的脑袋栓裤腰了,老子违纪陪你来救共./党,你打算让我们全赔上命?”

        何沣没在意他说了些什么,注意力全在第二辆卡车尾,只见车里冒出淡淡的烟雾,有个东西在顶侧车布,看隐隐凸出来的形状,像拳头。

        她在车里。

        一顶,一顿,一顶。

        是摩斯密码。

        一遍遍地重复两个字:【陷阱】

        可事已至此,他顾不得什么陷阱,只想立马将他的妻儿救出来。

        ……

        藤田清野转头,谢迟立马停下动作,虚作声势地扭动,他的鼻腔还喷着袅袅的烟,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揉了揉她的手腕,沉默片刻,半垂着眼眸温柔地说道:“对不起,弄疼你了,再忍一会,忍一会就好。”他将谢迟脸边的乱发理好,“等解决完这些事,你想做什么都可以,你要情报,我给你,你拿去送给你的延安,没关系的。你还要什么?军备?医药,我都可以想办法送给你,哪怕与祖国为敌。”他凝视着谢迟憎恨的眼神,眉心浅浅皱起,用额头抵着她的太阳穴,“我可以给你我的一切,只要你好好爱我。”

        谢迟躲开,用胳膊将他撞远些。藤田清野看眼腕表,对候在外面的黑木芥说:“动手吧。”

        “是。”黑木队长朝他点头,朝背着枪的一排日本兵们走去,“准备。”

        日本兵同时举枪。

        未待发出“射击”号令,一颗子弹不知从哪而来,正中一个举枪的日本兵眉心,他直直向前倒去。顿时,四下的日本兵如惊弓之鸟,纷纷举起枪对着周围,未能发现狙击点,接连又倒下两个。

        藤田清野捏住谢迟的下巴往缝隙外看,“他来了,那我们再来赌赌,他能不能从我手里带走你。”

        谢迟撞开他,自己倒向一边,藤田清野将她拽回怀里死死扣着,“你现在多挣扎一下,一会我就多刺他一刀。”

        黑木队长掏出枪往卡车方向退,“保护长官!”

        日本兵找车当掩体,因为不确定对方有多少人,不敢贸然上前。

        黑木队长对藤田清野说:“长官。”

        藤田清野松开谢迟坐到车边,不慌不忙地看着远处,“找到狙击点,把他给我抓出来。”

        “是。”

        谢迟趁他不注意,俯身将头靠近手边,拽下耳环。她迅速直起身,用身体挡住后面的手,小心将耳环银勾缕直,试着将手铐打开。

        黑木队长带着几个人弓着腰从两边分散靠近,刚露出身体,两枪落下,两人倒下。

        李长盛笑道:“哥,我这枪法神不神!”

        何沣没理他,见小鬼子抓着被缚的囚犯当掩体慢慢逼近,“狗日的。小心点,别伤着自己人。”

        “知道。”

        他将面巾裹得更紧实些,“把卡车轮胎和那几个三轮油箱打了。”

        “好嘞。”

        何沣换把枪,翻滚到坡另一边,对杵在两块石头缝隙间正狙着的老赵道:“我绕到下面去,你把后面那辆卡车边上几个鬼子拔掉。”

        “屁股交给我,放心。”

        何沣没等老纪,拿着烟雾.弹继续朝西南方向去,鬼子的注意力全被两个狙击手吸引去,到处找他们位置,无人注意他何时绕到了另一边。他朝日本兵后背打去,一枪中后脑勺,直到他打出第三枪,守在另一卡车后的日本兵才注意到他的位置,叫嚷着围过来。

        山坡接连扔下四个烟雾.弹,人群没入浓烟里,辨不明方向。

        何沣往西北方向去,日本兵围在一起,举着枪朝烟雾乱扫,他伏在地上,缓缓朝前爬,滚到了卡车底下,绕到车另一边。

        老赵忽然看到两辆卡车从远处浩浩荡荡开了过来,他瞄过去,只见车上挤满了日本兵,最少有四十个。只有他的位置才能看到援兵,他得提醒李长盛和下面的何沣,按下枪冲下面大喊了一声,“鬼子援兵来了!”

        这一叫,将他彻彻底底的暴露。

        日本兵的枪口立马对准他的方向疯狂扫射。老赵滚到另一边,刚重新架上枪,一个手榴.弹扔了上来,落在他一米开外,他未来得及躲开,轰一声,整个人直接被炸出来,滚下了坡。

        一瞬间,密集的子弹沿着他滚下的路竖扫,留下一行蜿蜒的血道。

        李长盛恨得咬牙切齿,冲那领头的小队长打过去,一时恼昏,子弹打偏,还暴露了位置。

        他抱着枪迅速往后滚躲,避开扔过来的手榴.弹。

        支援的日本兵跳下车,很快将刑场围起,何沣被逼打着窝在卡车后,一露头就会被打成马蜂窝。他们明显有备而来,看这支援速度应该是事先就窝在某处,只等听到枪战声便倾巢而出。

        藤田清野见援兵来,掀开油布要出去,忽然被谢迟锁住脖子,她迅速从他腰间取下刀横在他的脖间,“别动。”

        “我差点忘了,你也是个间谍。”藤田清野心里一凉,冷笑声,不顾脖间的血痕,转过身凄迷地看她,“你真要杀我?”

        “下去。”谢迟推着他往前,用脚踢开油布,黑木队长一转头就看到被挟持的长官,立马举枪对着她。谢迟用日语道:“带你的人撤出去,否则我杀了他。”

        她一下车,何沣就看到了她。

        黑木队长举起右手,示意士兵往后退。

        烟渐渐散开,人影明晰。

        李长盛重新找到狙击位,瞄准藤田清野,却不敢开枪,谢迟压着他一直在移动,他怕一个不慎伤到她。

        老纪开着车横冲直撞而来,何沣立即窜出车底,跳上他的车。

        藤田清野见车子开过来,不顾架在脖子上的刀,握住谢迟的手想要将她反扣,谢迟反应极快,提膝抵住他的腿窝,拧住他的右臂将他按到在地上。

        枪火停止。

        车开了过来,何沣朝谢迟伸过手,她松开藤田清野朝他而去,藤田清野抱住她的脚,将她拖到后面,借着她的力扑向何沣,手直奔他的面罩去,何沣迅疾挡开他的手。他与何沣缠打着,一心要摘下他的面罩,何沣脸往右偏躲,一手摁住他的肩,一手朝他脖子打过去,藤田清野躲得极快,从腰间拔枪朝何沣打过去,未待扣下扳机,一把刀刺进他的后肩,谢迟缠着他的背,摁着刀使劲往里插,何沣顺势一脚踹他下车,藤田清野翻滚着躺在地上,谢迟用膝盖抵住他的手臂,夺过他手里的枪对着他的脑袋,她对何沣说:“先把他们带上。”

        乱弹打死了两个,何沣在老纪骂骂咧咧的声音里将活着的三个人扛到后面。

        谢迟上了副驾驶,忽然推开藤田清野,车子开动,她的枪口仍指着倒在地上的藤田清野,最后一刻还是没有扣下扳机,朝追过来的日本兵打过去。

        车子迅速驶离。

        藤田清野半身血,气到牙齿都在颤抖,歇斯底里地嘶吼:“给我追!给我追!”

        所有日本兵瞬间上了后来的卡车。

        李长盛见他们得手,跑到车开过来的方向,灵活地跳到后面。

        若没有援兵,这或许会是趟成功的营救。

        老纪开车太猛,李长盛被摇得不能瞄准,弹药本就不够,不敢多浪费子弹。

        车子全速前进,老纪从野道飙,暂时甩开了鬼子。

        何沣割下衣服捆住右臂,谢迟扒着车内小方窗着急道:“你受伤了。”

        “子弹擦过去,没事。”

        “我们要往哪去?”

        “离开上海。”

        “弹药还有多少?”

        何沣掏出子弹,“没多少。”

        李长盛摘下被救的三人的头套,解开束缚双手的绳子,两个男人被打的面目全非,被打扮成谢迟的女人挡住眼,被突然而来的光照得睁不开眼睛。

        他们三个谢迟一个也不认得,应该是其他小组成员,因隐秘问题,与她直接见面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三个人。

        老纪用余光瞄一眼谢迟,又看向她的肚子,冷着脸道:“为了救你,我们牺牲了一个兄弟。”

        谢迟回过身,“抱歉。”

        “抱歉有什么用?能换回人命?”

        “老纪。”何沣皱着眉,“别凶她,你要骂就骂我。”

        老纪长叹口气,不说话了。

        车子停在一片树林边,几人迅速下车,谢迟没明白,问驾驶座的老纪:“怎么停在这?”

        “这一片没车走,鬼子循着车轮很快就会追上来,我们分头跑,我去引开他们。”老纪睨向她,恶狠狠地道,“还不快下去。”

        谢迟跳下副驾驶,朝他鞠了个躬,“谢谢你。”

        老纪不想看到她,“快滚。”

        何沣直接将重伤的男人背在身后,让李长盛背着另一个,“跟我走。”

        谢迟搀着女人下车,“你能自己走吗?”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

        一群人往林子走,老纪开车继续前行。

        女人走在最后面,趁前面的人不注意,将一只鞋蹬下,甩到了路中间,脚尖用力在泥地上划出一道指向树林的印记。

        ……

        离三点还有两分钟,姜守月守在河边,焦急地往林子里张望,阿如带着国强和另外一名同志等在船上。刚见到人影,姜守月大松口气,赶紧迎上,将两个被折磨重伤的男人扶上船。

        林中忽然传来动静,李长盛举着枪瞄过去,“鬼子怎么找来了?”

        谢迟坐到船头,回身朝何沣伸过手来,却不想被他用手铐扣住,另一端锁在了船上,“你干什么?”

        何沣将船推走,“你们先走。”

        谢迟紧拽他的衣袖,“一起走。”

        “我得拦住他们,不然一个都跑不掉。”

        “我陪你。”

        “不要浪费时间。”他掌住谢迟的后脑勺,隔着面巾用力亲了一口,“我一定追来,保护好我儿子。”

        谢迟顿时红了眼,“你知道了。”

        声音越来越靠近,何沣用力将她推开,“走了。”

        “何——”她不敢叫他的名字,一时情急,脱口而出,“少当家。”

        何沣顿住脚,没有回头,与李长盛朝反方向跑去。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6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