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103章 忘魂汤

第103章 忘魂汤

        到家已经三点四十了,这是个复式单人居,家具大多原木色,整体风格偏暖黄色调,小而温馨。

        季潼从鞋柜里翻出周歆的拖鞋,“有点小,你试试。”

        周回脱去运动鞋,伸进拖鞋里,可半只脚都进不去,未免也太挤了。

        季潼皱起眉,“你等一下,我去买。”

        “现在去哪买?”

        “有个商店不关门,离得不远。”季潼拿上电梯卡手刚落到门把上,被他从身后拥抱住。她紧绷着身体,心怦怦跳。

        “别去了。”周回穿着白色袜子,赤脚站在地上,蹬去另一个鞋,“我可以不穿。”

        他的手臂太长了,季潼像个小鸡崽子一样被他裹在怀里。明明自己不算矮,好歹也上了165,可在他面前就像个没发育好的小娃娃。

        “快四点了,洗洗睡吧。”

        这话讲的,他倒像个主人。

        周回用下巴揉了揉她的头顶,“等你睡醒再说。”

        他松开季潼,赤脚拎着行李箱往客厅走,找个空地放下它,见季潼还杵在门口,直起腰笑着看她,“你如果不累,我们就做点别的事?”

        季潼赶紧脱了鞋,去阳台扯下衣服往卫生间去,路过他时快速地瞄了一眼,“你坐。”

        周回坐到沙发上,扫视四周,目光落在墙上的大小相框上,下面是一座两层三角木架,摆满了花瓶。周回起身过去,他对这些花的种类不是很懂,只觉得黄的白的红的还挺好看。

        他去玄关处将遗忘的残花拿过来插上,欣赏了一会,顺势坐到旁边的书桌前,看着展开的收藏本,密密麻麻塞满了各品种的花瓣。

        桌面铺着一层玻璃,玻璃下的白色卡纸上画了很多横线,周回将本子推开,目光被这条条黑线吸住一般。

        【这是什么?】

        【是我杀的人。左边是鬼子,右边是汉奸】

        【不多】

        周回抬手扶额,闭上眼,整理脑中闪过的这些零碎又混乱的画面。

        类似的事在今年发生过无数次,尤其在最近更加频繁。那些记忆来的猝不及防、毫无顺序,时常扰的他一头乱麻。

        【不怕我下毒?】

        【美景美食加美人,死在你床上,我也认了】

        【尽量离开南京……】

        ……

        当年祭了白鞭,他已近乎魂飞魄散。江公感应到魂鞭异动,立马赶上来,他将躁动的魂鞭封住,把何沣破碎的残魂抽出,与白鞭一同带回十一殿。

        何沣是被江公一点点拼起来的,但散的太厉害,最终也没能回形。在凝魂的过程中,江公切实地感受到他生前死后重重,致密到每一个细节。

        江公将他的残魂放在魂盅里养了两月,虽回了几分气,但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裴易回十一殿交月报才知道何沣出了事,对着魂盅嘲讽了整整两天,转头又去找法子为他塑魂。

        某日,江公正休息着,他声势浩荡地进来,还带了几个犯事小儿,扔到江公身边,“童男子,最为滋补。”

        江公可给惊了一跳,大皱着眉让他收回去,“带走带走,用不着。”

        裴易沉默片刻,捆了三个小鬼送出去,转眼又回来看何沣,“怎么样了啊?光在这里头捂着也不见成形。”

        “散的不成样,几缕残魂还想成形?”

        “有意识没?”裴易弯下腰,朝魂盅吹口气,“喂,姓何的,我骂了你这么多天倒是给个反应。”

        “别叫了,听不见,听见也不屑理你。”

        裴易懒懒起身,摆弄着桌上新造的魂器,“那怎么办?”

        江公往魂鼎下添了把鬼火,烧得里头的厉鬼声嘶力竭,他封住噪音,对裴易道:“怕是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送他投胎去,重新养魂。”

        “老周能同意吗?”裴易嗖的飞到他面前,“不过您老人家去说话,应该不成问题。”

        江公使着鬼斧朝他挥过去,“莫近我,一身凶气。”

        裴易窜远些,“您老还怕凶气。”

        “臭的慌。”

        裴易闻了闻自个,“哪臭了?你才臭!老东西。”刚说完,一道紫光闪过来,好在裴易躲得快,避开绳索掉挂横梁,“一言不合就动手,坏老头。”

        江公打开魂盅,将何沣的残魂放出来,寥寥黑气蔫蔫地环绕着,但凡脱了他的力便会消散。

        裴易摇着头感慨,“这也太惨了。”

        江公将残魂收入袖中,“我去趟十殿,你在此帮我守着些,别让小鬼进来偷东西,丢了魂器回来拿你是问。”

        裴易瞬移到粱上横躺着,“去去去,等您老好消息。”

        江公终日在器室研究魂器,很少阴差见过他。十一殿设立前,江公在三个殿待过,最久的便是十殿,因此这里的老阴差们大多都与他相熟,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此事不宜招摇,江公避开转轮王,找到其麾下阴官,阳名黄召师。寒暄了许久,黄召师猜他定有其他目的,直言道:“江公莫不是有事?”

        “确有事相求。”

        “江公有何事交代在下便是。”

        江公也不与他再话术周旋,“我这有道残魂,想拖你在载个册,发去投胎。”

        “残魂?何意啊?”

        江公将袖中残魂放出,度气将他暂凝成虚影。

        黄召师惊诧,“这不是贵殿的巡使?怎会搞成这样?”

        “公伤,诛恶鬼封魂鞭,把自己搞没了。”江公摸着胡子睨他,“帮个忙?”

        “小事。”黄召师随手拿来往生簿,“您挑一个?”

        江公客气道:“各司其职,还是你来吧。”

        “这叫什么话,在下还想求江公送我个养身的魂器,最近总觉得虚的很。”

        江公笑道:“闲时去我那挑来便是。”

        黄召师将往生薄翻开,“那您请?”

        “那便不言多谢了。”江公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实在头疼,“前面这些都已有安排?”

        “您着急的话找个中意的,我给插到前面便是。或是替掉,把他补上。”

        “那就麻烦了。”

        “都是自己人,江公不必客气。”

        江公仔细挑了挑,指着一页中间金字,“就这个吧。”

        黄召师召笔圈下,“富贵富贵。”

        江公满意地看这几行字,“难得拖你办事,用现在的话怎么说来着,走后门。”

        闻此,黄召师大笑,“我这后门随时为您开着。”他往后看去,掐指算了算,“呦,今日辰时,您得抓紧着了。”

        江公收去残魂,握拳告别,“那便先告辞了。”

        黄召师起身同握拳,“再会。”

        江公直接送何沣去了醧忘台,一百零八廊房各布桌案迷忘魂汤,押解来的男女鬼魂需饮此汤方可忘却前尘。

        何沣还保持着江公拢起的虚影,毫无意识,将由一阴差灌入迷汤,刚下半口,他陡然醒了过来,竭力挣扎,将那汤洒了个尽。阴差盛了碗新的来,见他不喝,拿起铁钩正要强行灌下去,江公现形在一旁心疼道:“行了行了,放他过吧。”他从袖中掏了个魂豆给阴差,此物对阴魂甚是滋补。

        阴差高兴地收下,“谢江大人。”

        何沣被放行过去,江公一路护送他过奈何桥,渡百里忘川,直至南方。

        卡的时间刚好,婴儿刚刚降世。

        江公放出他来,“去吧。”

        何沣不肯,挣扎着不愿投生,江公一脚将他踹了进去。

        孩子不哭,医护人员又是打屁股又是弹脚底,他还是不哭。

        “你若死后不犯杀孽,何至于几十年苦刑,功过相抵至少也能投生好人家,或荣升武官,却偏偏为情所困。”江公略有不舍,叹息道,“自打十一殿开设,你我相伴也算最为长久,如今我就送你到这了。”

        江公见他哽着呼吸,不肯透气,无奈地摇了下头,“知道你不放心那个姑娘,我去将她那天眼关了,稍动命格,保她一世平安便是。”他往婴儿体内输了口气,“你且好好养着,安心过完此生,日后再见。”

        江公刚离开,产房便传来一阵清亮的啼哭。

        周炜喜悦地从护士手中接过孩子。

        “是男孩。”

        周炜笑着道谢,“辛苦了。”

        他轻轻晃宝宝,“周回,小周回。”

        ……

        卫生间水声哗哗,季潼足足在里面待了四十分钟。吹完头发出来,看到周回趴在桌上睡着了,她轻声走过去探了眼,找了条毯子给他小心披上。

        她蹲在桌旁,下巴抵着桌角看他。

        睡得这么熟,定是累坏了。

        季潼左脚麻了,用右脚撑地蹲着,不一会儿右脚也麻了,稳不住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小心站起来,关了桌上的台灯,蹑手蹑脚上了二层卧室。

        她趴在栏杆边一直望着他,生怕一个不注意,他就像从前一样忽然消失。

        她不想再经历分别了。

        约摸半个小时后,周回动了下手臂,季潼赶紧缩回脑袋躺下,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明明是朝思暮念、刻骨铭心的人。

        听声音,周回进了卫生间,里头传来水流声,他洗澡去了。

        季潼瞪大着眼,掰着手指算他的年纪,再怎么算最多也就十七岁啊。

        周回很快冲完澡,怕吵到她没有吹头发。

        季潼听到他出来,心里咯噔一下,屏住呼吸听下头的动静。

        他在客厅停驻了五秒,轻声地往楼梯走。

        季潼攥紧被子,却听他走到一半又下去了。他找到杯子倒了杯凉水站到阳台。

        他望着窗外,季潼探头看着他。

        好想冲下去,紧紧抱住他啊。

        “何沣……周回。”

        周回回头望上来,见她趴在悬空的二层平台木栏边,“吵醒你了。”

        “没有。”

        “没睡着?”

        “嗯。”

        周回放下杯子往客厅走,站到平台下微微仰面看着她,“在想我吗?”

        “嗯。”

        “桌子底下白纸上画的是什么?从前是杀的人,现在可是法制社会。”

        “是救的人。”屋里没开灯,她的眼睛黑漆漆的,“是我做过的手术。”

        周回弯起嘴角,“好多。”

        季潼也跟着笑起来,“我都三十四了,上班很多年了。”

        “你一点也不像三十多岁的样子。”

        “那像多大?”

        周回脸上带着笑意,浅浅皱了下眉心,比着手指道:“比我大那么一点点吧。”

        “哪有,我比你大了一半。”季潼一本正经地问他,“所以你到底几岁了?”

        “我在澳门出生,三岁国籍迁到了加拿大。”

        “所以呢?”

        “嗯?”他手插着兜笑着看她,“如果父母同意,我16岁就可以结婚了。”

        “你16了?还是17?”季潼把他从头看到脚,“不会15吧?”

        “你的注意力总不在我的点上,我今年125岁,可以吗?”他侧过身,从背包里掏出身份证件,抬手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季潼赶紧接了过来,对这个年龄相对还算满意,“你17了。”她看着证件上的名字和照片,“Alexis,这是你多大的时候?看上去好小。”

        “也就两年前。”

        季潼惊讶地看向他,“变化这么大?”

        “我长得快。”周回看她认真的样子,靠近一步,“那我现在的模样你还满意吗?”

        “有点不习惯。”

        “没关系,余生慢慢习惯。”

        季潼被他温柔的笑快感染的化掉了,“你吃什么长这么高?”

        周回一一汇报,“牛奶,肉,鸡蛋……最重要的是爸妈高,我爸爸一八二,不算特别高,但我妈妈一七八。”

        “这么高。那你呢?”

        “我一九一。”

        “你还在读高中吧?在加拿大吗?哪个城市?”

        “我读书早,已经大二了,学校在纽约。”

        “现在不是假期吧?”

        “为了来找你,我休学一年。”

        “那不是耽误学业了。”

        “不耽误。”

        “你学什么专业?”

        “音乐。”

        “你爸妈多大了?”

        又拐到了年纪的问题上,周回无奈地笑了,“你是怕跟你差不多嘛?”

        季潼被他戳中痛点,不说话了。

        “我爸爸四十九了,妈妈四十七,他们本来是不婚主义,意外有了我才被迫结的婚。”

        “他们和你一起在纽约吗?”

        “没有,他们在多伦多。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回去办签证的时候告诉他们我回中国找我的女朋友,她已经三十多岁了。”

        “他们没意见?”

        “为什么有意见?他们很开明。”周回笑道,“人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容器而已。”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爸是作曲家,妈妈拉大提琴,不过从前年开始他们接手了一个小牧场,过乡野生活去了。”

        “好浪漫。”

        “我们也可以。”周回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那里养了很多马,我带你去骑马。”

        提及这个,季潼心里不免一阵酸楚,她将证件递给他,“给你,小朋友。”

        周回接过来,顺势覆上她的手。

        季潼没有抽开手,任他抓着,“你要上来吗?”

        周回轻咳了一声,放开她的手,“我想你这里应该没有安全.套。”

        “……”季潼登时脸上烫起来,好在黑灯瞎火地他看不清颜色,“嗯。”她赶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

        “以前没这方面觉悟,现在”

        “你不困吗?”季潼赶紧岔开话题。

        “是有一点,两天没怎么闭眼。”周回退到沙发上躺下,他太长了,显得她的小沙发像个袖珍椅,他双手交叠枕在脑后,“轮到我问你了。”

        “你问。”

        “我还没有全部想起来,你呢?”

        “我有全部的记忆。”

        “对于你我只记起一点点,我化成鬼来纠缠你了。”

        “不是纠缠……我以前总撞鬼,你经常保护我。”

        “这样啊。”周回轻吸一口气,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我是怎么死的?”

        这倒把季潼问住了,那次坠河何沣一定是没死的,他三十五岁才离世。隐约记得十几年前他与自己提过,是生病了,“好像是生病。”

        “好像?”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二十七岁就过世了,你是三十五。”

        周回沉默了片刻,“那你是怎么死的?”

        “卧底身份被日本人发现了,逃跑的时候跳了河。”

        “卧底?”周回蹙了蹙眉,脑袋又混乱起来,“我只记得我是卧底,你好像开了家服装店?在南京,我们还在里面”他忽然顿住,缓缓弯起嘴角,“你跟我顺一顺吧,我时间线理得不是很清楚,现在脑袋很乱。”

        “从什么时候开始?”季潼抱了个枕头过来舒服地趴着,“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前前后后加起来半年都不到。”

        “云寨,第一次见面吧。”

        ……

        昨夜刚讲到下山去裴家吃筵席,周回就睡着了。

        季潼倒是精神的很,直到天大亮才睡过去。

        她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满心欢喜地爬起来找何沣,房里却只剩她一人。

        她来不及穿拖鞋,快速地跑下来,从阳台找到卫生间,他不见了,连行李箱都不见了。

        季潼手足无措地站在客厅,脑子里闪过各种可能性。

        做梦了?见鬼了?还是他走了?

        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回想着几个小时前的事情。在瞬间崩溃地大哭起来,抱着腿坐在地板上。

        又没了,又没了。

        又没了。

        忽然门外传来按门锁的滴滴声,她愣愣地看过去,不确定来人是谁。

        刚看到周回高大的身影,她立马站起来冲了过去。

        周回惊讶地看着她满脸的泪水,“怎么哭了?”

        “我以为你又走了。”

        “我以为你又丢下我了。”

        “我以为”

        他往里走一步,用脚关上门,手里的蔬菜与鲜花掉在了地上,他将她捞进怀里,一手掌住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前颈,疯狂地啃咬着她的嘴唇。

        窒息,失重,思绪一片空白。

        季潼觉得自己像团湿濡的棉花摇摇晃晃地漂浮在空中,每每要坠落,他就如一阵暖风再次将她拖起、烘干、灼烧……

        周回松开她,鼻间与她相抵,“好不容易找到你,我不会走的。”

        她的眼角仍挂着泪。

        “让你等这么久。”周回用拇指为她轻轻拭去眼泪,“对不起。”

        “阿吱。”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6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