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阿吱,阿吱在线阅读 - 第108章 一起走

第108章 一起走

        第二天一早,风和日丽,坏心情都被留在了深夜。

        周回晨跑结束,打包了早餐回家。和季潼同居这些天,他丢下了从前健康到严苛的饮食习惯,沉迷街边的油条、煎饺等油腻食品,连黄瓜萝卜酱菜都视如珍馐。

        季潼正在刷牙,听到开门声探出个脑袋看他。

        周回衣裳被汗湿透,看到她的表情失笑起来,“怎么了?”

        季潼缩回脑袋,赶紧收拾完出来。周回已将餐具与食物摆放好,他去阳台扯下短裤到来卫生间,被季潼挡住路,她跳起来亲了口他的嘴唇。

        周回搂起她,磨蹭了一会,“我去洗澡,你先吃。”

        “嗯。”

        季潼磨磨蹭蹭地吃着,周回很快洗完出来,揉着头发将毛巾挂出去,他笑着看季潼,“你要迟到了。”

        “要不我不去了,反正最后一天,在家陪你。”

        “最后一天,好好上班。”周回坐到她对面,剥开一个鸡蛋,“晚上不是还要请同事吃饭?”

        “你也来吧。”

        “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告别,等我们结婚时候再请他们。”

        “那你今天干什么?”

        “我出去一趟,买点日常用品,然后在家看看书,等你。”他两口吃完鸡蛋,“你是在担心我吗?”

        季潼默认了。

        周回伸长手捏了下她的脸蛋,“瞎操心,我没事。”

        季潼捉住他的手,“明天开始我就好好陪你。”

        “快吃吧。”

        季潼看了眼时间,猛灌两口豆浆起身拿上包跑到门口,“我走了。”

        “手机。”

        她又跑回来取手机,顺路亲了他一口,“中午一起吃饭。”

        “嗯。”

        ……

        晚上,季潼九点多才回来,她是跑着进屋的,却没想周回不在家。她给周回打了电话,没有接通。正胡思乱想着,周回的电话打了过来。

        她赶紧接下,“你在哪?”

        “回来了?你过来地下车库,我在电梯口等你。”

        季潼没有问为什么,她只想立马见到他,挂了电话匆匆跑进电梯。

        门一开,周回立在外头等她。季潼走出去攥住他的袖子,“你在这干什么?”

        周回没有回答,牵起她的手带她左弯右绕来到一辆黑色小商务车边。季潼微怔,“你买车了?”

        周回将门拉开,“对。”

        季潼往里看过去,居然是一辆房车,周回见她发愣,冲她屁股轻拍一下,“上去看。”

        季潼迈上车,往里看去,餐桌、厨房、卫生间应有尽有,最里面是一张宽大的床铺,上面铺着柔软的咖啡色毛毯,车窗上挂着二层奶白色遮帘,全是她喜欢的色系。

        周回将抽屉与柜子打开,一一给她展示,“这是日常生活用品,这是护具,这是药品,这是你喜欢的零食和饮料,餐具在这里,还有炊具、调料,我准备了一个帐篷和两个睡袋,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山上露营。你的卫生棉,我参照你放在家里的品牌与类别准备了几包,这里放了些备用的巧克力、糖果、饼干、罐头和能量饮料等,只能遇到特殊情况才可以动。还有一些零碎的户外用品和工具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在哪。”他按着季潼蹲下身来,“还有这里,塞了两辆折叠自行车,我们可以骑行。”

        “你准备的也太详细了。”季潼抽出一支登山杖,“好专业的感觉。”

        周回手掌护住她的头顶,拉着她起身,“说好一起旅行,你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吗?”

        “所以最近你一直在准备这个?”

        “嗯。”

        季潼放下它,往里去,躺到大床上,“好舒服。”

        “车型稍微有点小,不过我们两个足够了,我不是很喜欢大车,而且太高太大的话去某些地方也不是很方便。”周回趴到她旁边,“喜欢吗?”

        季潼锁住他的脖子,“太喜欢了。”

        “选这个内部布局主要是因为床大。”周回伏到她身上,手不规矩起来,季潼翻身滚开,“车门没拉。”

        周回笑了起来,头枕着手面朝上躺着,“我想想,还有什么没准备。”

        季潼又回到他身边,“你以前开房车旅行过吗?不对,你有驾照吗?”

        “加拿大十六岁就可以考,我去年拿到的。”

        季潼松口气,“那就好,我好多年没开车了。但是人少的地方可以跟你换着开。”

        “不用,我来,你休息就好。”

        “你喜欢开车吗?”

        周回想了会,“我喜欢开坦克。”

        “啊?”

        周回懒散地笑了,“逗你呢,我可没开过,我对车子没感觉,我更喜欢有生命的东西。比如动物,自然。”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

        季潼闷声笑起来。

        “笑什么?”

        “想立刻跟你走。”

        “上去收拾衣服。”

        季潼吧唧亲他一口,“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

        周歆接到电话便赶了过来,高高兴兴帮季潼收拾行李。

        临走时,神神叨叨把周回叫到一边,偷偷塞给他两张符咒,“那天跟你提过,潼潼小时候容易招不干净的东西,虽然现在好了,但是还得防着点。这是护身符,这是驱邪符。她不肯带,总是偷偷烧掉,你拿着别给她看到。”

        周回自然知道不需要,她口中那不干净的东西……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呢。但他不想辜负周歆一片心,好好答应下来,“我藏好,她一定找不到,放心吧。”

        周歆挤眉弄眼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表示满意。

        开车前,季潼略有不舍,毕竟要离开几个月,可周歆倒是分的干脆,眉开眼笑地送他们走。

        “好好玩,多拍点照片。”

        “注意防晒。”

        “别欺负小周啊,勤快点——”

        “你也老大不小了!学会照顾人!”

        “慢点开,安全第一。”

        “再见啊小周——”

        季潼看着后视镜里开心的母亲,“怎么感觉你才像他儿子,就怕受了委屈。你们两还一个姓呢。”她看向周回,笑容渐渐敛住,这一幕让她的脑子里闪过在上海时何沣开车带自己撞入黄浦江的场景。她回过脸,多少有些难过。

        周回像是感知到了什么,牵住她的手,“先带你去我老家看看吧。”

        “好。”

        他说的老家是山东。

        何家的云寨。

        就像季潼所说,这么多年过去,变化太大。

        就连周回都绕了许久。幸运的是,他还是找到了那座山,还有那条上山的密道。不同的是,瀑布没了。

        再次踏上这条山路,季潼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恍若时光倒退了百年,回到那个奋不顾身来找他的时候。可迎来的却是尸骨遍野。

        她轻吸一口气,心里憋闷的厉害。

        山上绿草如茵,像个与世隔绝的秘境,无人造访。

        虽然没被开发过,不过从前破败的建筑已然消失,唯剩几个矮矮的坏石桩在。

        季潼忽然看到一颗大樟树,她猛拽周回的袖子,“你看!”

        周回也看到了它,牵着季潼一道上前。

        “我记得这棵树,你记得吗?”

        “记得,还爬过。”周回握住树枝,想摘下片树叶收藏,刚捏住叶根又松了手,还是没舍得摘它,他抚摸着枝干,轻声对它说,“没想到你还在。”

        季潼感慨地看着它,“我记得寨边很多树都被烧死了,它居然活了下来。”

        周回弯起唇角,“自然和生命都很伟大。”语落,他牵住季潼的手往西边去,用手指量了好久,忽然找出一根树枝折断,在地上刨坑。

        “你藏了什么?”

        “等会你就知道了。”

        季潼也找根树枝帮他一起挖,不一会儿掘到个硬邦邦的东西,周回将泥土拨开,把里头的小坛子取出来。

        “酒?”

        “嗯。”

        “上百年的酒啊!”

        周回将坛身擦干净,笑道:“来尝尝。”

        季潼按住他的手,将酒坛子抱过来,“你未成年,不许喝,我的。”

        “你再说我未成年。”

        “未成年。”

        周回捉住她的手将人拽过来就按到身下。

        “干嘛!”

        “干你。”

        “土匪。”

        “欸。”

        季潼没有挣扎,也并不排斥这种感觉,这让她想起他们的初次,也是这样的画面,不过那时候天要蓝的许多。就在她刚有感觉的时候,周回起身离开,“祖坟在呢,下山再说。”

        “……”

        周回抱着酒坛子牵着季潼往另一方向去。走着走着,他突然停脚,季潼撞到他手臂上,刚要问怎么了,就见他弯腰,将前面的深草往两遍拨了拨,露出一块墓碑来。

        季潼登时心脏控制不住地狂跳起来。

        这块碑居然还在……

        周回蹲下身抽出张纸将它擦了擦,上面的字显露出来。

        季潼尴尬地立在他背后,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用刀刻出的字。

        【何沣之墓】

        左下方是几个小字,

        【妻晚之立】

        周回将她拽蹲下来,“妻晚之。”他笑着看她,“妻。”

        季潼扭过脸去,周回又把她掰了回来,“老婆,晚之。”

        季潼堵住他的嘴,“过去的事了。”

        周回扯下她的手,“这里面埋的什么?”

        “空的,什么也没有。”

        “真的?”

        “你不信挖开看看。”

        “信。”

        “要不要把它带走?留个……纪念。”

        周回拉着她站起来,“就让它在这里守护后面的亡灵吧。”

        “当年我把尸骨都拖进遮风挡雨的地方了,也算有块安息之地。”

        “我知道,后来我回来把他们一一埋了。”周回朝远看过去,“现在他们都睡在这里。”

        季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前方一片旺盛的草地,零星开了几片白色的花。

        “不知道谁是谁,坟头也都没了,爹和大哥也在这里吧。”周回深叹口气,回想着在这里十七年断断续续的记忆,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朋友、亲人。

        隔的,不仅是一世。

        周回忽然跪了下去。

        季潼并没有过分惊讶,跟着他跪下,同他一起磕头。

        良久,

        周回牵她起来,“走吧。”

        “嗯。”

        下山的途中,周回始终沉默。

        半山上,季潼抱住他的胳膊晃了晃。周回看过来,季潼对他笑,周回也笑起来,搂住她的肩,“下面想去哪里?”

        “去骑马?草原?”

        “走。”

        ……

        他们走走停停,去草原的一路,经过很多漂亮的地方,比如一片花海。

        季潼爱上了拍照,可她的高度拍不出花海的壮阔,周回因此意识到该买一个航拍机。可临时又没地方买,他干脆让季潼骑在自己脖子上。

        季潼举着手机稳稳地坐着,她没有拍照,打开了视频录制,一直对着周回的脑袋拍。

        底下的男孩毫无察觉,“好看吗?”

        “好看啊。”

        “让我看看。”

        “还没拍好呢。”季潼缓缓放下手,手机直对着他的脸。

        周回看着屏幕上的自己,傻笑起来,“你偷拍我。”他抱紧季潼的腿,“别拍了,抓稳了,带你飞。”

        季潼单手抱他的脖子,刚扣紧,周回快速跑了起来。

        季潼吓得放下手机,双手紧环着他,“慢一点!”

        “要掉下来了!慢一点!”

        ……

        内蒙古温度偏低,中午的草原也没有很热,反倒是天气阴晴不定,一会风云翻涌、下起雨来,一会又万里晴空。

        周回和季潼租了个蒙古包,在草原待上一周。每天骑马、射箭、吃吃喝喝。季潼没听周歆的嘱咐注意防晒,露出的手腕与身体肤色已然两个色号。

        傍晚,季潼半躺在车头,一会看看不远处回家的牛羊,一会看看瞬息万变的天空。

        周回收拾好行李放到车里,明天一早他们就会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地方。

        他扎着一捆麻绳,来到季潼旁边,“想什么呢?”

        季潼叹道:“好想永远住在这里啊。”

        “那我们以后在这里定居。”

        “可我还想去好多地方。”

        “那就每个地方都住一阵子。”

        季潼朝他看过去,含笑道:“傍个大款真好,我要抱紧你的大腿,永远不放。”

        “抱大腿,”周回空出一只手揉揉她的脑袋,“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嘛。”

        季潼知道他指的什么,回想起在山寨时差点被宋蛟抓走,真是幸亏了他的大腿。她玩笑道:“会不会有一天你厌倦了我,然后去找年轻漂亮的小妹妹。”

        “你觉得呢?”

        “不会。”

        “以后别问这种无聊的问题。”周回揪了下她的脸,“风凉了,进来吧。”

        “好。”季潼跳下车,挽上他的胳膊,“今晚吃什么呢?”

        “你想吃什么?”

        “西瓜。”

        “这回我可没办法,得去城里。”

        “荔枝?”

        “你做梦去吧。”

        “好想吃哦。”

        “还想吃什么?”

        “好多……”

        “……”

        ……

        他们这一路遇上很多有意思的朋友,有穷游的大学生、迷路的老夫妻、被偷走行李的小弟弟,跨越千山万水的背包客……

        他们也曾载上几人一途,聊聊家乡、分享趣事、谈谈理想、讲讲未来……

        没有人觉得周回只有十七岁,也没有人觉得季潼已经三十四了。他们像二十多岁的小夫妻,从外表到灵魂都极度相配。

        周回的出行经验很丰富,就像个活地图,很多季潼辨不清的方向,他总像指南针一样立刻指明。

        季潼不需要操任何心,他细致、效率、极富安全感。他是文雅浪漫的周回,也是雷厉风行的何沣。而季潼要做的,只是安安心心地跟着他。

        一日清晨,他们路过银川市的一个县。

        周回忽然停下车走到外面。季潼裹上条披肩跟出来,见周回正举着手机拍照片。

        只是一片很普通的高楼而已,季潼略感疑惑,“拍楼干什么?没什么特别的呀。”

        “五十六年前来过这里,还一片荒芜。”周回满意地欣赏群立的高楼,感慨声,“祖国强大啦。”他沉默了一会,又道,“以后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

        季潼动容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全部都想起来了?”

        周回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笑了笑,季潼就已经明白了。

        他搂住季潼,猝不及防地吻住她的嘴唇,与之对应的,手指轻点拍摄,将两人亲吻的照片拍了下来。

        季潼看他将照片发到社交平台上,还配了行文字,

        【我们的第一百零八年。】

        她抱住周回的胳膊,靠到他宽大的肩上,“你的朋友和家人一定觉得你脑子坏掉了。”

        “那就让他们这么觉得,你知道我没坏就好。”周回双臂环住她,嘴唇落在她的额头,接着往下去,轻轻划过鼻梁、鼻尖,落到冰凉的嘴唇上。

        路人不免投来各种意味的目光。

        季潼并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下亲密,可周回唯在这件事上总是独行独断,不分场合的高调亲吻她。

        对此,他倒是有一套动人的、叫你无法拒绝的解释,

        “从前我们总是躲藏着,等不到日升月落,更无法光明正大地走在一起。

        从今以后,我要在每一个人海潮潮的街头与你拥吻。

        我想让全世界看到,我爱你的样子。”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39/39484/19276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