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第九十九条岔路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谁是凶手

第四十一章:谁是凶手

        “哒……哒……哒……”

        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荡漾,越来越近,似是有个人正闲庭信步,不紧不慢地朝卢枫这边走来。

        卢枫双眼微眯,悄无声息地来到门边,背靠墙角躲了起来。

        他并不是要影藏自己,相反这次他准备先发制人。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节奏却依旧如故,甚至有些肆无忌惮的悠然,似乎那人并不觉得有什么东西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然而,当脚步声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一直蹲在墙角的卢枫突然猛地跃到了走廊上,枪口瞬间对准了脚步声的位置。

        在卢枫看来,这次出其不意的主动进攻足以令凶手感到意外,从而打乱对方的节奏,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利用对方的大意一举将其击毙。

        然而现实又一次令卢枫惊愕。

        枪口之下,原本传来脚步声的位置竟然空无一人。

        不仅是办公室的门口,整条走廊都空空如也。

        “哪去了?”

        卢枫目光一沉,忽然后脊梁有些发寒。

        他豁然转身,只见身后走廊尽头有一扇敞开的门突然“吱呀”一声关了起来,而大门附近却根本没有人。

        卢枫皱了皱眉,轻手轻脚地朝那扇门跑去,但当他冲到那扇门面前的时候却是脚步一顿。

        眼前的这个房间曾经给卢枫留下过深刻印象,因为这便是昨天晚上车佑恩遇袭的那间储藏室。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心里立刻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恨不得掉头就走。

        走当然是不能走的,为了得到真相卢枫只能硬着头皮直面危险,这是他作为警察的信念。

        定了定神,卢枫全神贯注,一手持枪,一手轻轻拧动门把,“吱呀”一声,大门缓缓打开。

        一个人影映入眼帘,卢枫顿时瞳孔一缩。

        储物室里,一个女人被麻绳套住了脖子,挂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随着开门之后吹进来的气流,整具尸体才开始轻轻地随风摇摆。

        女人的脖子歪折九十度,两只眼睛死死地瞪着门口,似是在与卢枫对视,这幅画面和密室里那张报纸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韩惠媛,她还是死了,昨天晚上车佑恩看到的恐怕也是这个样子吧?”

        卢枫愣愣望着尸体,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传来了极轻的脚步声。

        “你是谁?”

        突然,卢枫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卢枫吓了一跳,霍然转身,枪口瞬间对准身后的男人。

        身后的男人大约二十来岁,穿着一件白大褂,中等身材,相貌英俊,看到卢枫用枪口指着自己只是微微皱眉,却并不惊慌。

        卢枫不认识这个男人,却熟悉他的声音,这人正是俊秀。

        认出他的身份,卢枫心头一惊。

        按照朴安哲留下的录音,俊秀应该死在韩惠媛前面才对,为什么韩惠媛已经死了,俊秀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正在卢枫惊讶的时候,俊秀缓缓从卢枫身边走过,抬起头愣愣地望向韩惠媛,脸色波澜不惊,不知在想些什么,但那种冷漠的眼神绝对不像是在看自己未婚妻的尸体。

        卢枫忽然注意到俊秀的白大褂里竟然什么都没有穿,而且脖子上似乎还有一条明显的淤青,脸色也有些灰败,似乎是生了重病的模样。

        刹那间,卢枫心中的某个疑团被解开,但真相令他震惊不已,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听到身后的动静,俊秀缓缓扭过头望着卢枫,嘴角勾起一个无法形容的诡异微笑。

        “奇怪,我不认识你,可你好像都知道了?”

        卢枫沉默不语。

        俊秀的脸色沉了下来:“既然知道了,就一起来陪我吧。”

        说着,俊秀朝卢枫走来。

        卢枫眉头一挑,立刻握紧了手枪,可俊秀似乎对黑洞洞的枪口全然不顾,依旧缓缓朝卢枫走去。

        冷汗渐渐从卢枫额头流了下来,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现在正被一个荒诞的念头占据着——光凭手枪绝对打不死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且一旦开枪,自己很可能就没命了!

        这个念头让卢枫无法扣下扳机,可如果手枪都打不死俊秀,那卢枫要怎么办,难道等死?

        就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俊秀突然浑身一震,一柄尖锐的铁刺突然从他心脏的位置刺了出来。

        卢枫惊愕地朝俊秀身后望去,只见先前还被挂在天花板上的韩惠媛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在俊秀身后,握着一把拇指粗细的铁刺,将俊秀的心脏捅了个对穿。

        “你……你居然还没……没死……”

        俊秀瞪大双目,满脸震惊地望向韩惠媛,他的目光正好迎上韩惠媛那诡异的而疯狂的冷笑。

        “我们两个注定只有一个能活下去,而那个人就是我!”

        韩惠媛大笑起来,笑声极度疯狂,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正常人。

        而还被穿在铁刺上的俊秀却好像一点点失去生机,慢慢地委顿下来。

        就在这时,在韩惠媛尖利而神经质的笑声之中,走廊上的大门突然一扇接着一扇地打开,然后卢枫便看到了此生最难以置信的一幕。

        一个个人影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准确地说,是一具具尸体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尸体浑身是血,面如死灰,表情僵硬,动作怪异,行走时还会发出“咔咔”的骨骼摩擦声,竟是那些刚刚被杀死的人。

        犹如虫群出洞一般,尸体们逐渐汇集,一步一步地朝卢枫缓缓围拢过来。

        与此同时,韩惠媛将软倒的俊秀随手扔下,也扭头朝卢枫望来,两人目光碰撞的瞬间,卢枫如坠冰窟。

        在那双空洞无神,甚至焦距涣散的眼睛里,卢枫竟然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冰冷、疯狂和杀意。

        卢枫打了个激灵,立刻掉头便跑,从身旁的楼梯口直冲二楼。

        “嘀嗒……嘀嗒……”

        水滴声再度出现,萦绕在卢枫耳边,伴随着尸体行动的“咔咔”骨头声,如同海啸一般冲击着卢枫的耳膜和心防。

        “这是什么情况?釜山行?釜山行二?不会还要拍第三部吧?”

        这诡异的一幕实在超出他的理解,生平第一次,卢枫对熟悉的世界产生了动摇。

        “啊!”

        刚刚冲上二楼,卢枫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叫声刚好是从他路过的一间办公室里传来。

        有些失神的卢枫想也没想,竟是本能地一把拉开那间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室里,一个彪形大汉正压在朴安哲的身上,双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似乎是想要将他勒死。

        卢枫瞬间回过神来,举枪便打。

        “啪!”

        枪口喷出一串火舌,行凶者后心上绽放出一朵血花,瞬间软倒在朴安哲身上。

        “咳咳咳……”

        朴安哲费劲地挣脱行凶者,还来不及缓口气便朝着卢枫冲了过来。

        “快走!”

        朴安哲一把拉住卢枫便往楼梯口拖。

        卢枫瞟了一眼楼梯口,那些尸体不知为什么并没有追上楼,但卢枫哪敢下去,触电般地把手抽了回来。

        “你干什么,别下去!”

        卢枫惊呼。

        朴安哲也是一脸焦急:“快走,再不走追杀我的人就要到了。”

        “追杀你?谁?为什么要杀你?”

        卢枫问到。

        “七星财团的那些家伙。”

        朴安哲说到。

        “七星财团?”

        卢枫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一愣。

        朴安哲苦笑:“事情说起来很复杂,现在来不及解释了,咱们现在必须快点逃出去。”

        卢枫连忙摇头:“不行,一楼很危险,现在下去必死无疑!”

        朴安哲一惊:“是那些家伙已经到了吗,那怎么办?”

        卢枫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一扇窗户上。

        “咱们从窗口出去。”

        “窗口?出……出去……去哪?”

        不知为什么,听到窗口两个字朴安哲脸色有些发白。

        卢枫没注意他的脸色,脑海中一直放不下朴安哲先前提过的秘密实验室,对他而言,那是一户化工厂的最后一个秘密。

        “咱们还不能就这么逃走,得先从这个窗户爬出去,躲开一楼的那些家伙,然后再从外面绕到另一边,去一楼的秘密实验室。”

        “秘密实验室?”

        朴安哲愕然。

        “啪啪啪!!”

        “啊!”

        就在这时,一楼突然传来一阵枪响,接着便是惊恐的哭嚎和混乱的打斗声,似乎有两伙人正在一楼火并。

        “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上来,咱们快走吧!”

        不管楼下突然出现的是什么人,卢枫并不觉得他们能战胜那种状态下的韩惠媛,于是立刻想要拉着朴安哲跳窗户,可朴安哲却是坚决地摇头。

        “不不不,你从窗户走,我从另一边的楼梯下去。”

        卢枫眉头一皱:“另一头的楼梯也不安全,你这样冲过去要是遇到僵尸……呃,遇到追杀你的人怎么办?”

        朴安哲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从背后取下一个背包,正是卢枫先前见到过的那个黑色背包。

        “我知道风险很大,但我只能从另外一边的楼梯下去,这个交给你。”

        朴安哲将背包递给卢枫,郑重地说:“您是刑警,我相信您,有件事我想求您帮忙。”

        说着,他指着背包,语气更加凝重:“这是我在下水道里找到的,是我两个朋友留给我的,有关一户化工厂一系列命案的证据,如果我遭遇意外,请您用这个为我主持公道。”

        卢枫苦笑,你的那两个朋友现在就在楼下,只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主持公道是不可能了,把你生吞活剥的概率倒是不小。

        “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走?”

        卢枫接过背包,不解地问。

        朴安哲苦笑:“我有恐高症,走窗户会要了我的命,我宁愿被打死也不想被吓死……”

        卢枫张了张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理由。

        “别说了,咱们分头逃跑,先躲开追兵,一会儿我在一楼门口等你带我去那间什么秘密实验室,你记得来早些,我可不认识实路。”

        说完,朴安哲转身便朝走廊另一边的楼梯口跑去。

        “等等……”

        卢枫想要叫住他,可这家伙溜得太快,现在开口已经晚了。

        “原来你不认识秘密实验室的路啊,可我也不认识啊……”

        卢枫苦笑一声,望着手上的黑色背包,精神微微一震。

        朴安哲曾在录音中提到过,俊秀和惠媛都在找这个包,似乎里面装着关乎他们生死的重要证据。

        除此之外,先前卢枫在偷听两人对话,他们也在争夺这个背包。

        这个背包里究竟装着什么,竟会这般重要?

        一瞬间,好奇犹如海啸般将卢枫彻底吞没。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40/40239/20395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