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校在线阅读 - 食寂寞者(三)

食寂寞者(三)

        “这样吧,”在林濛觉得实在无话可找的时候,甘婷突然斜下头,越过阿碧,朝女生这边说,“你加我一个微信,以后姐帮你看模特拍摄表,有什么突发事件姐也提前跟你说,让你每回都准点到。”

        千万别加。

        女生侧头:“好啊。”

        “来。”甘婷把自个儿手机递过去,“你扫我。”

        女生的一只手在涂甲油,另一只手正在照灯,没空接,于是别过头:“靳译肯。”

        几乎整个美甲店的女客人都回头,就好像等着她这声叫唤似的,通通看向沙发上的男生,他垂眼看着手机,八风不动地坐着:“嗯?”

        靳译肯。

        原来他叫靳译肯。

        林濛在心里把这个名字的一笔一划拆开来,再组装,短短几秒已重复了三四次,男生抬眼看出了情况,拿过桌上的手机,扫甘婷。

        甘婷撑着脸颊盯着他。

        林濛觉得她满目的千娇百媚快溢出来了。

        但是网络反应出奇慢,好友加不上,店员说:“我们这边信号不太好。”

        “哦这样呀,”甘婷很快讲,“那外面信号好不好?要不去外面扫一下吧。”

        林濛脑内一记钟响,千算万算,原来老碧池的梗就在这里,怪不得推荐这家美甲店。

        嘴像被封了塑胶,闷声看着毫不在意的男生与甘婷出店门,两人在外头扫码,林濛再看女生,她正研究自个儿指甲上的月牙白,问美甲师:“我这是不是营养不良?”

        ……

        等甘婷回来,女生已经做完指甲,男生在外头抽烟,没进来。

        林濛急死了,想知道甘婷和男生在外头待的三分钟都在聊什么,扫个码居然扫了三分钟,答案很好等,女生一出店门,甘婷就吹着指甲,笑着看林濛和阿碧。

        林濛心里咯噔一下。

        “我说他女朋友一进摄影棚就不能用手机,要不我留个他的手机号,他女朋友要有什么状况,我随时跟他说,模特这行这业嘛,有些潜在风险说不清的。”

        “留了?”

        “留了。”

        甘婷这两个字,说得好像事已经成了一半,愉悦地挑选着贴在甲上的钻,林濛的美甲师问林濛要不要加样式,林濛假装看了几个样式,看了标价,说:“不用了,我还要回去加班呢,帮我指甲封层吧。”

        “你就涂个单色?”甘婷说,“哎,你做个猫眼呀,猫眼很好看的。”

        “我活儿还没干完,甘姐,包都在公司里呢,我得回去打卡。”

        ……

        ……

        又是晚九点。

        用肩膀打开公寓的门,开灯,脱高跟鞋,身体往沙发上瘫,手机微信里,工作群不断响着叮叮声,林濛的眼神放空,看着茶几上的猕猴桃。

        一个月前妈妈从老家寄来的,刚到时很硬,妈妈教她在猕猴桃里放几个苹果,容易软化,等软了再吃。

        一晃而过,林濛已经忘记去吃这些猕猴桃,苹果表层也发黑了。

        她拿手机,打开音乐app,分享了一首李荣浩的《模特》到朋友圈。

        刚发完,叮一声,微信响。

        甘婷发了几张图来,是她今天刚加上那女生的朋友圈截图,林濛看了看,那女孩拥有得天独厚的颜值优势,倒很少发自拍,大多是是带着胶片感的局部身体黑白照,套着马丁靴的小腿,破了一个洞的白t领口,新打的耳骨处耳洞,腰上的蛇形纹身,或者一道被涂了大红叉的物理题。

        都是纯图片无文字,只有那一道大红叉的物理题,女生才配两字母:sb。

        甘婷:你发现没?

        林濛打字,回复:怎么了甘姐?

        甘婷:我翻了她一年的朋友圈,没有一条跟那小鲜肉有关。

        林濛:………………………………可能人家低调。

        甘婷:有这么帅的男朋友不晒?谁忍得住啊,他们感情有问题。

        林濛的拇指悬在打字栏,良久,发出一个敷衍式的“deideidei”表情包,切回朋友圈,刚分享的音乐有四条新评论。

        老妈:还不睡。

        lisa:李荣浩还是老歌比较好听。

        阿碧:你在恋恋不舍白天那妹子[偷笑]

        成:心情不好?

        林濛回阿碧两个偷笑表情,然后切进最后一个叫“成”的好友朋友圈,滑了滑,原来是高中时候的同学,没同班过,高考那天忘了带钱,这个男生借过她二十块钱吃午饭,林濛留了人家的号码方便还钱,后来大家都开始用微信后,系统就自动加了对方为好友。

        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看朋友圈状态,好像是个旅行客,有天南海北的风景照和他本人的骑行照,他被晒得黝黑黝黑。

        可是。

        林濛想不起来她后来有没有还那二十块钱。

        如果没还,就有些尴尬吧。

        她点开“成”的聊天框,摁“红包”,还没打数字,又退出去。

        在人家留评后就发红包,好像人就为了这二十块故意留评提醒似的,更尴尬。

        正思考的时候,微信“叮”一声响,就在此刻打开的页面内,一首陈粒的《妙龄童》分享链接从原本空白的聊天框中跳了出来,林濛的心晃了晃,“成”说:送给你,补元气。

        是想问为什么他就确定是心情不好才分享那首歌。

        但拇指顿了顿后,林濛回复:谢谢你。

        微信又响了,她切出去,甘婷在她和阿碧的小群里问:明天江总那边是不是还缺模特?

        阿碧:缺。

        甘婷:那我叫那龙七来。

        阿碧:啊?甘姐,明天拍手包和鞋子,不用脸,找几个身材好的小姑娘就能拍了,这种边角料拍摄没必要喊那个女孩子。

        甘婷没有回阿碧。

        而隔日下午五点多,林濛又在公司大楼的电梯内看到了这个叫龙七的女孩子。

        老碧池果然还是支招把她喊来了。

        她仍穿着学校制服,腰间系的针织衫换成了一件黑色的,原本披散的长发松松扎了起来,正倚在电梯玻璃璧的那一面,环着臂,发着呆,等林濛带着饭盒过去,女生认出她来,脑袋稍微抬起来,林濛今天终于敢向她笑一笑:“来拍片啊?”

        “嗯,拍好了。”

        “噢,”林濛说,“准备回去了?今天挺早的。”

        “就拍了半小时。”

        林濛点头。

        电梯闭拢前,又有人按键,门重新开,甘婷和阿碧赶了上来,甘婷今天穿得风情万种,看见女生,上来就笑:“呀龙七,今天准时吗?没让你等吧。”

        “没有,甘姐,谢谢。”

        “哎阿碧,下个星期江总那边不是还缺人吗?”甘婷用手臂碰阿碧,“下次你多给江总推龙七,那么好一个小姑娘,多照顾照顾。”

        女生仍环着臂,捋了捋发,林濛似乎从她手指缝间感知出此时此刻的无聊来,阿碧迎着甘婷的话,顿了顿,说:“噢,好啊。”

        阿碧顿的那两三秒,林濛猜又是那种所谓的边角料拍摄。

        电梯数字一层一层往下跳,从玻璃璧外望,电梯仿佛淹没在通体明亮的高楼大厦间。

        “你男朋友是不是又在便利店等你啊?”甘婷问。

        女生抬眼。

        两三秒后:“嗯。”

        “下次让他上来等吧,我们公司有休息室,有热饮有零食,以后上来等,姐招待。”

        “不用了,他上不来。”

        终于意识到碧池野心了,林濛在心里暗自叫好。

        “上不来?”

        女生抬起手,手指懒淡地指向电梯外,斜对角的三栋参天大厦:“进来就会经过那里,他不敢。”

        “为什么?”

        “他欠里头人钱。”

        “……”

        甘婷这会儿的表情,怕是觉得女生在逗自己,没接话,不多久,电梯叮一声响,到底楼了,女生又淡淡挥了挥四根手指:“再见姐。”

        “再见。”

        ……

        “那三栋大楼是华革集团的吧?”出了大楼门,工牌被风刮得乱摆,甘婷与阿碧纷纷环臂,趁热讨论,“小鲜肉欠一个华革员工的钱?能欠多少?”

        “那女孩不会是因为这个才出来当模特赚钱的吧?”

        甘婷说:“那敢情好啊,经济问题,那敢情多好。”

        “什么?”

        林濛跟上去。

        “小鲜肉欠钱,我帮他还不就行了,他一个高中生有多大经济能力,能欠个多少钱,”甘婷笑,“姐姐养。”

        老碧池真是走火入魔了。

        意外得知那一个消息后,甘婷对于哄女生来楼里拍照这回事更加勤快,着装打扮也一天比一天艳,仿佛卯着劲儿跟人比美。

        但是男生真的从来没上过楼。

        一个礼拜后的下午三点,杂事做完了,咖啡都摆好了,票也订了,难得的闲暇时光,林濛用手机刷微博,刷完微博又看朋友圈,看见更新后的第一条消息就是“成”发的,他好像在一块山野中的野炊露营点,用一根树枝穿着刚捞捕到的鱼,对着镜头大咧咧地笑,一屏幕的阳光。

        林濛点了个赞,评论:你在哪儿?

        “濛濛,”阿碧突然越过办公格子,抓给她一把剥好的花生,“你知道甘姐去哪儿了吗?”

        “甘姐好像被江总叫去办公室了。”

        “噢。”

        阿碧回到自己的办公区。

        微信叮一声响,林濛赶紧看,“成”单独给她发消息:伊莫金山口。

        林濛想去百度,但惰性使她回:这是哪儿?

        “成”发来几张风景照。

        林濛回:好美。

        成:你在哪儿?

        林濛:在格子间,对着电脑和打字机。

        成:哈哈哈哈

        林濛犹豫半会儿后,打字:好羡慕你现在的生活,做着自己想做的事。

        成:那你呢?

        林濛:每天都在浪费,没有一天是有意义的。

        两三分钟后,“成”一直没回,林濛想可能话题变得严肃了,聊不下去了,准备退出时,聊天框中,一首歌曲链接跳了出来。

        “成”发来一首陈粒的《奇妙能力歌》。

        林濛知道这首歌的歌词,耳根突然有点暖。

        回:你很喜欢听陈粒的歌?

        他:嗯,你呢?

        林濛:我喜欢听李荣浩。

        他:那我也开始听。

        林濛愣了一下。

        这句话,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吗?

        应该只是分享好听的歌而已,但心里怎么就开始暖暖的,好像那个人在什么伊莫金山口的阳光,透过手机,倾洒到了她这间狭窄的格子间一般。

        阿碧又将手攀上来:“濛濛。”

        “嗯?”她抬头。

        “就最近甘姐不是老叫那女孩来拍照吗,有些话,我不说难受。”

        “你是不是觉得甘姐这样做不太好?”

        阿碧没有点头,林濛觉得太快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那怎么了?”

        “首先我确实觉得挺不好,其次吧。”

        林濛松一口气。

        “有一回江总带金主来了,就我们杂志社那几个投资商,当时他们那眼睛一个个的,全粘在那女孩身上。”

        ……

        “没事的吧,我们杂志社模特那么多,都长得那么漂亮,多看几眼正常的,我一个女的都忍不住看她。”

        阿碧还想说时,对面过道,甘婷回来了,她对林濛作一声嘘,但是甘婷的脸色有点青,没发现讲小话的两人,手机“啪”一声往桌上滑,情绪阴郁,一声不吭地往椅上坐。

        林濛滑着椅子过去:“甘姐,林总刚才下来找报表,我帮你交上去了。”

        临了,要回自己的办公区,甘婷突然出声:“你知道江总刚刚找我聊什么吗?”

        ……

        林濛没应,甘婷侧头,看向她:“他要我以我的名义,约龙七今晚出来唱k。”

        林濛一惊。

        “可是……江总不是有家室,还是妻管严吗?”

        “我们的投资商不是妻管严。”

        “江总要找女孩招待投资商?江总这么low?”阿碧一直在偷听,忍不住加入会话,甘婷朝附近看,让她小声点。

        “那你怎么回他的甘姐?”

        “我拒绝了。”

        林濛松一口气。

        “但他说要炒了我,”甘婷将工牌摘下来,扔桌上,“老畜牲,盯着我给龙七发信息。”

        “你发了?”

        “我他妈发了,龙七今晚要是不来我就丢饭碗。”

        “……”林濛问,“那龙七怎么回?”

        “她真的以为是跟我们唱k,她答应了呀。”

        “那怎么办,”阿碧滑着椅子过来,“甘姐,龙七还在读书,她怎么可以陪酒的,不行的呀,这样会毁掉这个小姑娘的。”

        “江总叫我晚上也去,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吧。”甘婷说完,喝一大口水,胸口起伏,“真是烦死了。”

        “我也去。”林濛说。

        当天晚上,甘婷带着林濛和阿碧两人进了ktv的包厢。

        很大的一个包厢,灯红酒绿,江总已经喝得脖子通红,兴致高昂地招待着一行四五名三十多岁的男人,这几个男人穿衬衫打领带,酒还没真正喝起来,行为举止还算规矩,要不是现场还叫了几个长相漂亮的女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体面的部门团建。

        《july时靡》杂志社最近正是换金主的关键时候,据说所有未来金主中,属江总招待的这一波最壕,隶属一家国际大公司,至于是哪家公司,涉及商业机密,林濛这等底层人士还不知道。

        这些男人大概就是那家大公司的投资部精英人士了。

        斯文禽兽。

        林濛在心里说。

        大概八点的时候,离和龙七约的时间越来越近,男人们的酒都喝起来了,手渐渐开始不规矩,甘婷也越来越暴躁了,她虽没喝酒,也没陪酒,但一直握着手机,拉着林濛说:“你说她作业怎么就不多呢,她连续拍了那么多天片,怎么着也该累得生点病,怎么还有精力来,她怎么就这么相信我们啊这傻姑娘!”

        “甘姐,你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但是甘婷又气愤地拍林濛的手:“我的信用卡还得还。”

        就这么犹犹豫豫地拖延,到了八点半的时候,龙七还是来了。

        她一身纯黑的t与柳钉短裙,更加锋利的冷艳模样,按照约的时间准点到,是甘婷去门口迎的她,但是话还没说上两句,江总就拨开人群,一把拉住龙七的手:“来来来,等你好久了,一块儿喝酒来!”

        龙七明显怔住了。

        但龙七的反应也快,竟没被江总拉动,她侧头看甘婷,甘婷拉着龙七的另一只手臂,向江总陪笑着说话,林濛以为历经江湖的老妖精甘婷可以信手拈来地将江总劝下,但是江总喝上了脑,没听两句就把甘婷一推:“你给我出去!”

        巨大的吼声,把林濛的身子震得僵住。

        但是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并不是被江总吓到,而是被甘婷退后两步,略显狼狈的模样震到。

        这个她心里一直骂着的老碧池,突然令她想到自己第一次孤身来到这座城市时的样子,她一边骂着她,鄙视她,一边又以为自己最好不过的发展就是爬到她这种高度,跟她一样有资本去做世俗所不能容忍的事,但此刻,此秒,林濛发现,就算是这个高度,也可以被更高一层的人随意碾压,只肖一句话,自尊就在众人面前轰然崩塌。

        她们三人都被赶到了包厢外。

        过道内充斥着各个包厢的大分贝歌喉,夹杂在一起,震得人想吐,甘婷的发丝有点乱,她靠着墙,抖着手抽一根烟,阿碧问怎么办,她迟迟不答。

        阿碧又说:“甘姐,你的口红花了。”

        甘婷扔掉烟,从包里拿手机,照嘴唇。

        突然,动作顿了顿,像想到什么似的,看向林濛,又倏的低头打开手机,在通讯录内一通划,点住一个号码拨通后,将手机扔给林濛:“我留了她男朋友号码,告诉他这里的地址,让他报警,让他在警察陪同下过来接他女朋友!”

        “甘姐你去哪里?”

        “我去帮那女孩喝酒,你在外面守着!”甘婷抹了把口红,推开包厢门,一股巨大喧嚣海浪般袭来,又随着包厢门闭拢而消退,阿碧跟着进去。

        林濛还想说话,但正在拨号状态的电话突然接通,她的手一抖,背靠墙,将手机握到耳边,男生那边的环境极其安静,低低的少年感声线,像在书房温习功课的模样,伴着一记薄纸翻页声:“喂?”

        好像并没有备注甘婷的手机号。

        林濛迟钝两秒,立刻回:“你好我是林濛,我是龙七拍照片那家杂志社的员工,我和她一起做过指甲。”

        她捂着耳朵隔开噪音:“是这样的,龙七被我们的领导叫来喝酒,但是你放心,你女朋友她是完全不知情的,她是被我们领导骗过来的!你现在最好报警,带着警察来这边接你女朋友,现在我们几个还留在这保护她,你快点过来!”

        林濛喊完,又问:“你听清楚了吗?我这边太吵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听……”

        “她有没有弄伤人?”

        林濛一愣。

        看了一眼包厢,回:“没有。”

        “她脸色怎么样?”

        “不太好,很生气的样子。”

        “好,知道了,”他说,“地址。”

        林濛把地址报过去,男生又礼貌说一声谢谢,挂了电话。

        ……

        他到底会不会报警啊?

        听上去很悠哉就算了,怎么还一副女朋友更加难搞的口气。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林濛在门口守得度日如年,她透过包厢玻璃看进去,甘婷一直在人群中敬酒,喝得满脸红晕,时间一分一秒过,江总的吆喝声越来越大,林濛觉得里头就像一个涨得越来越鼓的热气球,随时会爆炸,果然,一刻钟后,里头传出一记砸酒瓶声。

        如惊雷般响。

        林濛的大脑嗡嗡响,觉得完了,肯定是出事了,想往包厢内探探情况,一侧头,瞥见过道拐角处,男生来了。

        他穿着件黑色卫衣,正慢条斯理走来,身后没带一个人,没有警察也没有帮手兄弟,就这么到了林濛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却给人一股踏实的安心感,他大概是在看林濛发给他的定位,视线从手机收回,卫衣的领口有点宽,露出里头白色t恤的领头,手握上包厢门把,淡定得真像是过来接刚参加完聚会的女友一般,不问前因,也不问此刻情势,门将开时,林濛缓过来,伸手止住:“你就这么进去?一个人?”

        “她在跟谁喝酒?”

        “我们的领导,和一家大公司的投资部人员,总共五六个男人……”

        咔。

        他仍旧开门进去。

        但林濛还是被止在了外面,包厢门关上的时候,他还开了墙壁上的主灯开关,里头一片明亮,江总雅兴被毁,大喊一声“谁!”,门咔擦一声关,所有动静又消退,与世隔绝。

        林濛在过道上发怔。

        ……

        ……

        她不敢想象里头正在发生什么。

        就这么怔了五六分钟,门又咔一声开,肩膀一抖,迎面看见龙七出来,而男生插着兜走在她身后。

        大松一口气,好像是全身而退了,龙七也看见了她,整张脸阴沉沉,林濛闻到她身上的酒气,也看到她眼里冲天的怒意,接着人就被一推,撞墙上,龙七逼在她身前,挨得近,四目对视,仿佛下一秒就要挨巴掌了,林濛心想该的,自己还不如甘婷,就让她发泄发泄,但最终这巴掌没下来,龙七被男生拉住胳膊,他对林濛说她断片了,然后将她环在臂膀内,在耳边半哄半拉地说着话,带走了。

        她忘不了龙七走时一步三回头,瞪着她,仿佛看着一名“背叛者”的眼神。

        她在过道上大喘气。

        而后,甘婷和阿碧出来了。

        她俩的面目发白,看不清是被吓的还是补了粉,林濛问怎么了,里头发生流血事件了没有,甘婷摇头。

        而后怔怔地看向林濛:“你知道吗,这小鲜肉,是里头那群人的爸爸。”

        “啊?”

        “江总招待的这批人,是华革的,”甘婷还在晃神,阿碧接上,说,“华革集团总部那三栋楼,都是小鲜肉家的。”

        ……

        林濛愣住:“不是说,他欠人家钱吗?”

        “你傻呀,还没搞懂啊,”甘婷缓过来,推一把林濛的手,“他是华革老总的儿子,哪家儿子不欠老爸钱!”

        “江总都瘫了,那些投资部的人现在哪还有心思玩,都忙着叫秘书准备检讨书,怕第二天回公司部门已经被端了……”

        林濛跟着她们一起缓了半分钟,看见阿碧手臂上挂着一件衣服。

        “这是谁的?”

        “……那女孩的,忘记给她了。”

        “我去给她。”

        林濛拿过,立刻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去。

        她觉得欠那个女孩一声道歉,想追上他们好好弥补,她也怕他们之间会因为这次陪酒事件闹别扭,想过去好好解释一番,她记得他们没走电梯,走的是安全通道的楼梯,她在思考道歉的辞藻,但是楼梯才下了一层,林濛的脚步就猛地刹车停住,思维也停住。

        楼梯平台的角落,橘黄灯光下,男生正在跟他的女朋友接吻。

        龙七的意识看上去并不清楚。

        双臂软软地搭在男生肩上,脸也被男生的后脑勺全部挡住,腰被搂着,抵着墙,两人正一波一波地辗转吻着,根本没有因为陪酒事件发生什么嫌隙,反而更浓情了一些,男生非常主动,而龙七稍有回应,两人的手便很快交叩起来,再是一波缠烈的,旁若无人的热吻,看得林濛一颗道姑心七上八下,脸红嗓子燥,耳根一片滚烫。

        这一刻,突然恍然大悟,就算她之前再为这个女生担心,就算诸如今天此类事件发生再多,就算甘婷再风情万种经验丰富也好,一切都是瞎操心,这一对儿小年轻的恋爱模式,旁人还真没法挤进去。

        最终,她将龙七的衣服塞在自己包内,没出声,返身离开安全通道。

        走出ktv大门,甘婷问拦着人没有,林濛说拦着了,他们已经回家了。

        “好。”缓过来的甘婷又回到之前气势如虹的样子,在手机上啪啪啪打字,林濛问她在干嘛。

        “投诉信和辞职信,老娘不干了。”

        “甘姐,你投诉谁?”

        “姓江的老畜牲,给他老婆也抄送了一份。”

        林濛彻底收回对甘婷“老碧池”的专用骂词,说:“甘姐,如果你实名投诉的话,加我一个名字。”

        ……

        晚上十点,凉风徐徐。

        万家灯火之间,出租车在高速路上夜行,林濛与甘婷,阿碧坐在后座,路灯一簇一簇地从窗口掠过,一簇一簇地从她们这三个“奔三女人”的身上掠过,她们靠着彼此的肩,谁也不讲话,林濛回忆着这两个星期以来的事,打开微信,给“成”发消息:今天发生了一些戏剧性的事。

        他读了,秒回:与你有关吗?

        林濛的拇指悬在键盘上方,夜风吹着她的额头。

        “与我无关。”

        叮一声响,“成”给她回了一首李荣浩的《女孩》。

        “那我就不感兴趣,我最近也喜欢听李荣浩。”

        林濛思索了几秒,在手机上打字。

        ……

        ……

        ……

        “改天一起吃饭吧,我不是还欠你一顿,二十块钱的午餐吗?”

        (完)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40/40276/20904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