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拆拆拆!把它的血肉统统拆下来

第五百六十九章 拆拆拆!把它的血肉统统拆下来

        “——弟兄们,加快速度,行动起来。”

        甘宁在海中呐喊。

        只是,他的声音很快就淹没在大海的波涛中,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那大鱼剧烈的翻涌了起来,汹涌的海浪像龙一样在磅礴的大海中翻腾。

        碧绿色的海面再没有丝绸一般的柔和,微荡着的涟猗也彻底成为了过去式,此时的海浪,一层连着一层涌动过来,像千军万马在嘶叫,在奔跑,在搏杀。

        “射!”

        甘宁发出大吼。

        连带着,他乘坐的锦帆不知如何换成了红色,这是进攻的号令,宛若…陆地战中,那进击的号角。

        刹那之间,无数弩箭爆射而出。

        这些弩箭呈三叉戟的造型,两侧均有专门的倒钩,其后是长索,长索与每一艘锦帆船连接起来,随着弩箭一齐没入巨鱼的身体。

        当然…

        这种程度的攻击,并不能够真正的破防,哪怕是数百三叉戟齐射,连鲸鱼最外部的皮都破不了。

        “稳住!”

        甘宁大吼一声,锦帆船上的颜色变成了金黄色。

        这是新一轮的命令…

        而几乎同时,无数小船牢牢锁住长索,随着长索迅速的向大鱼靠近。

        那三叉戟的弩箭本就不是为了杀伤,而是…控制!

        当然…

        控制一只鲸鱼,这很难!

        因为一艘小船根本挡不住鲸鱼一次尾鳍攻击的,不夸张的说,只要鲸鱼的尾鳍命中了小船,整个小船都要碎裂、瓦解,船上的人更是九死一生。

        可…

        偏偏,这些锦帆船速度极快,大鱼几次拍打,几次尾鳍攻击,均被牢牢避开…

        直到这时,大鱼方才察觉到一丝不对。

        它想逃跑时,却发现,一百余艘小船发出的弩箭的倒钩,已经死死的卡住了它的骨血,数百条绳索牢牢的困住了它!

        或许一艘锦帆船的重量微不足道,可百余艘…这般重量,却是大鱼无法忽视的,他根本无法潜水,更无从逃窜。

        而无法逃窜的鲸鱼开始在海中疯狂的翻滚,开始剧烈的挣扎,卷起的惊涛骇浪…莫说是小型锦帆船,就连六艘大船…也剧烈的摇曳了起来。

        晃动…

        六艘大船齐齐的晃动,大浪漫过了甲板,扑面而来,因为有上一次失败的经验,这一次几名舵手随时调整大船的方向,究是如此…它们还只是在外围,鬼知道那些更小的锦帆船,能不能扛得住这些海浪?

        可…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纵使,大鱼翻滚下,海浪狂暴得像个恶魔,翻腾的泡沫,早已失去了均衡的节奏,似千军万马,在大海里翻滚着!

        可…

        一百余艘锦帆船愣是没有一艘沉没,他们踏浪而行,敏捷的躲过了一处又一处翻涌的海水!

        就像是敏攻型战士在与蛮力型战士殊死一搏!

        这一幕,让大船上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疯狂!

        简直是彻底疯狂了!

        而巨鱼翻腾的更加厉害,俨然,没入它体内的那些倒钩,让它一次次的翻滚,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疼痛,血水在海中涌出来。

        “哈哈…”

        甘宁兴奋至极…他不忘嚷嚷着。“你特娘的越挣扎,老子越兴奋!”

        ——“拆拆拆!把它的血肉都给老子拆下来!”

        呜呜…

        终于,巨鱼发出了一丝哀鸣,俨然,半个时辰的博弈,身背数百条长索,不断涌出的血液让它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

        这些没入身体,精钢锻造的三叉弩箭…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鲸鱼已经是强弩之末!

        “哈哈哈哈…”

        甘宁发出一声猖獗的狂笑,锦帆船再度换成了“红色”条纹…

        这是再度进攻的号角!

        一时间,数百条锦帆船迅速的朝巨鱼靠近。

        这些锦帆船就好像是一个整体一般,闻讯而上,闻讯而退…令行禁止!

        这在陆地上都极难做到,更别说是海里!

        反观大船上的人,在经历了紧张、彷徨过后,如今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在他们的眼中,甘宁与这群海贼兄弟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愣是抗住了这漫天的海浪!

        愣是将一只巨鱼拖到了如此疲倦!

        不可思议…

        这委实不可思议!

        大船上有少数的龙骁营水军,瞠目结舌中,有人提出…

        “咱们是不是该放箭了?”

        这话脱口…

        所有龙骁营水军面面相觑,如今这巨鱼已经被死死拖住,强弩之末,奄奄一息…这时候不放箭?更待何时?

        一时间。

        无数龙骁营水军行至弩机前。

        ——“嗖嗖嗖嗖嗖…”

        那些比三个人绑在一起还要粗的箭矢自弩机爆射而出!

        这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巨鱼被无数长索牢牢困住,根本无法躲闪…

        每一根箭矢都能没入它的身体之中,让它全身一阵颤粟!

        呜呜…

        哀鸣声不断响起,巨鱼再也没有了往昔水中霸主的威严模样,此刻的它奄奄一息,依旧不甘的在海中翻滚着,只是它巅峰时的重量都无法冲破百艘小船的桎梏与枷锁,更别说现在了!

        浓重的血腥几乎让人作呕。

        可甘宁与一干海贼兄弟顾不了这么多,他们每一个人都热血沸腾,眼里发红,没有人畏惧,没有人胆怯。

        这对于他们而言是最重要的时刻!

        能否在龙骁营立威,就看今朝!

        甘宁已经朝船下甩出了钢矛!

        就连锦帆船的船底也尽数染成了红色…那样的殷红,那样的可怖!

        巨鱼最后抖动了几下,头顶的鼻孔猛然喷出一片血雾,终于…它安静了下来,慢慢开始下移。

        与此同时…

        锦帆船上的一干海贼开始了欢呼雀跃。

        甘宁却是当即吩咐,“长索拖住它,莫要让它沉下去了,绑到大船上,拖回去!”

        平静的海面,海风中…甘宁的声音传入每一个海贼兄弟的耳畔。

        先是短暂的静谧…

        继而,每一艘锦帆船中发出了“嗷嗷声”!

        而大船上的无数船员,一个个目瞪口呆,眼瞅着百艘小船托着巨鱼缓缓靠近…

        惊愕,惊骇,震惊…

        ——震耳欲聋!

        每个人都张大了嘴巴,他们惊骇的地方不是小船用数量弥补了重量的不足,而是每一艘锦帆船井然有序,配合默契…

        宛若经历过无数次的配合、打磨,才能到如今这般程度!

        他们就像是…

        陆地上的龙骁骑一般!

        不可否认,这甘宁甘兴霸与他的海贼兄弟们,是真的很有实力!

        不多时…

        小船入舱!

        猎猎的龙骁营水军的黑底旗帜,在黄昏之下迎风招展,万丈霞光的天穹和碧蓝海水之间,显得格外的耀眼!

        ——“回航!”

        ——“回航!”

        甘宁那短促,却又极其傲然的声音扬起。

        这一次回港,带回的不是大黄鱼,却是比大黄鱼更夺人眼球的——巨鲸!

        所谓!

        ——鲸之大,一锅还真炖不下!

        …

        …

        后日拂晓,大船回港!

        无数人在港口翘首以盼,这一次出港的时间有些长,最重要的是,龙骁营水军都知道,这一次甘宁带着那群海贼是要去干票大的!

        当然…

        是不是大的,他们不知道,可…这一去势必是九死一生。

        可…回来了!

        当下,不少龙骁营水军就寻思着,多半是没有碰到那条巨鱼!

        可这话还没开口…

        他们便发现,六艘大船之后,似乎有一座小山,在水中浮动,六艘大船将这艘“小山”正徐徐带来港口。

        等等…

        难道是…

        登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所有的龙骁营将士的心头。

        随着“小山”越来越靠近,整个港口的人群仿似炸开了锅一般,是那条巨鱼,是那条…让龙骁营水军颜面扫地的巨鱼!

        它…它好像…漂浮着?这是被杀了?

        还…还被拖了回来。

        “天哪…”

        “这…”

        龙骁营水军彻底傻眼了,他们惊愕的望向海面,紧随而至的是奔走相告。

        数不尽的东海人听闻有“巨鲲”被捕获…

        也纷纷前来一睹“巨鲲”的真容,毕竟…他们以往对“鲲”的了解,还停留在说书人的嘴巴里。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而巨鱼解开绳索,根本不需要搬运,直接随着潮汐被冲到了沙滩上。

        这下,这个庞然大物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鱼…

        这么大的鱼!

        就是一艘大船,也没有它大!

        这鲸鱼…在这个时代,在这海滩上,简直就是“恐怖如斯”的存在,简直让所有水军、所有船员、甚至是东海所有来一睹风采的吃瓜百姓都要吓尿了!

        是真的尿了!

        水军们围着鲸鱼,一言一语的议论着。

        开始议论的是这玩意是不是传说中的鲲?

        然后议论…这玩意好吃么?

        最后…似乎,他们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那支他们看不起的海贼队伍,就是那一百多人,就完成了…数千龙骁营没有完成,且狼狈逃窜的任务!

        捕鲲!

        他们竟神奇般的做到了!

        这…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此前…不服甘兴霸,不服海贼的统领,是一个可笑到极致的事情!

        愚蠢…

        简直愚蠢哪!

        “称一下…”

        甘宁颇为豪放的下了船,当即吩咐道。

        只是…他说的轻松,可实际上,这玩意咋称啊?

        “我有办法…”

        黄叙第一个站了出来。“昔日,江东孙氏送曹丞相大象,曹冲便提出了称象的方法,如今…我们可以比葫芦画瓢,也用这个方法!”

        言及此处…

        黄叙突然摇了摇头,“不对,大象是活的,可这巨鱼是死的,这个方法,似乎…不行!”

        “哈哈哈…”就在这时,黄忠笑出声来。“这个简单,既是死的,直接大卸八块,分开称重就行了!没必要保存他的全身!”

        这话脱口…

        黄叙一敲脑门,是啊…

        他深深的凝望着父亲,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

        “权且分成小块儿,储藏到冰室中,待得我寄信于陆师傅,问问他…这巨鱼该如何处置!”

        黄叙补充一句。

        这时甘宁已经走到了黄叙的面前,他拍了拍黄叙的肩膀,眼眸先是瞟向围着鲸鱼议论纷纷的龙骁营甲士,然后望回黄叙。

        “小子,谢了!”

        俨然…甘宁很感谢黄叙的这一个小计谋!

        ——巨鱼在手,就不信他们龙骁营不服!

        …

        …

        洛阳城,校事府。

        “鲲?”

        当一名校事将东海郡“甘宁捕鲲”的消息传到校事府,沮授、郭嘉、徐庶、程昱均是一怔。

        他们都是读书人,自然联想到的也是庄子《逍遥游》中的句子——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翼不知其几千里也!

        徐庶当先吟出这篇《逍遥游》!

        哈哈…

        陆羽却是笑出声来。“太夸张了,哪有那么大?”

        他的笑声落下,轻吟道:“是鲸!”

        “鲸?”俨然…这个时代,还没人知道,什么是鲸!

        “没错,就是叫做鲸!”陆羽细细的解释道。“鲸算是海洋中的一个生物,就是俗称的大鱼,他的皮肤裸露的水面上,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少年,我也不知道?只是可以肯定,它比咱们人类活的时间要久远!”

        “而且,他是海洋中食物链的顶端,几乎没有什么天敌,故而…海洋中有很多!”

        要知道,在前世…某岛国可是捕鲸大国!

        而就类似于著名的“海豚湾”事件一样,陆羽对某岛国捕鲸亦是深恶痛绝…

        要知道…鲸鱼是经过几千万年演化而来的,在海洋中站在了食物链的最顶端,倘若大量人为捕捞,使得鲸鱼濒危的话,将会会对整个海洋生态链造成巨大的影响!

        要知道…

        食物链顶端的物种往往是生态中的“基石物种”,它们能够有效的控制其他海洋生物的数量,从而达到平衡!

        当然…陆羽反对的是大量捕捞。

        每天数万、数十万捕捞量的那种,俨然…在古代,根本不可能实现。

        因为没有天敌,鲸大量繁衍,每天捕上几头,根本对于生态不会出现任何破坏,还可以缓解小冰河期之下食物供给的紧张。

        当然…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鲸是存在着巨大的经济效益的。

        且鲸的一身都是宝!

        比如鲸鱼的肉可以吃…

        鲸鱼体内的脂肪可以炼油…

        鲸鱼皮是最结实的皮革,可以制作轻甲。

        就连鲸鱼的粑粑…在后世被西方称为“灰琥珀”,在东方则被唤做大名鼎鼎的“龙涎香”!

        别看是拉出来的,鲸鱼的粑粑是香的,是高贵香水的定香剂之一!

        甚至…鲸鱼的耳屎都极其珍贵。

        要知道,一只鲸鱼从出生到死亡,它的耳屎均被完好的保存在耳道内,样子类似于琥珀,从其轮廓能推断出鲸鱼的年龄,还有它活着的时候,受到过多少压力。

        就类似于树的年轮!

        不夸张的说,甘宁那边是迈出了一小步,看实际上,这捕鲸,于大魏而言是至关重要的一大步!

        “咳咳…”轻咳一声,陆羽没有解释太多,而是直接吩咐道:“元直,劳你替我给甘兴霸写封信,就说已经安排油坊的匠人前去,就地炼制鲸油!除此之外,鲸肉就类似于大黄鱼的肉,可以腌制、晾晒,可皮千万要保存好…这可是最结实的皮革!”

        言及此处…

        陆羽微微顿了一下。“我那诸葛徒儿制作热气球,是既缺乏结实的皮革,又缺乏可以耐烧的鲸油,对了…信笺中,再补上一句,让甘兴霸一边练兵,一边捕鲸,鲸鱼嘛…越多越好!”

        这…

        陆羽这话前面还好,到后来,就有点儿别的味道了。

        一边练兵?

        一边捕鲸?

        陆羽这是要让龙骁营水军变成“捕鲸大队”呀…

        不过,这种练兵法,倒是喜闻乐见。

        就在这时…

        ——“报…南匈奴何公子急件!”

        一名校事匆匆步入其中。

        陆羽眼珠子一定,当即接过竹简…定睛一看。

        “砰…”

        他一拍桌案,拍案而起。

        “好啊,平叔做的好,咱们这是双喜临门!”

        “河西走廊真的挖出金脉了!”

        …

        …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41/41659/26091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