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被报复的过往

第三百三十八章 被报复的过往

        “我以为你睡着了。”她小喘一口气,忍不住皱了皱眉。

        “我听到余子江哭了。”展沉继续说道。

        他原本就快要睡过去了,可是忽然听到了余子江一声哽咽。

        展沉从来见过余子江显示任何脆弱的一面,更没有想过他会为了今天抢枪的事情担心成六神无主的样子。

        其实看到余子江这样狼狈的样子,展沉心里同样是不好受,所以这一瞬间让他困意全无,他开始好奇开始猜测,到底是什么事戳中了余子江的软肋。

        “嗯……”秦幺有些犹豫。

        她透过后视镜,看到展沉撑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终于决定把这个尘封已久的故事告诉展沉,让他真正了解这个家的过往。

        “大概就是四年前吧,当时陶林还在一线上,他突然接到一个罪犯打来的电话,那个罪犯说自己把炸弹藏在了某个地方,只要炸弹爆炸,就会杀死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警方就开始到处找这个炸弹……”

        “只要找到那个最重要的人,不就能马上定位到炸弹的位置了吗?所以警方应该直接去找陶林的家人啊!”展沉抢先回答。

        “问题就在这里,你现在的时间只够做一次选择,对你来说重要的人不只一个,你会选他们中的哪个?”秦幺轻笑着摇摇头。

        “陶林选错了。”不用多言,展沉就能猜到答案。

        “他以为罪犯要害的人是余子江,所以开着车飞奔而来,最后那颗炸弹在他妹妹的学校里。更讽刺的是,陶林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在那所学校里陪妹妹办新学期的注册。”秦幺接着说。

        一念之差,救人的机会从身边擦肩而过。

        “所以炸弹爆炸了,炸死了他妹妹是吗?”展沉皱眉问道。

        “炸弹是假的,那个小妹妹的性格和你很像,她提前推理出了炸弹的位置,想着救人所以冲到了教学楼顶,罪犯就在那里亲手杀掉了她。”秦幺的话让展沉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就是一种报复……那个罪犯在不仅夺走了陶林最重要的家人,还大肆地嘲笑他推理的错误,然后告诉他——你所崇尚的善良,教会他人的无私……其实都是错的。

        整好前方十字路口是一个红灯,秦幺缓缓停下车,轻叹了一口气。

        “办完那个案子之后,陶林就引咎辞职了。一直到现在,大家都对那件事心有余悸。”她说着,转过头来看向了展沉。

        被罪犯害死的是陶林哥余子江共同的妹妹,这些年来余子江承受的悲痛不比陶林少,只是这个人平时乐乐呵呵大大咧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让所有人都忽略了他内心深处的悲伤。

        陶林的心痛和懊恼是显而易见的,而余子江的心痛,只有在极端的情况下,才会如同沉睡的许久火山一样,忽然剧烈地爆发。

        “如果今天警方没有及时赶到,你会让陶林和余子江把这样的痛苦经历第二次。”秦幺最后说罢,伸手摸了摸展沉的头。

        “余子江和陶林要开会开到多久?”展沉问。

        “事情闹那么大,我估计要两小时。”秦幺回答。

        “怎么了?”她好奇地问。

        “我想去给他们道歉。”展沉从来不拐弯抹角。

        “不错,你这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秦幺欣慰地一笑。

        “这两人忙了一整天的案子,我估计到现在都没吃上饭,我们一家整好今晚一起吃顿饭吧。”她耸了耸肩膀说。

        “你说什么……他们和我们是一家人,不仅仅只是朋友吗?”展沉愣了愣。

        “没有血缘的人,只要心在一起,没有猜忌没有利用,只有真诚的情感和无条件的信任,也是能重组成家庭的——他们现在就是你的家人。”秦幺回答。

        展沉眉眼一低,身体又重新挪回了窗边,一言不发地望向窗外。

        其实他心里五味杂陈,他想起不久前余子江对自己怒吼出来的话,这世界上,只有亲人才会在意外发生时担心成这个样子。

        那种愤怒、不安、心疼甚至恐惧的情感,从余子江的眼睛里倾泻出来,那是不加粉饰的、不含欺骗的纯粹情绪。

        很快,绿灯重新亮起,秦幺在车队末尾变换了车道,重新调头回了警局。

        与此同时,警局会议室——

        会场上的气氛紧张又严肃,对于今天所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局里领导高度重视。

        会议刚刚开始,领导就已经把鲜血淋漓的统计数据摆在了大家面前。

        截止目前,这次的事件已经造成了六名警员、八位民众不同程度受伤。

        “虽然这次没有造成人员的死亡,伤者的受伤程度并不严重,但这也是r城警局的严重失职!受伤的人数可以数出来,但那些烙下心理阴影的人呢?r城警局要用什么偿还他们的损失!”领导生气地一拍桌子。

        “许严!你今天是怎么做的指挥!完全没有考虑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只顾眼前不会瞻前顾后,这十年的从警经历是白瞎了吗!”领导的怒火直上心头,骂的一句比一句难听。

        余子江曾经也在会上挨过不少骂,但气氛也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煎熬。

        会场上没一个人敢帮许严说话,这事儿其实于情于理都确实是他的指挥失误。

        “我愿意接受惩罚。”许严低声说。

        “不需要讨价还价,直接停职处分!”领导怒吼道。

        这场会议前半部分完全是许严的批评大会,后半部分才集中讨论了解决相关问题的对策。

        “余子江!”领导突然点名。

        “在!”余子江直接起立。

        “听说今天缉私的交易情报是你提供的?”领导一边问,一边伸手示意余子江坐下。

        “第一刑侦支队前段时间在跟一个大小姐绑架案,罪犯和走私团伙有联系,所以得到了信息。”余子江一五一十地汇报。

        “有信息第一时间上报,又积极带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这次你做得不错。”领导说。
http://www.188xiaoshuo.com/files/article/html/53/53357/26921077.html